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山腹裡的戰時歲月 圓山坑道首度公開

中央廣播電台/吳琍君 2013.12.13 00:00
很難想像,就在台北市立兒童育樂中心歡聲四溢的圓山肚子裡,竟然隱藏了一條至少有60多年歷史、長約115公尺的坑道,隱蔽的出口及防爆門的設計,在在告訴世人這裡曾經存在的戰爭歲月。如果不是台北市文化局在10日上午啟動文化資產鑑定會勘,又有多少人會知道,這個孩子們歡樂的天堂曾經離戰爭那麼近?

◎光陰隧道 埋藏多少戰時舊事

從台北市兒童育樂中心走進去,孩子們的歡笑聲就這樣一路洋溢在耳邊,有誰會想到就在「龍鳳船」這個遊樂設施旁邊,沿著山壁圍出的一道畫滿花樣的泥牆折角,竟然有一扇現代化的不銹鋼鐵門。打開鐵門,赫然出現的卻是另一個世界:鑲嵌在山壁裡鐵鏽斑駁的厚重鐵門,彷彿預告了來者即將走入一條不知鎖住了多少寒暑、多少秘辛的光陰隧道。

踏入光陰隧道,迎面而來的就是水泥剝落的白灰牆、還有四處外露的電線、管線、電箱;半圓形的白色坑洞主道上方,每隔一段距離就歪斜地掛著一盞蒼白的長型日光燈,隨著一條大型風管,迤邐向看不到盡頭的山坑裡;每走幾步,就有一個小房間,有的房間門已經不見了,有的房間雜物四散,有的房間還有殘留的馬桶設施;有的房間比較深,打起手電筒,才看見裏頭還有樓梯,沿著樓梯往上走,到處結滿了蜘蛛網,盡頭又是一道厚重鏽蝕深鎖的鐵門,不知通往何處?

台北市文化局10日上午會同3位文化資產鑑定委員,前往這條隱藏在圓山山腹、歷史久遠的神祕坑道進行勘查,帶領大家勘查的建築師金光裕指著一道旁邊還特別設有小窗口的鐵門,研判這裡應該就是最主要的一個進出口。他說:『(原音)它這裡啊,最外面還有一個鐵門、進來一個、這裡再一個,那所以你看到有3道門、3道鐵門,所以這個是最主要的一個進出點。那這個我想應該是這個防空襲的時候,怕那個火噴進來,那所以它有這麼多門;那通常它緊要關頭,它也不開的,所以你要拿公文哪、要送東西啊,都要從這個小窗戶送進來。所以這是一個這個戰情的管制啦!你沒看到這個鐵門都做得很好,這個到現在好像我們那個電影裡面潛水艇的門,可以關很緊。』

再轉個彎,有一處長長的走道,牆的最上方掛滿了一排鐵鍊,下方則是一排鐵鉤。金光裕認為,當時這裡應該有一排兵住在坑道裡面。他說:『(原音)這個鐵鉤上面還有一個鐵鍊,應該是有士兵駐紮在這裡。所以他晚上睡覺,上舖是用吊著的;下舖大概是它平常摺起來,晚上要放下來。可見當時是有人住在這裡、睡在坑道裡,所以大概有一排兵啦,住在這裡面。』沒當過兵的我,十分訝異,問他如何從這樣的鐵鍊及鐵鉤,就可以判定有一排兵睡在坑道裡?金光裕笑著說:『(原音)我們猜想啦!因為部隊會有這種東西,一定就是睡覺嘛!你看這個長度嘛,就是床的長度嘛!那坑道裡面就是這樣子嘛,它平常為了要保持這個平常的順暢,所以它白天都要收起來。那像我們在金門的時候,這個就是做個床在那邊。』

◎首度公開 勾出更多歷史謎團

首度對外公開的圓山坑道,連會勘的文化局長及文資委員都是第一次踏入。從大學時代就開始在圓山遺址做考古研究的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劉益昌就表示,這是他研究圓山遺址40年來,第一次踏進這個神秘坑道。

事實上,長約115公尺的圓山坑道只是初步估算的一個數字。在這次會勘中,由於許多門都還來不及打開;有一道門在推開後還發現,原來門後還有樓梯通往地下二樓的坑道,只是由於滿地棄置雜物,又沒有燈光,會勘人員擔心有蛇,不敢再貿然往下探。

究竟這處通往地下二樓的坑道通往何方?如果加上地下二樓的坑道長度,整條坑道又有多長?而除了這個新發現的地下坑道外,還會不會有其他尚未發現的神祕坑道?

會勘結束後,文資委員劉益昌教授研判,這條神秘坑道應該就是老蔣總統在戰後,從大直官邸到圓山所建構的一整套防衛體系。他說:『(原音)看起來,圓山的這個設施啊,最主要的部份是在戰後、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呢,國民政府來台灣之後,因應整個世界的冷戰局勢,所構築比較完整的一個防衛體系啦!那這個防衛體系當然就是一個戰爭時期的一個指揮所的設施。我們看到它蓋在圓山這座岩石小山的裡面,然後加上四周的防爆門跟隱蔽性的出口,所以我們很清楚地可以知道,它應該是一個跟戰爭有關的這個產品。那剛好呢,我們的老蔣總統他的官邸,以及他喜歡在的這個圓山,都在這個附近,所以我們相信它是構成一整套從大直官邸到圓山,一整套防衛體系的一部分。』

雖然有人猜測這條坑道應該是日據時期開始建造,但是由於現有文獻資料不足,文資委員會建議,儘管這條坑道相當具有文資保存價值,但究竟應列為古蹟還是歷史建築,仍須進一步調查後,再行確認。

◎一座圓山 6千年台北變遷史

根據台北市文化局現有文獻,圓山坑道隱身的圓山公園,是1987年台灣總督府於圓山興建的全台灣第一處都會公園;1915年,台灣總督府為了慶祝大正天皇即位與日本統治台灣20年,收購原為私人花園兼飼養了一些動物的圓山動物園;1934年,動物園又購買鄰近900多坪的土地,設立兒童樂園,成為總面積4.5公頃的大動物園;1941年,敕使街道全段落成,也就是現在的中山北路。所謂圓山公園的範圍,就涵蓋了中山北路以西、酒泉街以北、承德路以東及高速公路以南的區域,台北市政府舉辦花博後,這裡又被稱為花博公園。

1950年代,圓山西緩坡成為台北美軍招待所與美軍顧問團所在地,也因此帶動鄰近圓山的中山區商業發展;之後國民政府陸續在圓山南側設置大鵬劇校、眷村及憲兵隊;西側與東側山頂下,則因應軍事、防空與避難等需求,分別建置了要塞坑道與圓山坑道。其中圓山坑道北端曾由警備總部作為戰時指揮所,南端則交由台北市警察局民防管制中心。面積大約193坪的戰時指揮所,由第三紀的砂岩岩石挖鑿而成,通風設計良好,不同的出口可分別通往中山北路及基隆河,目前由台北市政府公共事務管理中心維護管理。

事實上,高度只有36公尺、面積不到10公頃的圓山地區,是台北市區內少數可以呈現台北歷史變遷的地區,最早的歷史甚至可以上溯到6千年前的舊石器時代。劉益昌認為,如果圓山坑道被指定為古蹟的話,那麼整個圓山可以說,完整地呈現了整個台北盆地到台灣的政治跟人類活動的歷史。他說:『(原音)這座山呢,上面有很多史前時代人住過的痕跡,包括他們的房子。其實這座小山,至少有6千年的人類活動的歷史。那這個坑道應該是上個世紀的,應該是最晚的古蹟,假若它被指定的話。那就很有意思,因為這座山是國定遺址;然後假若這是一個重要的古蹟的話,那它完整地述說了整個台北盆地到台灣的政治跟人類活動的歷史。』

◎古蹟歷建 未來活化利用關鍵

不過,由於古蹟跟歷史建築的重要性不同;對未來能夠活化利用的程度,也有關鍵性的差別。因此,劉益昌表示,雖然他個人認為,以圓山坑道的重要性來講,它應該是古蹟;但是假如要從活化的觀點來著眼,把圓山坑道歸為歷史建築,而能得到一樣的保存,同時可以充分再利用,也不錯。

由於台北市政府為了邁向2016年世界設計之都,正積極規劃整合圓山地區既有的場域、建築與設施,包括圓山遺址、圓山公園、兒童育樂中心、台北故事館、市立美術館及圓山坑道等,希望發展成一個「城市博物館聚落」。因此,圓山坑道究竟將被指定為古蹟或歷史建築,也將影響到這條神秘坑道未來將以甚麼樣的面貌對外展示。

台北市文化局長劉維公說:『(原音)這個坑道本身因為它非常具有歷史意義。那不是說我們今天說城市博物館聚落,我們就做城市博物館聚落;先要經過文資審議,先確認它的文資身分,那接下來這些團隊,它才可以在文資身分的條件下面,去做展示手法的規劃。簡單講,比如說像是古蹟,像這個牆面就不能打;可是它是歷建(歷史建築),你就可以打,它就可以打這個牆面,某種程度上就是這樣的意思。』

事實上,在會勘圓山坑道當天,帶領大家會勘的金光裕就是主持城市博物館聚落的建築師;當時他也帶領了歐洲最出名的荷蘭展示設計團隊,向大家預告未來的圓山坑道可能展示的方向,包括將以台灣300年走過的6個政權更迭為主軸,在坑道裡呈現台灣這一長段歷史變遷的足跡。

但是,最後,這條即將重見天日的神祕坑道究竟將以最樸實的面貌,傳遞她曾有的、讓人充滿想像的動人的滄桑?還是改頭換面,粉墨登場,用絢麗先進的燈光影像秀,來告訴世人台灣走過的歷史足跡?恐怕還是要看最後的調查報告,以及古蹟與歷史建築的角力了!只不過,關於用影音搭配文物來呈現台灣300年的變遷史,這樣的展示我們還會少嗎?而一條讓人可以直接走進時光隧道、感受當時戰爭歲月、同時感受戰爭與和平原來這麼近的神祕坑道,台北市又有幾條?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