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立報犇報聯播:青島感覺(下)-- 黃色小鴨不見了

立報/立報犇報聯播 2013.12.11 00:00
青島感覺(下)--

黃色小鴨不見了

文/賀克

  師傅口沫橫飛抱怨著過多的觀光人潮,但他是帶著驕傲敘述的。「你說跑車要跑才有賺頭,我看剛才來的這條沿著海的路呀,全是海水浴場,全是人,你領咱來這兒,不也跑不動了嗎?」我問他。

  「那不一樣,我剛才說了,因為你們來新城區。火車站附近是舊城區,你說保留的好吧?有風味,但是單行道多,不好開,一般到這兒就不回啦!奧帆往北商業區那兒都好走」。「上次我還走過來呢!」朋友說。「走?」師傅狐疑。「是啊,第一回來時我就從小青島公園、魯迅公園那兒,邊走邊玩兒,從早上走到太陽都下山了」她說。「喲!行啊,十幾里路呀!六、七公里呢,」師傅笑道。「早看地圖就不走啦,但也好,沿海都看了」她笑說。

  「就這兒啦?」師傅轉進奧運帆船中心的路口。「嗯,好的」。此時路邊有群人,見我們要下車了便蜂擁過來,「生意上門啦!」我説。「今天不載了!」師傅撕下小票兒就把出租車牌子摁下,待我們下車關上門,遂急彎馳去,留下目瞪口呆又等不到車的遊客。

  「奧林匹克帆船中心啊!」我邁步往薄霧的午后岸邊走去。海灣的視野開闊,新城區的天際見線橫在眼前。「先逛嗎?還是坐船?」朋友問。「走吧,去前面『奧運火炬』」我頭也不回的說。奧運火炬兩側沿路展開的是萬國旗,我一眼就望見那白底色的、上頭有梅花符號的,臺灣「奧運會旗」。大概在強風中吹了五年了,角角兒有些破,但確實就是自小熟悉、從前卻不曾認真想過為什麼別的「國家」都挺著「國旗」而我們的「國手」卻是護著它的「會旗」。「看!臺灣的!」我説。二○○八年京奧的時候我在北京,都沒能這麼接近奧運設施,我彷彿想起些什麼,向朋友說,「好幾年前我去紐約找朋友,在學生宿舍交誼廳看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子,把我那上海朋友氣瘋了!他直說『怎麼可能!我要投訴!美國是咱邦交國呀!怎能掛臺灣的!』哈哈哈。」

  「你們開口不離政治」她說,「知道啦!內戰與冷戰的結構!待會就帶你去看『五月的風』,就是記得才帶你去那些地方。但現在糟了,水陸鴨不見了,咱還得另外找船去」。「鴨?黃色小鴨?」。「不是!你找旗子的時候我問了路,你看手上地圖是舊的,上頭『冒險鴨水陸兩棲巴士』已經沒了!」她急了。於是我們順著人群上了出海繞一圈的船。

  遊人不多,幾種價格相同的也就湊和著併船了。繞行奧運賽事路線的感覺還好,但也就是一睹五環標誌的風采吧!有情侶,有面色黝黑的一家子人,有樸素也有時髦的,歧異的方言,穿上救生衣卻都一樣。遠遠也看見「五月的風」,巨大的、紅色的,像是舞動著的心臟,象徵性的落在新市政府大樓前中軸線靠海的底端。「也有船去嶗山,一般來青島都去嶗山的,」朋友說。「嗯,我只想待在城市,看看人」我説。下船後,我們就沿著海岸到五四廣場,然後依著「百度」資訊在市府前坐公交,到台東三路去。大陸人多,但地大,尺度很不同,看來近的地方都要加倍的時間,腳力訓練很足,包含站公車的功夫。

  我們在延安路的一個路口下車,往北就是台東一、二、三路了,如同其他城市,又是個大尺度、長長的商業徒步街。但就像師傅下午說的,可逛,卻難說有「青島味兒」,倒是這條街順著坡度而建,就增加了壯觀。比較誘人的是兩側巷弄間的燒烤、啤酒屋,這就人多了,直到我們繼續往下想找點路邊小吃攤,在人行天橋附近遇到一條與「台東」橫交的稍小的路,嚇!「餓了吧?」我問。「咱還是回去『劈柴院』那兒?」朋友說。師傅說的人擠人的警告在眼前實現了,雖然人都來了但實在沒力氣在人海中尋找吃的,時間也晚了,於是我們放棄走路,放棄公交車,也放棄出租車,隨手招了三輪摩托黑車擠上去,也忘了砍價,便隨它轟隆隆鑽行在小巷和車縫間,回去中山路。

  行中更覺旅遊的精髓在於巷弄。「等會去買蓮花果,昨天看見很多人在賣,黃色的,長得醜醜的,像變種南瓜,買來試試」。「好啊」我説(註:不要嘗試,食之無味)。

(本文不代表立報立場)

========================

你喜歡這期犇報的內容嗎?

犇報是一份以提供兩岸就學、就業、民間交流,以及關注兩岸最新發展動向為主要內容的專業報,目前為雙周刊,全省發行量達1.5萬份,期待你將這份用心與好讀的報紙推薦給你的朋友們,也歡迎富有兩岸交流經驗的朋友投稿。

兩岸犇報電子信箱:chaiwanbenpost@gmail.com

兩岸犇報部落格:http://chaiwanbenpost.blogspot.com/

FACEBOOK犇報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chaiwanbenpost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