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洪慈綪:這個國家怎麼了?

中時電子報/策劃:張瑞昌、楊舒媚/執筆:楊舒媚 2013.12.07 00:00
「廣大興案」與「洪仲丘案」為2013年備受關注的兩大案件,此二案讓兩位「洪大姊」躍上檯面;台灣女人的溫柔、堅定與韌性,更召喚出公民團體,凝聚社會改革動能。初冬的午後,洪慈綪應中時之邀,拎了伴手禮再度到后里探訪洪慈庸。在洪媽媽招待自家種的木瓜裡,兩個女人推心置腹地聊起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和生命變化,還有她們從女性觀點發出的社會觀察。 今年夏天來臨前,發生了因菲律賓官艦槍殺,致使屏東小琉球老船長洪石城在海上枉死的「廣大興28號」事件。這個牽動台灣人心、震動國際社會的案子發生時,位於小琉球島中央的洪家人,非常團結地要求記者,「有訴(有事)請找『發言人』」。所謂「發言人」,就是此事件中「一女當關」,成為當時風暴中整個洪家與台灣「女船長」的洪大姊-洪慈綪。 被稱為「堅強ㄟ查某人」,和「洪仲丘案」洪大姐洪慈庸一起接受本報專訪的洪慈綪坦言,以前在電視看到別人家發生事情時,只覺得可憐,沒什麼特別想法,等發生事情時,才發現「原來是這樣!」 過去的日子裡,洪慈綪是生活條件不差、單純只為個人興趣在才藝班當心算老師的女子,過得平凡而無慮。洪慈綪為何要在廣案中站出來面對波浪? 洪慈綪說,一是家族特性,小琉球的奶奶從小教大家要團結、有倫理,加上自己念書較多,所以大家開會,喪事由其他兄弟姐妹負責,她則專心應對外界。但洪慈綪表示,促使她站上火線的關鍵,其實是5月9日事發當日的當頭棒喝。 洪大姊講,那天早上10點多接到妹妹電話,說弟弟(洪育智)的船被菲律賓公務船追逐,「弟弟跑到機艙,衛星電話沒有關掉,所以從衛星電話都可以聽到槍聲。」洪慈綪說,弟弟在海上拚命求救;在家的妹妹也四處打電話拜託救命,但打這裡、打那裡,然後海巡署說船在澎湖維修;她自己也拜託立委,可不可以先派直升機去接已經中槍的爸爸,「當我們找不到人可以救我們的時候,12點,妹婿(洪介尚)打電話回來,說爸爸已經往生。」 求救無門 被迫站上火線 洪慈綪說:「我當下一直想,這是一個怎樣的國家啊?我們為什麼要活得這麼卑微,難道我們沒有繳稅金嗎?住在這個領土卻不得到應有的保障,發生事情了還給你踢皮球踢來踢去。」洪慈綪感慨:「那一天我真的覺得,這個國家怎麼了?」 洪大姊講:「我很大的感觸是,政府不可靠、民意代表也不可靠,國家機器螺絲都鬆了,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不知道該做什麼!」洪慈綪表示,那一刻,她決定站出來,因為「不要期待別人給你公平正義,要自己去爭取自己的公平正義。」 於是洪慈綪直上火線,嗆官方處事延宕,「好多個『等一下』」、「好大的官威」。要菲律賓特使「沒正式道歉,來幹什麼!」洪慈綪講,過程中,身為傳統漁村婦女的洪媽媽曾非常擔心,要她「不要再講了,人家會不會對你怎樣?」洪慈綪說,母親的擔心確實讓她猶豫「要不要做?要不要停?要做到什麼程度?」但後來「我會回頭教育我媽,『爸不是第一個遭遇這種事的人,如果我們不發揮道德勇氣,每個人都不出聲,你覺得政府會理我們嗎?』」 都不出聲 政府會理你嗎 獲得母親支持後,洪慈綪表示,她的發言尺度是「只根據當時發生的事陳述,而政府哪些單位該負責的,請你們站出來。」 洪慈綪說,自己的想法非常單純,「對就是對、錯就是錯,跟任何政黨都沒關係。」她講:「我們只要求一個公道,沒有額外無理取鬧。」 洪慈綪指出,整件事走下來,到後來發生「洪仲丘案」,以及最近的食油問題,「我所看到的,是公部門不曉得自己該幹什麼,國家領導人也沒有好好去瞭解每個部門應該做什麼。」洪慈綪說,她不曉得「為何國家失靈到這種程度,要把我們帶到哪裡?」不過,洪慈綪表示,她足感心的,是「公民意識抬頭。只要我根據事實講,社會就會發揮愛心與正義感聲援,讓我們獲得公平的對待。」 洪大姊說,「許多結果未必能令人百分之一百滿意,雖也不要抹滅政府願意跨出的步伐,但最重要的,是人民要在後面監督他們,『不是政府願意做什麼,是我們要逼著他們去做什麼』。」洪慈綪強調,「如果我們沒站在後面、如果我們都沒聲音,事情兩天就沒了,政府也什麼都不會去做。」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