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鹹豬手 走路工 麻疹

陸以正憶曼德拉︰敦厚總統 斷交還來送機

自由時報/ 2013.12.07 00:00
〔自由時報記者陳慧萍/台北報導〕台灣與南非在一九九八年斷交,前駐南非大使陸以正回憶,曼德拉早在一九九六年底,就單獨請他吃飯,暗示將做出「不得已的決定」,給了我方整整十三個月的時間準備;當他「臭著臉」離開南非時,曼德拉還頒贈南非最高榮譽勳章給他,甚至親自送機;「曼德拉是很有人味的總統,這就是他的敦厚之處」。

比其他政治領袖多了「人味」

南非民主之父曼德拉因病辭世,與曼德拉私交甚篤的陸以正昨天受訪表示,國與國之間一般只講利益,不講私人情誼,曼德拉坐過二十七年牢,使他比其他政治領袖多了許多「人味」,他的風範令人永遠懷念。

陸以正自述,他在一九九○年奉令派駐南非,人還沒動身,就傳出還是白人執政的南非政府已在探詢與中共建交的可能性;他內心著急,因此,抵達南非後,尚未向總統府呈遞到任國書,就特地跑去曼德拉故鄉見他,「給總統難看」,從此與曼德拉建立深厚友誼。

陸以正說,他派駐南非七年期間,經常與曼德拉吃飯聊天,兩人無話不談,九三年曼德拉訪台時,曼德拉還特地拜訪他在台北的住家;九六年曼德拉與第二任妻子溫妮打離婚官司時,甚至邀請陸以正到法庭旁聽,這段「總統與大使」間的友誼十分難得。

回憶起台斐斷交經過,陸以正說,南非與我國斷交有許多理由,當時南非的執政黨非洲國民大會黨,「雖然腦袋是曼德拉,但身體是南非共產黨。」曼德拉在一九九六年底約他單獨吃飯,委婉告知他受到南非共產黨壓力,必須做出不得已的決定,但會永遠記得台灣在他最困難的時候所提供的援助。

陸以正說,曼德拉給他整整十三個月辦理斷交,讓他有充分時間把所有事情安排妥貼,包括大使館及約翰尼斯堡、開普敦、德本的總領事館,我國在南非的政府財產全部毫無損失,斷交後只是招牌換成「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其他國家與我斷交,都巴不得把我們的大使館送給中共,沒有這麼客氣的」。

陸以正透露,九七年底他離開南非時,曼德拉不但親自到機場送他,還頒贈給他南非最高勳章;當時他氣鼓鼓的,臉臭的不得了,還賭氣告訴曼德拉,「這枚勳章我以後永遠不會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