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庫巴之火:老鷹早看見了

立報/本報訊 2013.12.05 00:00
■pasuya poiconu(浦忠成)

齊柏林搭乘直升機由空中拍攝的地景紀錄片,正在院線片戲院播放,這一支獲得金馬獎的紀錄片,拉高凝視土地景物的位置,以鷹隼之眼俯視,將逐一飛越的城鎮、平原、鄉村、海濱、縱谷、溪流、丘陵、高山以及工業區、住宅區、商業區與重大人為設施等,盡數攬入鏡頭內,讓觀者得以目睹未曾見過的國土真相。

齊柏林抵押母親的房子,設法湊足3千萬購買的攝影機所拍下的影像品質果然不凡。最特別的是攝影者不是專挑壯麗的風光景致,而是讓鏡頭自己口白台灣土地的故事。

飛上天空鳥瞰才讓人驚覺,原來3萬6千平方公里的台灣是造物者將平板土地收縮拉高,再捏塑而成中央百座超3千公尺高山與四週面積狹窄的平緩地,上游區域山高谷深、溪短流急,下游則是坡岸低伏,水流迂緩,勉力入海。

大抵霜線以上,不論是蒼鬱的森林、蒼黃的草原與長不出草木而盡是磊磊景象的高山頂,那真是人間桃花源!極少人除了登山者、調查者與工程人員外能進入此境;於是造就台灣可以自豪萬邦的壯美景象。

曾幾何時,消費型態改變,麵包取代米飯,牛排好吃,滷肉又油又土,麥當勞、肯德基逐次登台,時髦可口,導致稻田要休耕,本土農產要轉作;再拜產業轉型之賜,農地得讓位於工業、商業以圖賺取外匯;接著經濟起飛造就不少富人,有閒有錢之餘,嫌都市太吵太擠,就往農民土地上蓋起比都會大宅院更豪奢的「農舍」;要不然就把閒錢投注於中高海拔山區,那裡溫度涼爽、空氣清新,又有大山大川美景,快樂又有錢賺,於是各類旅宿、遊樂、飲食、果菜型態的產業上山;上山要路,道路不但得通,還要走來舒適,於是山區又逐次佈滿寬大的產業或農路。

除了國道、省道、縣道、鄉道,沒有納入國家道路系統的「路」,迂迴山區,據說已近萬公里。國人現在嗜好的茶飲、咖啡,最上品的都在中海拔的山區,嚼勁美味的蔬菜、水果大致也在那裡,許多人的品味提升了,卻要賠上我們滿目瘡痍的國土!

公部門對治理河川,防止土石淤積以免水庫短命的最好方式就是不斷建攔沙壩,拚命抵擋土石下流,再讓得標廠商年年在河床上施作一些類似家家酒的工程。大雨一來,豆腐工程一定被毀,沒關係,翌年再招標,河川永遠有工程進行,這就是河川工程的永續經營模式,廠商們樂得永遠不缺工程可標,卻讓納稅人無法了解效益何在!

東部國家公園日夜不停的水泥採礦,一塊塊鏟掉國土,再繼續這樣努力,總有一天把我們的高山挖平,今日愚公一點不愚,賺錢何止億千萬數!而鑿挖契約不知何年停止,業者簡直躺著賺錢。多少年前,政府驅趕原居其地的族人,更不容許在三棧、立霧溪邊檢拾幾塊玫瑰石賣點錢活命,真是情何以堪!把最愛護、依賴山林的原住民驅離山地,倉皇流落平原,卻縱容一群山老鼠們入山,這是台灣山林崩壞的重要因之一。

據說很多人《看見台灣》之後感動掉淚,也有人發願不再喝高山茶、不再搭乘火車上祝山看日出;官員們也信誓旦旦要開始限期完成整頓、控管國土的計畫,諸如此類。但是看到這種感動,卻讓人感冒!

賀伯、921、莫拉克等等,哪一次不是讓國人傷痛的災難,一時間檢討、反省成為應時的運動,環境生態保護議題沸沸揚揚,簡直連吃飯都可以省略,可時過境遷,一切品味與享受照舊,管什麼奢侈儉省,都是他家的事!這類私人的感動、感傷與官方的震撼、震怒,似都是速食!

部落族人都知道,只要有老鷹飛翔的天空,其下方的生態是健康豐富的,鼠吃蟲、蛇吃鼠、鼬獾吃蛇、鷹捕蛇,環環相銜,居於食物鏈頂端的大鳥會觀護屬於牠的自然大地,一旦生態崩解,食物環節毀壞,大鳥只好另尋棲地。不妨抬頭看看,多久沒看到老鷹了?

(成大台文所教授)

(圖說)內政部長李鴻源5日說,已要求內政部營建署2週內將清境民宿位置與全國災害潛勢地圖套疊,套疊後公布名單與初步處理結果;同時表示,清境違法民宿絕對會公布,無所謂怕業者反彈。圖為清境一景。(圖文/中央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