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過勞死 協會 空汙

大人真可惡!無法參加黑豹旗 大直高中學生求助徐展元

NOWnews/ 2013.12.05 00:00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北市大直高中棒球隊學生因校方阻止,無法參加「黑豹旗高中棒球比賽」,因而向緯來體育新聞主播徐展元投訴。大直高中學務主任鄢佩華解釋,因比賽地點臨時從台北改至台中,擔心學生時常往返會影響課業,才會在取得家長同意後棄賽。畢業於大直國中的民進黨籍立委段宜康說,大人真可惡。

段宜康今(5)日在臉書上寫下,女兒的學校舉辦園遊會,同學當然興奮不已。 但是班上一群熱心的家長,全幫孩子完成規劃、分工;屆時學生只㑷去當現成的店老板。

他說,大人基於好意,搶了孩子的工作,也搶了孩子的樂趣。女兒說,不想參加園遊會了;我知道她原本有多麼期待。大人真可惡。他也寫道「以下這封信,是台北巿大直高中棒球社學生,寫給體育主播徐展元的信~」;信件內容如下:

「展元,你好,我是來自大直高中棒球社的隊員。這幾天黑豹旗全國青棒大賽在眾所矚目下開打了。其實去年我就聽說,今天會讓類似金龍旗的比賽復出,果不其然,今年有了這個黑豹旗的比賽,可以讓我們這群乙組的球員,有機會站在職棒的場地上,和甲組的球隊交手,這聽起來是多麼夢幻,多麼振奮,當然我們也不例外。

知道有這一次大賽時,我們也趕在報名截止前一天報名完成,深怕沒機會參予這一次的比賽,後來得知報名成功後,球隊上下都很興奮,因為可能有機會和一些未來成為職棒選手的球員們交手,如果以後說給自己的孩子聽,應該是一段很光榮的故事吧~~但就在上上禮拜,那時這值高中準備段考,我們一心想趕快考完,為這次大賽做準備。但是教練那邊卻突然告訴了我們一個,不想聽,卻又得接受的事實--學校不讓我們前往台中參加比賽。甚至還丟下「你們又不是重點項目」 「出了事,誰負責?」之類的理由。

那時我們的心情想當然是在谷底深淵了,更有滿心的不願和不悅。其實在那之前,我們的友校--內湖高中,就傳出了學校接到主辦單位確認報名的電話,卻給了對方「我們學校沒有棒球隊」一句話就敷衍掉。他們的隊員,個個感到驚愕,根本不知為何就這樣被學校否決了他們參加比賽的權利。我聽到這消息時,為他們感到憤慨和遺憾,也認為我們能參賽,是件很幸福的事情了。然而沒多久,我以為不會發生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最讓我們生氣的是,學校的態度,「你們又不是重點項目」我聽到這消息,我真的傻眼了。我對學校用這種類似歧視的手段,感到不齒與不悅,然而我們卻束手無策。我們也只是學生,無法像電視上那些群眾用什麼丟鞋等激烈抗爭手法向學校表達抗議。我們的確不是所謂的「重點」項目,我們沒有重點項目所擁有的資源與經費,我們任何東西都是靠自己,我們也沒有要求多少,只求能好好的練球,為每一場來到的比賽作努力。

但學校給我們的回應和態度,卻如同一把刀在心上狠狠的割下去。我們乙組球隊,沒有向甲組那麼充分的練習時間與量,想當然實力相差懸殊,但我們珍惜每一次的練球時間,只希望讓自己的能力能更進一級。

身為乙組球員的我,也曾經想過要和陳金鋒.彭政閔一樣,為球迷打出一次又一次的感動時刻。台灣和日本不一樣,聽說日本大多數的學校都擁有棒球隊或社團。 但在我成長的階段中,國小.國中都沒有棒球隊這種團體。我從小就很羨慕那些從小就接觸棒球的人。還記得我五年級時,在電視轉播中,看到現在就讀平鎮高中--宋文華,在威廉波特中的表現,感到非常驚艷,一個和自己年紀相當的人, 可以表現的這麼好,一度認為我自己也行。但隨著成長過程中,沒什麼機會接受專業的訓練,漸漸了解到自己沒辦法像他一樣。

上了高中後,我也特地找了一間有棒球社的學校,希望能在高中時期,盡情揮灑自己的汗水,別讓自己後悔。而這次的黑豹旗,也讓我有機會達成站在和職棒球星相同位置的夢想,一切感覺那麼的不真實,但始終夢想還是夢想,在今年可能無法實現。

看著昨天建中對上中壢高中比賽時,我心裡很感動卻也很失望,感動的事可以看到乙組球隊可以登上電視大螢幕, 失望的是,我們卻只能接受學校的抵制。

也許我們不是最強的,但是我們擁有夢想,一個沒有人可以破壞,堅定不絕的夢想。打這篇文章的目的,其實是希望讓比較有影響力的人知道,在乙組球隊中,很多的不悅與學校的不公平待遇,而我能想到的人就是永遠站在棒球這一陣線的展元了。

如果展元本人有看到的話, 很謝謝你花了這麼多時間看我這一篇冗長的文章, 我只是希望你能為我們這些低層球隊發聲,我也不希望看到以後有其他學校的球員發生和我們及內湖高中球員一樣的事情。謝謝展元,By我只是想要台灣的甲子園。」

段宜康轉載這封信,他說,「大人真可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