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慈母為兒入歧途 白髮蒼蒼淚潸潸

立報/本報訊 2013.12.03 00:00
結髮一輩子漫畫競賽第3名採訪分享──慈母為兒入歧途 白髮蒼蒼淚潸潸

圖文■李岳軒

自從《四方報》跟法務部合辦「結髮(法)一輩子」法治教育漫畫比賽後,辦公室陸續收到各式寫著東南亞文字的畫作。某日我收到一份菲律賓語的作品,不但長達8頁,且畫風細膩、故事動人,眾人一致覺得這件作品的得獎機率很高;然而畫作背面的作者欄僅署名「邱希拉」3個中文字,並註明來自桃園女子監獄(代表作者是位女受刑人),此外什麼資訊都沒有,在在為這件畫作增添了一股神祕的氣息。

(上圖)菲律賓籍女受刑人邱希拉(背對鏡頭者)年僅52歲卻已白髮蒼蒼,她用一星期的時間繪製連環漫畫〈孩子Anak〉,警惕同胞勿跟她一樣以身試法。

之後經過評選,這件菲律賓語作品〈孩子Anak〉獲得第三名,但受限於作者的受刑人身分,我們一直無法與「邱希拉」取得連繫,這讓我對她更好奇了,常常看著畫作想著:她的身分是什麼?為何想創作這作品?為何會被關入監牢等好多好多的疑問,悶在我心頭數個月。

藉著11月11日前往桃園女子監獄頒獎的機會,我終於與「邱希拉」碰面,然而看到她的真面目後,我嚇了一跳:「天啊,她怎麼這麼老!」只見邱希拉本人個頭嬌小、白髮蒼蒼、布滿皺紋的臉彷彿飽經風霜,笑起來卻像個慈祥的老奶奶,我不斷想著:她頭髮這麼白,應該都有孫子了,怎會一個人在監獄裡受苦?

跟邱希拉握手後,我在她面前把刊登了〈孩子Anak〉的菲律賓《四方報》攤開,當她看到自己的漫畫作品印在報紙上時,瞬間紅了眼眶、淚如雨下,原來正是對兒女的愛,讓她誤入歧途、啷噹入獄。

為錢誤入歧途

邱希拉的菲律賓本名是Precila J. Nisperos,來自菲律賓北部呂宋島(Luzon)的丹轆市(Tarlac),年輕的她曾有份不錯的工作──醫院的助產士,也跟家人一起過著快樂的日子;然而為了想要更高的收入、給家人更好的生活,邱希拉聽說台灣醫院的薪資很高,考慮再三後,決定嫁給一位在菲律賓認識的台灣人。

「回想起來,嫁到台灣是我一生最錯誤的決定。」她含淚說著。

1993年嫁來台灣後,邱希拉發現日子跟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樣,菲律賓助產士執照在台灣不能用,她只能像外勞一樣去工廠工作,或到別人家裡當女傭,更糟的是隨著一對兒女陸續出世,老公開始不回家、往別的女人家裡跑,最後邱希拉憤而與老公離婚,但這也代表她必須獨立挑起撫養一對兒女的重擔。

外籍配偶在台灣找工作不易,眼見收入越來越不夠用,邱希拉在不得已之下,選擇把靈魂賣給惡魔,做起販賣毒品的生意。這個違法的勾當讓她賺進不少金錢,但也成為警察鎖定的對象。隨著查緝人員找上門來,邱希拉最後被法院宣判10年徒刑,不但自己被關入女監,還眼睜睜看著一對兒女被送到社福機構,從此與兒女只有4個月一次的短暫碰面機會。

或許是生活的辛酸加上入獄的打擊,年僅52歲的邱希拉已滿頭白髮,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老很多,但她心中最牽掛的還是一對寶貝兒女,每天想的都是出獄後與兒女團聚,不時算著:「服刑5年多了,最快今年年底就能獲得假釋資格,希望上帝賜給我一個最棒的聖誕禮物。」

最深的期望

正因為兒女是她最大的動力,入獄後邱希拉沒有自暴自棄,反而一心努力向上,盼望重回社會後能找份正常的工作。基於自身的興趣,她參加獄中的書法班及縫紉班,自豪地說:「每當女監有表演活動,大家穿的衣服都是我親手做的。」幾個月前她看到「結髮(法)一輩子」漫畫比賽的徵件辦法,想起菲律賓傳奇歌手Freddie Aguilar(註)浪子回頭的真實故事,便以Freddie最有名的一首歌〈Anak〉為作品名稱,使用毛筆及水彩當工具,花費一星期完成這份長達8頁的漫畫作品。作品中的孩子忘了父母的養育之恩而吸食毒品,最後悔悟回頭向父母道歉,正是她自身的寫照。

訪問被一位獄警打斷,她走過來說:「邱希拉,有訪客來看妳。」我們紛紛猜測著訪客是誰?是不是她那對好久不見的兒女?興奮的邱希拉大力跟我們握手道別後,便匆忙跟著獄警離開。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如此瘦弱、嬌小,但藉由剛剛的訪問,我們得知她是一位偉大而堅強的母親,雖然曾犯下大錯,但也付出慘痛的代價。我由衷希望邱希拉能早日回到社會,就像她漫畫作品的結局一樣:母親將孩子緊緊抱在懷裡,永遠不分離。

註:Freddie Aguilar年少輕狂時曾跟父母賭氣,一氣之下離家出走數年,某一天他突然悔悟,並向神懺悔自己的過錯,於是寫了一首歌叫〈Anak〉(Anak在菲律賓文代表「孩子」,同時也是邱希拉漫畫作品的標題),親自回家唱這首歌向父母道歉,而父母也流著淚原諒他。事後證明Freddie的選擇是對的,因為父親在他回家後不久就過世了。

默默無名的Freddie後來參加菲律賓流行歌比賽,並在電視上演唱〈Anak〉這首歌,感動成千上萬的聽眾,讓他一炮而紅。至今〈Anak〉仍是菲律賓的經典名曲,幾乎人人會唱,Freddie也成為菲律賓最知名的音樂歌手。

邱希拉的漫畫作品〈孩子Anak〉取材自菲律賓傳奇歌手Freddie Aguilar浪子回頭的真人真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