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冷氣 南韓 帛琉

東海風雲誰是紙老虎

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 2013.12.03 00:00
11月29日美國政府宣布建議美國商用客機配合北京提交飛行計畫的要求,美國這樣做,令日本很尷尬,也令分居兩岸的習主席和馬總統同時都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北京宣布東海防空識別區ADIZ,並且對不配合的飛機要採取緊急措施,卻被國際媒體質疑是紙老虎;而馬總統則因為同意民航局照北京的話做,被駡軟骨頭。現在批評的人,難免尷尬。

既然ADIZ是國防設施,名中又有「防空」兩個字,那麼,要防的、要管制的,當然就是軍機而不是民航機。現在美國一方面建議美國的民航機按照北京得要求接受管制,但是卻清楚地說北京的宣布對美國政府無效,美國軍機在東海防空識別區將繼續照常行動,不理會中方要求,於是,北京要管的管不到,只能管不必管的,也同樣尷尬難免;不只如此。早在11月27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珍•普薩基就表示了,美國政府憂慮重演2001年美國EP-3偵察機和中國殲八戰機在南海上空的擦撞事件,為了民航安全,才會建議民航業者向中方通報。這樣的說法,肯定不是為了要給北京的形象加分。至於馬總統,領土同樣被北京劃進東海ADIZ,反應卻和韓日大不相同,等民意反應,國內朝野立委強大壓力之下才稍稍拉高聲調,姿態仍然不佳。

中國宣佈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後,緊張情勢從東海一路擴張到南海,中、美、日四艘航空母艦一齊向南海馳。然而,愈來愈險峻的情勢畢竟因發展出各方都不能太快意,都難免尷尬的處境而迅速緩和了下來,ADIZ事件猛暴性的緊張暫時告一個段落,因此,原訂在本周來到東亞訪問的美國副總統拜登的任務將會比前10天中大家預期的稍稍輕鬆一些。

然而,從中國公布ADIZ背後的戰略想定來看,東亞肯定不會是從此就可以享受太平的美好時光;ADIZ事件後,肯定仍可能有更險峻的局面出現。

ADIZ是冷戰時代的產物,冷戰初期面對新出現的噴射機的投射能力配合上核彈殺傷力的強大威脅,美國為了擴大預警距離,增加反應時間,便結合盟國建立了ADIZ。然而,最近,馬政府在立法院透露,在冷戰結束後,日本在釣魚台附近海域上空屢屢監控、干擾台灣北飛的民航機更令人嘩然,顯示冷戰結束後日本卻照搬冷戰産物的ADIZ規矩,問題實在多多,從這角度看來,儘管北京、日本把ADIZ畫到中國門前130公里,所以中國今天依樣畫ADIZ的說法顯得理直氣壯,但是要向國際社會說清楚仍然不容易。

何況,今天中國建立東海ADIZ的目標和半世紀前美國替日本畫在東海上時顯然大不相同。

《亞洲週刊》的獨家報導說,中共中央軍委已醞釀很長時間,由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拍板,這決定是大陸海空戰略重大突破,意義已經不再只是關注釣魚台,也不再是東海中間線的油氣田,而是突破第一島鏈的出海口宮古海峽。而中日之爭也因此將「由資源之爭演變為戰略之爭」。

這一來,中國設置ADIZ的目的便和冷戰初期各國設置ADIZ的目的完全不同了。冷戰時ADIZ主要為的是防核子攻撃本國,是守勢的設施;然而,現在根本沒有人相信中國會有被核子攻擊的可能,於是《亞洲週刊》的說法:中國設置ADIZ的目的自然並不是為了擴大被攻擊的後方的預警距離,相反的是要擴大向外延伸的軍力投射能力,便很能說服大家。

北京為了達到這戰略目的,還把飛行目的地並非中國,而要把屬於東亞南北國際航線的飛航都納入東海ADIZ管制之中,同時還把韓、台、中、日四方有主權爭議的兩個島嶼涵蓋進去。於是北京的作法引起了國際普遍的責難—儘管北京一再強調「你可以把ADIZ劃到距我岸邊130公里的地方,我為什麼不可以」,「日本先取消之後44年中國才考慮」等日本的確難以回答的說法都無濟於事。

演變到緊張的高峰,南海成了對峙新舞台。但就在大家為緊張進一步擴散升高而擔心的時候,中、美不惜尷尬,一齊在東海降溫,北京軍方還放低姿態,公開強調「防空識別區不是領空」,也不是「禁飛區」,顧不得這個說法和刻意用ADIZ涵蓋釣魚台的初衷大有出入。

只是,ADIZ事件,儘管美國的一些作法,令自己和盟國都免不了尷尬;但是歷經這事件的試探挑戰,美國和盟國夥伴間的聯盟關係還是進一步強化了。美國副總統拜登就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來到東亞。於是,華府與東京原先預訂要在2014年以前修訂《安保條約》,在拜登與安倍會面後將會加速修訂;日本的安倍,更將提前提出日本新的戰略防衛指針,至於他推動修憲整軍計劃的反彈壓力則已大幅降低。  

在訪問中國大陸期間,拜登將會晤習近平。

過去歐習會時,歐巴馬對於「美中新型大國關係」並沒有答腔,直到萊斯上台後才正面肯定,但是,雙方同樣講「美中新型大國關係」,未來內容的差距看來很可能是愈拉愈大。

美國在東亞的結盟關係如果進一步強化,那麼這關係恐怕會和兩國領袖冠冕堂皇的所謂合作大於競爭的美麗修辭大有出入,雙方關係反而更像會是中國國際政治學大家閻學通描繪的兩極競爭關係。

無論如何,儘管拜登和國務卿凱瑞都號稱親中,拜登和習近平私交不錯;儘管凱瑞上台取代希拉蕊,再加上歐巴馬因國債問題被迫取消原定出席的APEC與EAS後,盛傳美國已經揮別再平衡亞太的策略,但現在再平衡亞太的策略己隨著萊斯回任國安會重新被提起,拜登來到東亞,再平衡將是他再保證的重點。於是,習近平和拜登怎樣談雙方如何繼續推動美中新型大國關係雖然肯定仍是大家矚目焦點,但恐怕大家已經不會太期待雙方華麗的修辭會和結構、和趨勢吻合了,大家反而是擔心美中之間會不會只有「新型大國關係」,而談不上「新合作模式」,畢竟事實上雙方都不是紙老虎,一旦貨真價實的兩虎,非講究意氣風發到底不可,不願容忍和當前一樣,可以令局勢緩和的尷尬作法,後果就不堪設想。

最後,ADIZ事件真的力道這麼大以致於改變了歷史和結構的走向嗎?恐怕不是;事實是ADIZ事件只是歷史和結構相激相盪出來的一個橋段。假使大家覺得閻學通描述的未來,太難以令人安心,那麼我們或許應該覺悟,去探討反省當今的歷史和結構是那些迄今我們都認為理所當然的政策、價值信念長期堆疊而成的,這樣才算真正面對當前危機的癥結,這樣雖然不保證我們就可以扭轉未來,但是,不這樣做,而只是隨著不斷爆發的事件做短期性的、鋸箭性的危機處理,則可以保證肯定是無濟於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