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剛果拳擊課 助青年遠離戰場

立報/本報訊 2013.11.27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他曾是一名剛果童兵,直到有一天,一片炸彈碎片奪去了他的一隻眼睛。現在,這名藝名奇波曼哥(Kibomango)的拳擊手在剛果教授年輕人拳擊技巧,希望透過拳擊,幫助年輕人避免走上加入反抗民兵陣營的這條路。

根據《明鏡週刊》報導,奇波曼哥在訓練時,拳頭一邊打著沙包,腳下則是滾滾紅色沙土。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東北部果瑪(Goma)的這個訓練場裡並沒有拳擊台,甚至沒有一個實質的拳擊俱樂部。

發洩情緒 減緩童兵問題

奇波曼哥和他的學生們就在足球場地下室的一個小房間裡練習。男孩們緊盯奇波曼哥的動作,跟著他揮拳。這些學生中,許多人過去曾經是童兵,殺過不少人。奇波曼哥希望透過拳擊,幫助他們不再這麼做。

35歲的奇波曼哥肩膀寬大,肌肉發達,用一身拳擊技藝來對抗他真正的敵人,也就是那些站在拳擊俱樂部外頭街上的民兵招募者。他們會和男孩們說:「加入我們吧!我們會付你錢。我們有女人。」儘管知道叢林裡真實的戰鬥情形,有些人還是會屈服,選擇離開俱樂部並加入民兵。

果瑪是剛果反抗勢力的非正式基地。民兵潛行於鄰近的森林中;2012年12月,M23民兵甚至占領了果瑪12天。雖然果瑪的情勢目前已平靜下來,反抗勢力卻從未停歇。貧民窟的貧困生活會引來新的招募活動,退伍軍人也因貧困而選擇重操舊業。

義大利攝影師托薩雷里(Francesca Tosarelli)曾造訪當地,甚至加入過奇波曼哥的訓練,與他和他的學生們相處了一段時間。「對年輕人來說,他是一個父親般的角色。他們很崇拜他。」托薩雷里表示:「這些年輕人全都很憤怒並感到受挫。他們練習拳擊時能發洩這些情緒。」

奇波曼哥的這群學生每天早上6點集合練習;他把他們稱為「友誼俱樂部」。

「當我看到他們練習時,心裡就很平靜。」今年稍早他接受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訪問時表示:「想想過去我們經歷過的,現在看到年輕人練習,我就感到很開心。」

奇波曼哥深刻了解,他的學生當中,有許多人曾經歷過恐怖戰鬥,也造成過他人的創傷。他自己就失去了左眼,眼眶裡還留著疤痕。

這個傷口並不是拳擊賽事所留下來的。在開始這個拳擊學校之前,本名巴干達(Balezi Bagunda)的奇波曼哥是剛果的民兵成員。他一路戰鬥、殺人,直到一片炸彈碎片傷了他的眼睛,自此再也無法拿起武器。

儘管有身體障礙,他仍舊踏上拳擊台,甚至自稱是剛果的拳擊冠軍。雖然這個頭銜的真實度不明,但無論頭銜是真是假,都無法幫他改善財務狀況。他並未從拳擊賺到任何一毛錢,而是靠擔任汽車技工的收入來養一大家子。

另教修車技能 抵抗民兵誘惑

每天,他在果瑪大街小巷不同車輛裡或車底下工作。他說,他可以維修所有車輛,也會教他的拳擊學生這項技能。他知道擁有一份有薪水的工作能讓人更有毅力的拒絕反抗軍開出的條件。

他的拳擊課開設於當地足球場的地下室,大夥在工作之前聚在一起練習。這項運動幫助年輕男孩發洩他們的憤怒,遺忘他們的創傷。但奇波曼哥總是提醒他們,拳擊不光只是侵略。他的教誨是:技巧、耐心和自我控制才能造就一個優秀的拳擊手。他希望他的學生把這個教誨傳下去。他希望他們能傳承他的願望,幫助其他男孩不要落入反抗軍的陷阱裡。

但他也了解,他的挺身對抗絕大多數時候是徒勞無功的。有太多年輕人在剛果街頭閒晃,民兵招募者的條件太具誘惑力了。但在拳擊台上,他絕不輕言放棄。這便是為什麼每天早上6點,他仍站在他的學生面前,打著沙包。他在為了他理想中的剛果而奮戰,那是一個大家只會在拳擊台上揮拳,而不再於戰場上丟擲炸藥的國家。

(圖說)剛果政府軍撤退後,M23反抗軍占領果瑪市北方23公里的魯芒嘉寶鎮(Rumangabo),圖為一名M23反抗軍成員,圖攝於2012年7月28日。(圖文/路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