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國際環境評論:當下一個海燕來襲的時候

立報/本報訊 2013.11.25 00:00
當下一個海燕來襲的時候--論法國生態稅爭議

■倪世傑

台灣高鐵行駛最高速度達每小時3百公里,但這在海燕颱風面前竟然還相形見絀,海燕於本月8日侵襲菲律賓南部的民答那峨島,在最高風速高達每小時379公里的超級風暴侵襲下,截至20日菲國官方公布的資料顯示,共有4,011人死亡、1萬8,557人受傷與1,602人失蹤。在波蘭華沙代表菲律賓參加氣候變遷高峰會(COP 19)的菲律賓代表薩諾(Naderev Sano)在會中哽咽表示:「我代表團肩負加諸在我們身上的氣候變遷嚴重衝擊。我們坐在這裡的每小時,我們躊躇、拖延的每一刻,死亡人數正在攀升。」

(上圖)法國北部瓦倫西恩鎮連結布魯塞爾及巴黎的高速公路上,正在示威抗議的法國農民開著拖拉機行經一個生態稅控制閘道,旗幟上寫著「你的限制正在殺死我們」,圖攝於2013年11月8日。(圖文/路透)

確實不難想像,如果海燕侵襲的是台灣,後果會是何等的悽慘。氣候大幅變遷在今天早已不是什麼「新聞」,但如果希望全球能夠共同一心減排溫室氣體,確實是難上加難。法國總統歐蘭德延續前任右派人民運動聯盟總統沙柯吉任內制訂的「生態稅」(Eco-Tax),即遭遇來自公民社會極大的反彈。歐蘭德當初預計於2014年開徵生態稅的對象主要是超過三噸半的大型貨運車,每輛貨運車每公里開徵0.12歐元(約合新台幣4.68元)的生態稅,預計將增加5%~10%的運輸成本。法國社會黨政府計畫運用這一筆每年可能高達10億歐元的稅款,作為興築鐵路系統的經費來源。

卡車司機顯然是憤怒了,本月17日2千餘名法國卡車司機用貨運車封閉了法國高速公路造成大癱瘓,之後,高度依賴貨運的法國農民也站出來了,21日他們用拖拉機癱瘓了巴黎周遭的交通動線,這是因為不斷增高的稅率有可能讓法國已經11%的失業率雪上加霜,法國農民表示,加上生態稅之後,法產生菜的稅率甚至要高於從非洲肯亞進口的生菜,農民與食品工業的勞工都極可能因此付出失業的代價。在這一次行動中,法國農民特別戴上了紅色小帽,取法1675年布列頓(Breton)農民向法皇路易14世展開抗稅運動的象徵物。

勞工的狀況尤為不利。法國時間11月2日法國西部布列塔尼省的坎佩爾市聚集了2萬餘名人士抗議生態稅,因為經濟危機,在這塊地域包括屠宰業在內的食品加工業在這幾個月內已經解雇了超過1萬名勞工。在布列頓的抗稅運動主要是由布列頓民族主義的卡賴普盧蓋市長特侯德克(Carhaix-Plouguer's mayor Christian Troadec)所領導,在抨擊巴黎的社會黨政府的同時,他不忘譴責德國大量進用東歐地區農業勞工造成法國農業的衰敗。

歐蘭德與馬英九的處境相當類似。根據網路媒體哈芬頓郵報與i-TELE電視台委託YouGov市調公司於本月14日公布的民調顯示,歐蘭德在本月的支持度如今只剩15%,一個月內下降了6%,是法國史上最不受民眾歡迎的總統。這與當前法國高失業率與高租稅負擔的雙高現象著實相關。法國已經是高稅賦的國家,其租稅收入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46%,歐蘭德打算將其提高到46.5%,這包括將附加稅率(VAT)從當前的19.6%提高到20%,並提高年收入超過100萬歐元的民眾的所得稅率到75%。市調公司Ifop的民調中74%的布列頓民眾反對生態稅並非偶然,91%的法國民眾與85%的社會黨支持者都希望趕緊換掉(Jean-Marc Ayrault)艾侯內閣。

在總統與國會多數黨黨籍一致的情況下,法國民眾也清楚歐蘭德才是一槌定音之人。但歐蘭德當前必須面對的,除了來自法國右派民族主義者的挑戰外,歷史上份屬社會黨老票倉的工人也對歐蘭德的就業與租稅政策相當不滿,也就是放任資方解雇勞工以及加稅。而生態稅在當下似乎已經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各地蜂起的抗議活動著實讓歐蘭德喘不過氣,艾侯總理已經承諾將延遲生態稅實行時間到2015年以緩解抗議聲浪就是一個信號,四面楚歌的歐蘭德是否會「仿效」1984年的密特朗,在國有化政策失敗後轉向右派經濟政策?

再者,生態稅的開徵失利,暴露了在當前經濟危機下環保政策施行確實步履維艱。生態稅開徵是為鐵路建設籌集資金,而鐵路早已被證明是降低溫室氣體排放最有效率的大眾運輸載具。在物質利益與就業權益的驅動下,發達國家的民眾未必會對所有的減排政策買帳,加拿大、日本與美國不是都背棄了減排目標?

當下一個「海燕」來襲的時候,它又會在哪裡登陸呢?(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