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關八 世足 分屍

火吻女孩 盼天上的媽媽別再自責

自由時報/ 2013.11.25 00:00
〔自由時報記者謝文華/台北報導〕「我看著左手的食指、中指,告訴它們:謝謝你們陪我走過二十六年的歲月,別了!」「我常哭著問上天:為什麼我吃東西的時候,食物要從嘴巴裡流出來?」「不如意時,我總摸摸傷疤告訴自己: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陽光基金會「我們的故事」新書昨發表,選錄二十六位燒燙傷及顏損者淬煉重生的故事。藝人Selina序言寫下:「我們都不想要自己的故事那麼精彩,卻都無法避免的被命運選擇。」任爸鼓舞傷友都是上帝口中蘋果,傷痕愈大代表蘋果愈香愈甜!

連珮吟三歲在鄰家吃火鍋遭火吻,她形容童年的記憶停留在開刀房,滿臉傷疤招致「醜八怪」、「報應」的嘲諷。媽媽訓練她獨立,造就她強大抗壓性,「臉上的傷不曾離開,但媽媽因病離開了,想把文章寄給她,告訴她,我很好,請您不要再自責。」

有魯凱、排灣族血統的男孩皓瑜,小五時被火紋身,哭著問媽媽:「我的手去那裡了?」左手無名指及小指截肢,想當鋼琴家夢碎,直到小六在全國原住民歌謠比賽奪冠,才重拾自信。

因工安氣爆、全身七十二%燒傷的楊溪豊,兩個月暴瘦十五公斤,開刀二十幾次,妻子郭美琴寫下共患難歷程,她說:「眼裡只看到老公,沒看到自己。」

業務員黃培祥說,神經纖維瘤侵襲愛妻連美秀的臉、腿、腦、脊髓、心臟,別人說他歹運,他卻說:「世上我不照顧她,誰照顧她?」

六十八歲的蔡林璋,四十五歲罹患舌癌,開刀七次,化療二十幾次,五十歲考上高考,如今在中央大學哲學所攻讀碩士,提起當年入院沒法照顧女兒,自責落淚,長女蔡清詩則驕傲地請「作家爸爸」簽名,稱讚父親是打不倒的勇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