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愛因斯坦 麥當勞 日本

哈巴狗電台:我的世外桃源(上)

立報/本報訊 2013.11.24 00:00
■陳真

這兩天突然想起方孝孺,想起他的「便十族奈我何!」新任皇帝仰慕其文采豐盛,請他寫詔書,他卻給寫了「燕賊篡位」四個字。皇帝說,你不怕我滅你九族嗎?方說:「便十族奈我何!」就憑這句話,皇上多給他滅了師生友人算是一族,眾人押往刑場,在方孝孺面前逐一殺害。兩女兒脫逃,躍入秦淮河自盡。一說方遭腰斬,一說凌遲至死。後人感念,在南京建祠造寺,留下衣冠塚。

邪惡究係何物,經常縈繞我心,揮之不去。我始終希望誅族滅眾僅是史上特例,而非刑罰常態;事實上,不但誅而殺之,甚且赤身裸體捆綁於市,圍觀者眾,削肉挖骨凌遲至死。為延長其痛苦,劊子手必須盡量使受刑者保持清醒,有的甚至割了數千刀才死。反清烈士徐錫麟及太平天國石達開,都受此刑而死。石被行刑時,目視刀下碎肉,至死不出一聲。目擊者無不動容。

各式刀具、尺寸,應對身體不同部位,斷骨挑筋挖眼除骨,凌遲有其儀式順序。例如女眷先切除乳頭,再割雙乳,後挖女陰;為防叫聲擾人,有時先割除聲帶舌頭;為防踢踹,則斷其四肢大骨關節。行刑時,備一竹簍,切下之數千成百碎肉丟棄於中,或分送圍觀群眾,徐錫麟更被挖心,命士兵食之。

最後一個凌遲者據說是在1905年,是個僕人,因謀殺貴族主人公而遭刑。整個過程被一洋人用攝影機拍下。在YouTube竟能找到當年影片,某網站上傳,並收錄各國戰爭暴行與酷刑。我還看了兩段南京大屠殺影片,相較於凌遲之儀式化,日軍暴行尤為百倍冷血殘酷;女人屍體散落一地,個個開張大腿,下陰血肉模糊;日軍搶過一女人懷中嬰兒往空中拋,舉著武士刀接著,孩子穿腸而過,掛在刀上,日軍齜牙嘻笑。

研究者說,小孩的心靈柔軟如沙灘,敏感而長久,一句話,一個眼神,一本書,一段影像,或哪怕只是一點風吹草動,畫過心頭便是一個深深的印子。北上念高中那一年,看了一部有關南京大屠殺的紀錄片,看完後忍不住寫了個小傳單,硬著頭皮,忍著先天的內向害羞,放學後一連數天,一個人在當時最熱鬧的西門町逢人就散發,請大家去看那紀錄片。我在傳單上寫著:「我們不該忘記戰爭,當我們遺忘悲劇,悲劇就有可能再度發生。」

我有時想,如果沒有那部記錄片,我的人生會不會從此不一樣?若非當時打下的這個心頭的印子,我恐怕不會成為一個亡命之徒。

(醫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