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樂閱讀/你能在危機中信任自己嗎?

優活健康資訊網/(企劃中心/綜合整理) 2013.11.19 00:00

人類心靈的景緻與地貌一般,也有沙漠存在。心靈之中焦乾的土地並非由烈日、狂風、大火形成,而是起因於脆弱、無助與絕望。當我們發覺自己身陷危機,可以試著暫停心智運作,別急著以填入其他人事物的方式解決—一如連續的生態界中允許中斷的沙漠區域那樣。單純地考量危機本身,以不帶自我批判、強迫修正的態度與之共處。

藉由本書,我們可以學習成為自己人生的目擊者,觀察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新事物,不必多加評論。此種形式的「存在」有助於穩定自我,並能順利通過艱難的心靈地貌或種種困境。我們有待努力的是,建立一種專有的「存在」,避免心理劇情或心理投射來打擾。接著,智慧和覺察的理智油然而生,這便是正念的助益:信任自己必能於危機中成長。也因此,此刻正念的實踐將進入「自我滋養」的階段—也就是「對自己付出慈愛」。

在正念與冥思中,毋須刻意維持大腦運轉,「待機狀態」是可接受的。如果你注意到此時的自己正在以譴責咒罵的方式批判,同樣地,純粹觀看它,並將注意力拉回當下、純粹體驗它。如果你發現自己正陷入自編自導自演的故事裡,拍拍肩膀提醒一下自己(此處描述的是一個「心理動作」,而非「實際動作」),同樣將注意力引導回當下的感受。上述的練習能讓你與勇氣連結,你將不再視自己為一位受害者。

如同我們已見的,我們難免會為自己的人生經驗編寫一套旁白或注解,不時地譴責自己與他人,或是為自己與他人脫罪。這些故事是一套模式既定的偏見,是對人生困境的解釋和說詞,使我們與「真誠表達問題」完全脫離。正念冥想能將我們從這套逃避的思維中釋放,幫助我們進入現實的明朗,而非躲入虛幻的隱晦。充滿無力感的危機會成為轉機,我們將擺脫杜撰的劇情,走過困境,迎向新的生命篇章。

因此危機中的挑戰是:專注於當下、與現狀共處。即使這樣你不會感到愉快,但在同時,力量和智慧的內在本質已在不遠處盤旋,隨時等待親自造訪的契機。矛盾之處在於,你必須願意踏進更深層的絕望,才能觸碰到希望。這是「冥想」化為「信任」的具體呈現。

當我們能夠無條件地接受、擁抱困境,困境就能化身為某個新事物的門檻。從前「兩者擇一」的思維將進化成「兩者兼具」的思維—該如何辦到呢?這不是縱身躍入未經探勘、充滿無助的的荒涼之境,揮舞著「希望之旗」並宣稱一切已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就成了;而是要停駐在絕望裡,同時讓內在的真誠為我們打造一個環境,允許「真實改變」在其中發生。在深層的正念中,我們絕對有機會達到這個境界。

讓我們能夠留在絕望中的,是最真實的信任與希望—存在我們內心深處。這是何等驚人的蛻變。首先,我們必須信任自身的無力,儘管從表面看來,「無力」與「信任」的一般定義(依賴可靠的某人或某事)有所衝突,但世界本就充滿矛盾,字典提供的定義在真實人生中僅能當作參考。靈性的探險就是在這樣充滿不確定性與無力感的前提下運作,而信任依舊合宜。

在許多英雄冒險故事中,無力是我們熟悉的場景。被無力感淹沒的英雄通常會引發「救援角色」的原型登場,無論是另一個人類同胞或是神秘力量。例如1940年迪士尼卡通《木偶奇遇記》,當其中年邁的皮諾丘(Pinocchio)躺在滲水的沙灘上,正覺死氣沉沉、人生無助時,便吸引到藍色天使的關注,並賦予他最心愛的木偶「生命」,使木偶搖身一變為活生生的男孩。同樣地,當關在監獄裡的俠盜羅賓漢(Robin Hood)正絕望地等著被絞死時,女僕瑪莉安下定決心要拯救他。

更重要的是,救援角色不是以「犧牲自我」的形象出場,而是某種準備好向「英雄」伸出援手、共同承擔英雄主義的力量。因此羅賓漢出獄後,即刻繼續他的「正義之戰」。英雄人物從無力感中找到自己的內在資源,這是每個故事裡救援角色的真實涵義。外援實為內有,如同電影「星際大戰」(Star Wars)裡天行者路克所聞:「原力與你的內心同在。」救援你生命力量的,就是此時此刻的你,原本的你。(本文作者/大衛.里秋)

(摘自/信任的療癒力/啟示出版)

資料來源:http://www.uho.com.tw/hotnews.asp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