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鬼蝠魟 Aimyon 幸福

吉娜吉普賽:分享的快樂

立報/本報訊 2013.11.18 00:00
圖文■徐明涓

「快樂只有在分享時才真實」(Happiness only real when shared)這是克里斯多夫.麥肯迪尼斯(Christopher J. McCandless)在他生前讀過的最後一本書《齊瓦哥醫生》(Doctor Zhivago)上頭親筆留下的一段話。

(上圖)看完電影的隔天,立刻在網路書店購入同名書籍的中、英文版本。

我的德國朋友史蒂芬,在我今年2月重返柏林時,在南德的他特別北上並開車帶我一路南下四處旅行,直到我在法蘭克福機場上飛機返台為止。史蒂芬與我是在多年前的印度之旅時認識彼此的,當時在瓦拉納西住在同一間青年旅館的我們,決定一起南下果亞;我倆在路上聊了許多,同是牡羊座的我們有某種程度對於自由的詮釋與渴望,於是,對於喜好的事物,包括喜歡的電影、音樂、書籍、故事,都有著雷同的品味與偏好。

當時的我在倆人分道揚鑣之際,列出了一堆電影清單給了他,而他也是;沒想到,2月重逢時,睽別2年的他跟我說,我跟他說的所有電影他都找來看,看完了也都很喜歡。當我還在心虛自己完全沒看他列給我的清單中的任何一部片時,他又列出了一部電影給我──《阿拉斯加之死》(Into the Wild)然後對我說:「吉娜,這是你的電影,這是吉娜的電影。」

我的電影?聽他這樣說,怎麼樣都要找來看看啊!

與人生呼應的電影

今年發生了不少事情,應該是說,從我2年半前在漢堡重生以來,一路的確發生了不少事情,不論是工作上、健康上、感情上、人際關係上,我都不斷地享受、受挫、學習並且成長著,也更認識了自己。2013年至今,我一共飛出國門5次:2次印度、1次京都、2次歐洲,不斷遷徙的我,始終還在旅行與生活中找到平衡與定位,雖還不到可以完全隨心所欲(誰又可以呢?)的程度,但至今一直堅持走創業一途的我,一意孤行也已經1個多年頭,似乎可以在獨資創業的苟延殘喘中,漸漸看到自己想要生活的模樣,倒也算是苦盡甘來了。

然而,這2年多來,一直期盼自己完成的書籍,至今卻始終無法對自己交代,寫書過程不斷修改、遇到瓶頸、挫敗,然後再次停頓數月後匍匐前進,一直反覆,無法真正完成。直到了今年度的最後一趟歐洲之旅結束後,我終於跟自己說:「夠了,一切該是對自己負責的時候了。」而就在此時,或許再需要一點力量,也或許需要多一些刺激,不知打哪裡來的衝動,我想起了史蒂芬的話,想起了那部電影,便當下找來觀賞。這一看,可真是看到我的心坎裡去了。「我至少哭掉了10張面紙。」這是我逢人推薦本片時,便說出的話。或許,當心靈匱乏生命力時,總是需要再多一點刺激撫慰才行,不然文學、電影、音樂、表演藝術等等藝術,也就不會這麼重要了;至少,對我這種人而言,在活著的路上前進時,藝術是萬萬不能缺少的。

《阿拉斯加之死》一片由知名演員西恩潘(Sean Penn)執導,改編於暢銷同名書,故事主要在講述克里斯多夫‧麥肯迪尼斯(簡稱克里斯)的流浪傳奇。克里斯本是亞特蘭大私立名校艾默理大學的優等生,畢業後,克里斯放棄了令人羨慕的工作和前景,把自己2萬4千元的存款捐給了慈善機構,又燒掉了錢包裡所有的錢,乘便車去阿拉斯加尋找自我。靠著一把點22來福槍、一部相機、簡單的野營裝備和若干書籍(包括一本野外生存指南),克里斯成功地在荒野中生存了1百日。

這一路上,他碰到了幾位改變他一生的人,這些人也在他遭受野外生存的挑戰時協助並開導過他,但他還是堅持自己的理想主義,並堅持去到阿拉斯加的野外進行遠離俗世的生活體驗。這個過程雖然讓他明白世道並計劃回歸社會,但由於此時正值河流漲期而無法渡河,被滯留在「神奇公車」,後因誤食有毒植物而身亡(爾後也有其他報導指出,克里斯真正的死因終歸於飢餓,而不是中毒)。

西恩潘花了10年的時間籌備本片,與已逝的克里斯多夫的家人溝通,取得他們的信任與許可,才得以完成這部美得讓人屏息卻又心痛的電影。看完了電影,備受電影情結與阿拉斯加的唯美景色撞擊的我,當下便上網找來了二手原著小說,一天便閱畢。在這同時,我也在網路上找了許多相關報導,其中不乏批評克里斯這個人的愚蠢、天真、自大,導致了自己的死亡與帶給家人此生巨大的悲痛。然而,再多巨大的評論與批評,再也得不到真實的答案:克里斯再也無法替自己辯解,他為何在24歲、正值青春時,便孤獨地在荒野中走上絕路了。

是說,我們能夠瞭解自己都不容易了,大部分的人終其一生都做不到,更何況要從已逝的克里斯所留下的蛛絲馬跡中得到答案,這似乎有點太不公平,也太過偏激了點。

旅行與分享的快樂

一向不喜歡批判別人,看完了電影再看完了小說,我依舊天真地只願意相信,克里斯或是「亞歷山大.超級流浪者(Alexander Supertramp)」這個克里斯稱呼自己的暱稱,他至少在他極為短暫卻絢爛的生命中,做到了大部分的人渴望做到、卻不可能姑且一試的舉動。聰明的人或許譏笑他的自不量力,憑著極簡的行李便想勇闖阿拉斯加,最後落得讓自己餓死在廢棄巴士裡頭直到發臭為止的下場;但克里斯的死亡,的確讓許許多多渴望流浪的人們得到慰藉,並且世世代代、直到永久,這是不爭的事實。或許,流浪的人才能懂得流浪的人吧。

「快樂只有在分享時才真實。」我再度想起了自己過去幾年的旅程,每每想到任何片段式的記憶,便讓自己臉上掛上了喜悅的笑容。是的,我不會說快樂一定要分享,但是能夠分享,的確讓我快樂許多。

嘿,的確是該把自己的書完成的時候啊。

看完電影當下,我寫了訊息給鮮少聯絡的史蒂芬,特別與他分享我的感動:「嘿,我的朋友,只是想要告訴你,我看了你推薦我的《阿拉斯加之死》,沒錯,這的確是吉娜的電影,非常謝謝你,我很喜歡。祝你一切都好,等我寫完書,記得會寄給你一本。你的朋友吉娜。」

敬,亞歷山大.超級流浪者:克里斯多夫.麥肯迪尼斯,願逝世21年的你安息,你的浪漫,的確撫慰著人們體內隱藏的流浪魂魄,謝謝你用生命換來的故事,我真的很喜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