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呂秋遠 妙禪 羅致政

指腹為婚 深情五十週年羡煞眾生

台灣好新聞/ 2013.11.18 00:00
記者陳榮昌/台中報導

沒有走過浪漫愛情之路、沒有媒妁之言,祗有雙方家長「指腹為婚」之誓約的婚姻之下,迷迷糊糊的送做伙,這種婚姻能持久嗎?大甲區今年七十三歲的蘇權一,與太太許美信,在上一輩的指腹配對後,五十年來相互關照,勤儉護家,過著純樸美滿的日子,倆人不但對這婚姻無怨無悔,更是重視這個家庭的安定及孩子的成長,蘇權一說,他務農三公頃多,平時太太會幫忙,空餘時間還打零工,這好內助那裡找得到。

指腹為婚而送做堆的大甲蘇權一與許美信,沒有走過浪漫的愛情故事,一起生活五十年,長久付出苦力務農,但為了家庭無怨無悔的付出,至今倆人的感情仍保持深厚,真的羡煞眾生。(記者陳榮昌攝)

早期台灣農村社會,女人無材就是德,可說是豆菜命,自已婚姻好壞全由父母指定,且需承受三從四德之古訓,「嫁雞跟雞飛,嫁狗跟狗走、嫁乞食背腳糞斗」這是當時女人的命運,意味著女人出嫁後是否幸福,全靠老天給予的運氣。直到七十年代,西洋化的男女平等思想婚姻,流入台灣社會,青年男女,愛到就愛甲死,祗要看上眼馬上辦結婚,三天不到倆人一發生口角,到戶政簽下離婚書,就拜拜的各走陽關道,簡單又方便,最不可思議的竟有協助離婚蓋印公司,造成如今的社會,離婚率高得令老一輩感嘆,純樸的台灣社會怎麼變成這樣。

蘇權一原是大安區人,上一代家庭貧窮,移居彰化縣和美鎮為人種田,與農民許某建立極深厚的友誼,當蘇家欲再遷回大甲鎮前,雙方為留下真正的友情,決定下一代一方生女、一方生男,就讓他們配對,來永續這段難得的友情。

事後許家先生下許美信,隔年蘇權一也誕生男嬰,但當時流傳「第一衰嫁來大甲溪、不知頭嫁來水辨頭」順口溜,意指大甲溪一帶多種植農作物,嫁到這裡的女人,必須參與務田苦事。

許家當時生活富裕,明知女兒嫁到蘇家定很辛苦,但當時的人較純樸,指腹為婚的承諾決定不後悔,致一再託媒人要蘇家盡早娶親。許美信嫁到蘇家做事勤快、家事一手挑,深獲公婆與夫婿的疼愛、信任,育下三兒女又乖巧聽話,各有工作,致家庭美滿。

蘇權一說,他結婚至今已五十年,這段時間與太太耕三公頃的農地至今,太太需付出勞力,可是數十年來卻過著和樂的生活,時下的人很難了解,早期的婚姻方式,當時遇到品性差的丈夫,做太太的也都感到是命,持著「壞壞ㄤ是吃沒空」,七忍八忍就過一世,那有象現在離離合合像吃飯一般的時代,說實在這種太太那裡去找。 

更多:台灣好新聞:http://yam.taiwanhot.net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