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國旅卡 阿根廷 小三

世界傳真:美大學兼職教員 籌組工會風起雲湧

立報/本報訊 2013.11.17 00:00
譯寫■葉興台

大學兼職教員工時長和薪水低的問題,不僅發生在台灣,美國也有同樣情況。根據美聯社、路透報導,近來美國高等教育正出現一股趨勢,即有越來越多一流大學的兼職教員加入工會,針對低薪和缺乏保障問題發出不平之鳴,這些生力軍也使高教工會更加壯大。

從華盛頓特區的喬治城大學到鄰近波士頓的塔夫茲大學,都出現教員籌組工會的情況,主要因為這些大學改變人事政策,雇用更多兼任教員來授課。今年10月塔夫茲大學兼任教員加入會員高達210萬人的「國際服務業工會」(SEIU),喬治城大學的兼任教員今年5月也籌組工會加入SEIU,鄰近美利堅大學的兼任講師去年也加入SEIU。

目前美國有10所大學的逾1萬8千名教員加入SEIU,高於5年前的1萬4千人。SEIU準備在洛杉磯、西雅圖和波士頓等大城市的更多大學,就教員是否能籌組工會一事,向校方申請舉行投票。

薪資福利少 兼職員工缺乏保障

兼任教授現在占美國全國大學教員的逾一半,在1970年代,約70%的大學教員是終身職教授,或正踏上終身教授的路上。不像全職教授,多數兼職教員每門課的鐘點費和福利很少,也缺乏就業保障。

美國大學教授協會(AAUP)研究和政策主任約翰.柯提斯(John W. Curtis)指出,這些兼任教員可能沒有辦公室、沒有大學電子郵件帳號、甚至可能沒有被列在學校人員名單中,因此導致學生無法與他們建立密切關係。此外,由於兼職教員沒有就業保障,如果他們對於任教的大學提出批評,或在課堂上引發爭議,可能會丟掉飯碗。

SEIU高等教育部門全國主任瑪里尼.卡達比(Malini Cadambi)表示:「幾十年前,雇用兼任教授是要他們擔任補充的角色,如今已經變了調,他們成為很多大學的教學主力,但他們的地位並未改善。」

喬治華盛頓大學兼任音樂教授基普.隆納爾(Kip Lornell)教書時間長達25年,寫了13本美國音樂的專書,他開了3門課,每年的收入不到2.3萬美元(台幣69萬元)。根據AAUP的資料,相較之下,喬治華盛頓大學全職教授的平均年薪為15.6萬美元(台幣468萬元)。

隆納爾表示,自喬治華盛頓大學兼任教員2006年籌組工會後,他的處境就有所改善,2年後更與校方簽定一份合約,薪水調高20%,如今每3學分的課,鐘點費介於3,500至4,030美元(台幣10.5萬至12.1萬元之間),依教員學歷而定。該校若決定不續聘一名兼任教員,也得經過一定的程序。

隆納爾指出:「透過工會的協助,我們與校方簽約,現在一切都沒問題了。」

隨著美國工會會員萎縮至占整體勞工總數的11.3%,民營企業就占其中的6.6%,高等教育部門在籌組工會上更少得可憐。但自2000年以來,美國教師工會(AFT)已增加超過5千名來自高等教育部門的會員,絕大部分是所謂的「臨時教師」,包括兼任教員、研究生、無法取得終身職的全職教員。AFT高等教育部門主任克瑞格.史密斯(Craig Smith)表示:「我們認為這個領域應該注入更多可觀資源。」

員工組工會 各大學反應差很大

工會幹部表示,各大學對於員工籌組工會的行動,多半都不予以反制,不像很多民營企業。以喬治城大學為例,該校行政主管對員工投票籌組工會保持中立立場,但在波士頓的班特利大學(Bentley University)就遭遇行政主管強烈抗拒,本月SEIU在該校舉行的教員籌組工會投票,以100比98被否決。

班特利大學發言人米雪兒.華爾許(Michele Walsh)表示:「我們在聲明中及與教員溝通時明確指出,我們並不覺得有籌組工會的需要;因此,我們鼓勵持同樣立場的教員投反對票。」

財務狀況差 大學依賴兼任教員

美國各大學在保健、新聞或商業等技術領域方面經常會聘請兼任教授來授課,以讓學生獲得更多實務訓練,很多兼任教員仍有全職工作,邊工作邊教書。但隨著終身職的空缺減少,那些想把教書當全職工作的人,只能到各大學兼差,才能維持生活所需的收入。根據AAUP的資料,美國各大學的終身職空缺僅占所有大學教職的24%。

研究兼任教員角色的南卡羅來納大學教育學教授亞德里亞納.基薩爾(Adrianna Kezar)表示,美國各大學現在更依賴兼任教員教基礎課程,因各州政府財政困窘,已減少對州立大學的經費。美國私立大學在壓低飆高的學費上也面臨壓力,他們喜歡兼任教員提供的彈性,以因應預估學生註冊人數的不確定性。

根據「學術勞動力聯盟」(Coalition on the Academic Workforce)公布的最新研究,兼任教員在任教的大學中若有工會代表,平均每門課的鐘點費高出25%;研究也發現,全美兼任教員教3學分課的鐘點費中位數約2,700美元(台幣8.1萬元)。

在波士頓東北大學教管理暨組織發展的兼任講師比爾.辛默(Bill Shimer)表示,他從未想過加入工會,但他看到很多同事支持就是否籌組工會舉行投票。辛默指出:「並非教員們想籌組工會,而是我們沒有其他方法。我們沒有選擇餘地,也沒有人在乎我們的死活。」他除了在東北大學教5門課,也在波士頓的另一所大學教2門課。

東北大學則聘請很多企業雇用的一家知名律師事務所,反擊員工籌組工會的行動。東北大學校長史蒂芬.德瑞克特(Stephen Director)今年夏天發函警告,兼任教員放棄與校方協商的權利,籌組一個與本校文化不搭調的組織,可能帶來的影響。

基薩爾表示,批評大學教員籌組工會的人士說,他們總是不支持教員評鑑,而很多大學視教員評鑑為是否續聘的重要考量,工會總是希望優先保護教員的利益,並未考量學生的利益。教師工會則說,付給經過良好訓練的教員更高的薪資,就能為學生帶來更好教學品質。

(圖說)美國華盛頓特區的喬治城大學一景,圖攝於2010年9月19日。(圖/Daderot攝 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