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蕭紫菡走進廢墟 為人民跳舞

自由時報/ 2013.11.17 00:00
可以做些什麼 改變世界

台北市華光社區被政府拆成一片廢墟,瓦片、衣物散落一地,昔日鄰居間的吵鬧聲、抗議激情口號都已不再;不過,昨天人群魚貫穿越鐵籬觀賞戲劇,在兩棟破大樓間,舞者蕭紫菡與八位素人舞動身軀,蚊蟲四處飛,劇場聲響仍讓路人探頭張望。這是一座廢墟劇場,演出後人們又開始討論「可以做些什麼改變世界?」

「跳舞的人常都太focuse在舞蹈上面,走出劇場會覺得自己與世界無關,常忘了自己也是土地的一份子。」舞團團長蕭紫菡面對記者百般提問給了這麼簡單的答案,對於觀眾來說,走進華光廢墟,將電視新聞看到的議題變成親身經歷,離開後開始與不同的人對話、說故事。這是她新籌劃的「蕭紫菡舞蹈劇場─土地計劃」,也是一趟漫長的公民運動。

劇場舞蹈藝術 原鄉覺醒

卅五歲的蕭紫菡不是舞蹈系畢業,但從小熱愛跳舞,從現代舞、佛朗明哥、嘻哈律動探索,表現真實自己。卅歲前,她在劇場與雜誌記者工作間來去,不斷辭職。不久,她啟程西班牙塞維亞學佛朗明哥,發現有一批又一批的人放下工作、家庭,學舞表達自己,這與她在台灣接觸到汲汲營營的生活價值很不一樣;卅歲後,她為跳舞生活,還將舞蹈帶給台東、花蓮等地的原住民小朋友們。學生口中的「阿紫老師」每一、兩週都會到學校編舞,帶這些小孩體會劇場舞蹈的藝術,她也和小朋友討論「跳舞是不是為了賺錢、娛樂漢人?」

她在台東踏上了反美麗灣飯店占領原住民傳統領域的運動,今年初,美麗灣開發案在縣府重啟環評,有幕畫面無法忘懷,縣府對街,運動者高喊「反美麗灣,還我杉原灣!」縣府前開發派也動員同族婦女唱歌挺財團。「阿美族性情溫和,政府怎麼可以這樣撕裂族群,把傳統歌曲變成對抗兄弟姊妹的工具,那本該是拉手在同一個同心圓裡面跳舞的吟唱歌曲啊!我不希望我教的小朋友未來也走上這一途。」她無奈地說。

創作土地計劃 訴說故事

近兩年,迫遷事件頻傳,新聞畫面上,苗栗大埔張藥房妻子彭秀春收拾瓦礫廢墟中被當成垃圾的鍋碗瓢盆,令人鼻酸,迫使蕭紫菡創作「土地計劃」。但一齣劇場費用動輒廿萬元,蕭紫菡沒有錢,一次偶然在華光廢墟攝影,「發現這場景什麼都對」。

今年九月,蕭紫菡在網路號召「土地計劃」,徵求到八位各行各業素人舞者排群舞「黃土地」,加上五位舞者、人員,再串起男女雙人舞,訴說迫遷者故事。特別是,舞者排舞前訪問華光社區居民阿芳姊夫婦、開讀書會,討論華光發生什麼事?舞者們再從廢墟中撿拾洋娃娃、結婚照片、各種顏色破衣、沙發,完成一座廢墟劇場,在本週六、日表演,堪稱近年來首創。

台灣漠視對話 民主堪憂

蕭紫菡舞蹈劇場成了另類公民團體。她說:「我反拆遷,但如果由我來講就不好玩,有舞者下意識認為『政府叫你搬,你不在公告時間搬才搞成這樣』;經討論、訪談,舞者才意識到自己想法太單純,不知道政府如何將人民逼到死角、漠視人對土地的感情。」她說,台灣太缺乏對話,大家都站在自家門口理解別人幹嘛抗爭,民主發展令人擔憂。

蕭紫菡表示,生長的土地一切越來越以價格換算價值,各種拆遷議題迫使她思考要住在什麼樣的一個城市?「『土地計劃』透過對話,我們有機會用不同角度思考議題!」

記者疑問這一切付出得到什麼?她笑說,「土地計劃」的舞者願意在華光廢墟搬磚頭、彎腰學習,比電視畫面看到的還真實,無形力量震撼人心,讓人重新思考感受的可能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