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特斯拉股價 天堂M VIX

原民作家首獲吳三連獎 巴代:拼留子孫

新頭殼newtalk/新頭殼newtalk 2013.11.15 00:00
新頭殼newtalk2013.11.15 莊豐嘉/台北報導

歷史悠久的吳三連文學獎,今年首度頒獎給原住民作家。卑南族的歷史小說家巴代今(15)天致詞時表示,他預計活到75歲時還可以寫30本小說,為什麼要如此拼命?因為他希望藉著創作,為他的族群,在整個台灣歷史上,增添一抹色彩,「即使是黃昏,也是非常絢爛的,留給後代子孫。」

第36屆吳三連文學藝術獎今天在國賓飯店舉行頒獎典禮,四位得獎者中,2位文學獎得主為原住民作家巴代和詩人鴻鴻,2位藝術獎得主為攝影家張詠捷及音樂家曾興魁。這也是吳三連文學獎第一次頒給原住民,同時張詠捷也是第一位澎湖人獲此殊榮者。

卑南族的巴代,漢名為林二郎,從軍職退下來後,努力從事寫作,從2006年開始,短短3、4年間,已經寫下了四本重要的長篇小說,關係到卑南族的歷史,連綴起來,構成了「大河小說」,被譽為未來台灣文學史不可或缺的作家。

巴代在致詞時表示,當年他起筆的時候,已經45歲了,現在51歲,「假設可以活到75歲,我預計還可以寫30本左右的長篇小說。」為什麼要拼命寫? 他說,因為「我希望藉著創作,為我的族群,在整個台灣歷史上,增添一抹色彩,即使是黃昏,也是非常絢爛的,留給後代子孫。」

不僅是詩人,也是導演的鴻鴻,近來更積極投入包括反核在內等社會運動。他致詞時表示,作為創作者,在這個時候,可以說非常憤怒,希望透過寫作來改變這個時代,喚起更多人的注意,但同時也非常的無力。

鴻鴻說,為什麼賴和的小說到今天讀起來還讓人感到憤怒? 因為這個世界還沒改變。他也希望有一天可以盡情的風花雪月,但就目前來講,是不可能的,就像蘇桑˙桑塔所說,「活到一定的年歲,我們再沒有權利如此的天真、無知、膚淺、健忘。」鴻鴻表示,「亞弦曾經形容我是很快樂的詩人,但現在卻是無法快樂起來的詩人。」

曾經擔任過人間雜誌及張老師月刊攝影記者的張詠捷表示,在她很小的時候,她媽媽都用百雀靈來滋養她的臉龐,26歲到台北工作以後,學著都市人用SK2,回到澎湖後,就不再塗塗抹抹,如果覺得她這張素顏還可以的話,她的一個小秘密,就是她都是用文化來保養自己。

張詠捷說,最近她剛從一個很有錢的國家回來,那個國家除了錢很多以外,就是一望無際的灰霾,媒體用十面埋伏來形容那個世界,看不見藍色的天空,看不清城市的線條,看不透惶惶人心,人們渴望GDP值,以層層高樓來建設家園。於是她開始認真思考,經濟與文化藝術,可以是敵人,也可以是朋友,一味去追求經濟發展,只會讓我們忘記天空該有的顏色。因此,我們要互相勉勵,以文學來滋養我們的性靈,以藝術來化育我們的身心,以文化來成就世界,莊嚴台灣。

張詠捷在致詞結束前,並邀巴代一起唱卑南族的歌曲「普悠瑪之歌」,讓原本安靜的頒獎典禮,霎時充滿濃濃的原住民活力。

得獎無數的客家籍的音樂家曾興魁對於此次獲得吳三連獎,認為是一個很高的尊榮,是使命也是責任。他表示,最近接連去斯洛伐克和北京兩個國家,參加國際現代音樂的會議和活動,但這次出國讓他有一個感觸,就是他放棄成為世界上有名作曲家的企圖,決定回歸鄉土,回饋鄉土。

原本頗有「逐鹿中原」壯志的曾興魁說,「這個轉變,不是因為我比他們差,而是國際音樂界,當他們要找一個東方作曲家的時候,眼光不是放在日本,就是放在中國。因此,應該是我回歸鄉土的時候了。」他願意把他的knowledge,對藝術的光和熱愛,散播給故鄉。

曾興魁的兩位女兒也在現場演奏鋼琴和演唱客家歌曲,為這次的吳三連獎贈獎典禮,畫下完美的句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