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東京 殺夫 垃圾浪

百戰場:《君王論》5百年與今日台灣

立報/本報訊 2013.11.14 00:00
■路況

馬基維利的《君王論》(Prince)是西方政治學經典,在出版史上更是僅次於《聖經》的暢銷書。所謂「馬基維利主義」早已成為權謀功利、犬儒現實之代名詞,暢銷書市也始終不乏講授帝王術與厚黑學的君王論書寫。

但世人都忘了,《君王論》寫於1513年,今年剛好5百周年。今年亦是盧梭誕生3百周年,歐美與大陸學界舉辦不少紀念研討會。但相較於盧梭3百年,《君王論》5百年其實更值得紀念與討論,因為盧梭的問題來自馬基維利。

然則《君王論》5百年與今日台灣何干?眼前的黑心油事件見證著台灣已徹底的馬基維利主義化。孔子說:「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孟子說:「上下交征利,則國危矣。」台灣已成「上下交征利,民無信不立」之亂邦危國。台灣不是已民主法治化,怎麼會走到這步田地?答案就在馬基維利的著名教誨:「君王無須誠信」。請看台灣領導人,從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學界領袖李遠哲、曾志朗,直至此次黑心油事件的工商大老闆,哪個不是奉行「君王無須誠信」的馬基維利主義者?而孔孟的教誨是:「君無信」則必然「民無信」,「民無信」則必然「國危矣」、「國不立」!

《君王論》開啟了現代自由主義奉「個人權利」為最高原則之民主法治政體。《君王論》5百年就是讓這個現代政權崛起壯大,歷經盛衰轉換之完整實驗過程,也一步步暴露其馬基維利主義之底蘊本色。台灣的民主化卻以20年時間壓縮了西方5百年歷史,快速的自由主義化,也快速的馬基維利主義化,淪為德性蕩然之犬儒政權。其實從李登輝開始就已注定了台灣將一步步走向「君無信」→「民無信」→「國不立」之亂邦危國命運。

馬基維利當然要為馬基維利主義負責,正如同馬克思要為馬克思主義負責。但馬基維利並只不是一個馬基維利主義者,他同時是遙承古希臘羅馬的共和主義者,主張人民之德性才是維持一個政權長治久安的終極之道!在此,我發現了馬基維利與孔孟的驚人相似性,特意寫了一本書《王子-從馬基維利君王論回到孔孟王道》(唐山書局)來紀念《君王論》5百年。馬基維利之後的窮酸文人學究都夢想寫一本「新君王論」,可以像《君王論》一樣同時享有「學術至尊」與「暢銷天王」的地位,但恐怕只有盧梭可以比擬。尼采的《超人語錄》也是在寫「新君王論」,超人就是創立最高價值的天王明星。可惜《君王論》5百年的結果就是使世人都變成馬基維利主義者,而忘了馬基維利是誰,一如今日之台灣。拙書之寫成也只能如水滸作者所云:成之無益,不成無損。

(成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圖說)由義大利畫家迪托(Santi di Tito)所繪的馬基維利肖像。(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