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C羅 柯P 軍改三讀

航空城計畫 拆遷戶:毀家滅族

立報/本報訊 2013.11.12 00:00
【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桃園航空城計畫12日繼續召開專案小組審議會,預計連開3場,桃園航空城自救會批評這是「追殺式」徵收會議。11月9日桃園大園鄉菓林村83歲老農呂阿雲喝農藥自殺,兒子呂文忠12日悲痛捧著父親牌位到營建署前,與自救會抗議政府毀家滅族,要求退回重審。

(上圖)桃園航空城計畫大規模徵收土地,造成居民人心惶惶。11月9日,大園鄉老農夫呂阿雲在田裡喝下農藥輕生,其子呂文忠(左)12日下午捧著父親遺照走入營建署的專案小組審查會議陳情。(圖文/楊子磊)

老農呂阿雲的兒子呂文忠是北藝大動畫學系的助理教授,為了拍攝台灣的動畫電影,成立「飛兒動畫工作室」,希望提供空間給學生學習。對於航空城拆遷一事,他一直隱瞞父親,不想讓老人家擔心。

好地蓋飯店 墳墓當抵價地

呂文忠說,呂阿雲一輩子都在種田,年輕時因桃園機場要用地,已有1/3土地被強制徵收。呂家6個小孩各自獨立買房,全都在徵收範圍裡,有的是道路預定地、公園。呂文忠說,他們整個家族被滅族,家族、土地情感也被拆散。

他控訴,政府為了替財團爭取利益,把最好的土地拿去蓋飯店,拆遷戶只能任政府宰割,配給墳墓地當抵價地,而且是他阿公、阿嬤、祖先的墓地,等於要他們跟死人爭地,四周環境奇差無比,還有垃圾傾倒、掩埋,蓋房子地基會被掏空,非常不人道。

呂阿雲從小愛種田,每天騎著自動車到田地做事,即使中風也拖著身體繼續工作。11月9日,呂文忠跟著村民一同抗議,圍住桃園機場表達心聲。抗爭結束後,他接到電話,通知他父親在田裡跌倒。回到家,呂文忠發現父親倒在農田外,嘴巴流著藍色液體的口水,全身沾滿泥巴,原來喝了一大瓶農藥自殺。

航空城公展圖一出來,農人們相互討論,呂阿雲聽到拆遷消息,就在抗議那天輕生,呂文忠試圖拿水給父親喝,當時他還有意識,卻拒絕喝,後來救護車來了,在車上幫他放上氧氣罩,父親卻把氧氣罩拿下,死意堅決,送到醫院後,因喝農藥過量而不治。

面臨徵收,呂文忠得先把房子的債務還清,所以沒法拿到抵價地,他說,政府的拆遷換地都是騙人,農人一看到家園、農田變成公園、道路,或被財團佔領,自己只能被趕到墳地,情何以堪,根本活不下去。

農陣:別再逃避人民訴求

過往審議會時,民眾陳述意見時,記者可以在場。桃園航空城計畫專案小組會議主席施鴻志強調,他不參與公共利益,都市計畫是專業教育,審查時人民不能參與,記者也不能在場。他要求記者離席,並宣佈散會,呂文忠批評:「你要看到幾條人命,才願意面對解決,政府只會逃避。」

▲桃園航空城計畫專案小組會議主席施鴻志指著進行採訪工作的媒體,要求所有記者立刻離開會議室。(圖文/楊子磊)

台灣農村陣線蔡培慧表示,記者有權採訪,人民有權表達意見,審議並沒有給人民時間好好發言,也無正面回應,只會說「我會注意」,她要求審議會主席不要用迂迴方式講空話,要正面回應人民的訴求。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