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吳茂昆 火彩虹 兒茶素

教育論壇:檢討錯誤政策 反思國家發展路線

立報/本報訊 2013.11.12 00:00
■羅德水

延續去年秋鬥「人民向左轉」精神,即將於本週日登場的2013秋鬥,再次提出「人民向左、國家還我」的主訴求,目前已有橫跨勞工、環境、土地、外勞、性別、教育等超過50個NGO團體加入鬥陣行列。

(上圖)為提升大學競爭力,教育部2013年10月30日公布高等教育制度鬆綁行動方案。教育部長蔣偉寧表示將依短、中、長期逐步完成政策,提升台灣的大學競爭力。(圖文/中央社)

分配不正義的發展模式

誠如所見,近年來,台灣面臨實質薪資倒退16年、貧富差距日益擴大、房價飆漲、青年貧窮化、非典型雇用常態化,以及國家財政嚴重惡化等嚴峻挑戰,面對這些問題,執政者提出的對策,不見怎麼合理分配社會資源,也不見如何改善貧富差距,反而提出更多更為右傾、更加圖利財團資本家的政策。

在這樣的背景下,2013秋鬥遊行,選擇從台灣豪宅代表帝寶門口集結、途經剛被強拆迫遷的華光社區,最後抵達財政部,相當程度可以反映人民對政商統治集團的憤怒。

應該看到,台灣過去被稱頌的經濟發展經驗,說到底就是以犧牲受薪階級權益為代價的成長模式,此時此刻,朝野以及人民必須思考,面對勞動者普遍低薪化、國家財富高度集中少數財閥的兩極化社會,我們難道還要繼續以犧牲勞權、環境品質、居住正義,作為換取經濟成長的代價?這樣的成長模式究竟為誰辛苦為誰忙?如果再不改弦更張,左轉幸福社會,台灣的未來究竟伊於胡底?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長黃雯玲2013年10月30日報告高等教育制度鬆綁行動方案,目前大考中心微調考試內容範圍與科目屬於中期措施,因應少子化和十二年國教,將學測和指考合併則是長期目標。(圖文/姜林佑)

新自由主義下的教育問題

不僅產業政策一面倒向資本家,過去幾年,面對日益嚴峻的教育問題,政府提出的方案與其經濟政策其實如出一轍,一言以蔽之,就是更多的自由化與更多的市場化,官方提出的教育對策不是回到教育公共化的核心思考,而是以更多的自由競爭放任教育「產業」重新洗牌。

在高等教育方面,依教育部最新公布的「高等教育制度鬆綁行動方案」,為了營造所謂「大學更自主環境」、「提升大學競爭力」,官方提出「5大面向、46項鬆綁措施」,未來預計要修改的法令多達18項,然而,檢視教育部方案,不僅未能針對當前教育問題提出正解,甚至提出了可能使問題更加惡化的措施,想要解決高教問題,無異緣木求魚。

例如,台灣高等教育已然是個不穩定、不友善的勞動市場,教育部不思建立穩定的勞動關係,竟然進一步放寬「教師聘任及資遣規定」,這不僅無法達成提升高教品質的目的,反而將使高教工作者陷入更不穩定、更加派遣化的困境,進而危及高教受雇者的獨立性與自主性;再如,為了提升高教品質,教育部研擬放寬招生管制,殊不知,在少子女化壓力下,台灣高教市場供需失衡嚴重,即便未來進一步開放陸生與外籍學生來台就學,也應從根本上降低高教的「師生比」,才是提升高教品質的正確作法;又如,面對日益惡化的高教反重分配現象,教育部卻準備將學費交由各校自主決定,這樣的鬆綁不僅使問題進一步惡化,且將從根本上傷害教育的公共性。

在中小學教育方面,教育部無視教師組織提出的疑慮,無視台灣高教評鑑的災難,也無視各國要求檢討評鑑機制的聲浪,為了迎合民粹,教育部仍執意推動中小學教師評鑑入法,並準備降低專任教師在教評會與申評會的比例,一旦修法通過,勢將大大傷害教育品質與教師專業自主;此外,教師工會雖然已經成立,但教育行政體系並沒有改變對工會的敵意,顯然也沒有透過團體協約處理教育問題的準備;至於私立學校退場方面,內政部長李鴻源竟提出校地可變更為商業用地作為退場誘因,完全違背私校的公共化理念。

工教聯合為時未晚

一如預期,即便執政者的支持度不及一成,即便多數受薪階級對現狀高度不滿,仍然有不少朋友要問:當務之急不就是振興經濟嗎?台灣為什麼要向左轉?做為一個定期改選的民主政體,國家難道不是人民所有嗎?當然,免不了有更多人質疑:上街做什麼?團結有用嗎?抗議能帶來改變嗎?

在向來缺乏左右之辯,甚至有長期恐左、反左經驗的台灣社會,一般人會有這樣的質疑其實並不讓人意外,這也凸顯人民缺乏對國家發展路線的反思,就這個意義理解,教師工會除了必須支援弱勢勞工與底層人民,更應加強師生勞動家長的教育統一陣線,並強化教育人員的階級認同與意識形態,期能透過組織宣傳、教育過程提升整體社會的公共性,為一個平等多元的幸福新社會做好準備。(全國教師工會文宣部主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