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麥浚龍:電影是個掏空的世界

中央社/ 2013.11.12 00:00
金馬50系列報導(中央社記者徐卉台北10日電)歌手出身的麥浚龍以導演處女作「殭屍」入圍金馬新導演,對他來說,電影很簡單,燈一關就是一個掏空的世界,讓觀眾盡情釋放。

香港歌手麥浚龍(Juno)帶著「富二代」的光環進入演藝圈,讓他曾遭受外界質疑及抨擊,直至近年憑著音樂及電影作品在頒獎台上展露頭角,他身為藝術家的創作狂熱也逐漸獲得掌聲。

Juno帶著導演處女作「殭屍」走上威尼斯影展和多倫多電影節的紅毯,並一舉入圍這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但麥浚龍對於拿不拿獎十分淡然,「屬於你的就一定會是你的」,他只想做自己認為最好的東西。

「殭屍」揉合傳統經典及現代恐怖片,是近年港產片的嶄新風貌,不僅在香港創下票房佳績,8日在台上映後,也以全台新台幣1500萬元拔得新片票房冠軍。麥浚龍認為,「殭屍」這個題材很根本的代表了香港,這是一個重新包裝的故事,不是翻拍也不是重拍,是一個顛覆的題材。

麥浚龍的作品強烈散發黑暗的氣息,他表示,創作發想來自他的成長過程,例如看過的電影、小說等,但他並非受到任何人影響,「很多導演喜歡在暴力中去看暴力,我則喜歡從遠處冷靜的留意,呈現出很冷的感覺,那種暴力更加厲害,整個人成長或是經歷過的味道,就會在電影中出現」。

「殭屍」找來錢小豪、陳友等早期香港殭屍片的班底演員,片中更向已故的林正英、許冠英致敬。麥浚龍說,「殭屍」背後的意義,不只是講一個故事,是代表一個題材由這群演員再拍一次,電影最後錢小豪也死了,象徵著殭屍片走入「句點」。

不過,麥浚龍在電影最後安排錢小豪的兒子來認屍,他認為,「你跟一個人的關係斷了或死掉了,不代表一個人真的要死掉,現實是你停了,不是世界停了」。

「殭屍」找來一群「老演員」,麥浚龍直說,「我很喜歡看他們的皺紋」,這解釋了電影為什麼有許多近距離拍攝的鏡頭,每個皺紋都在講一個故事,「殭屍」裡除了一個小男孩之外,所有都是「紋人」,這是模仿不了的「存在的存在」。

談到為什麼選擇「殭屍」這樣的題材,他表示,殭屍的經典象徵著香港輝煌的電影年代,近年港產片漸漸有起色,卻仍無法和過去相比,有些電影機制還不足,使很多題材沒了,「現在年輕人應該要珍惜電影、走進電影院,享受在電影院裡的感覺」。

麥浚龍說,電影最簡單了,當燈一關的時候,觀眾就可以釋放自己的情感,可以哭、可以笑,這是電影最美麗的地方,電影是一個掏空的世界,讓觀眾去釋放情感。1021112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