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強吞黨權 選舉責任避不了

自由時報/ 2013.11.12 00:00
記者彭顯鈞/特稿

權力有時無形如水,能納百川始能成其大,何須強求。國民黨具實力的中生代紛紛迴避之下,馬英九強吞「黨權」,巧言避談「選舉責任」,何能持其久?

強行運作通過「當然黨主席案」,正好凸顯馬英九聲望低迷、威望不足的現實,還有馬對權力流失的恐慌心態。馬維持「閉門造車」的行事風格,就像發動「九月政爭」一樣,事先沒有任何黨內徵詢,表面上成功鞏固黨權,卻也埋下黨內權力矛盾的伏筆。

全代會處理極具爭議的黨章修正案,黨內具未來性的中生代「郝立強」都不在場,立委、直轄市議員等「當然黨代表」,更是少之又少,只有吳敦義、江宜樺「相伴左右」,不願背書又不想公開反對的黨內氣氛,足以說明一切。

馬明知「當然黨主席案」被質疑是逃避選舉責任,卻只說「犧牲任期」、「不是自肥」,從頭到尾不提「選舉責任」。

馬也大言不慚說是建立制度,卻不談二○一六國民黨若淪為在野,黨主席寶座是否交出?巧妙地閃躲迴避,刻意又明顯。

馬英九緊抓權力不放,並未拿到免於承擔敗選責任的「豁免權」。黨內只是不願現在公開唱反調,「當然黨主席」不是護身符,明年七合一選舉落敗,「非馬勢力」肯定不會讓馬拖累二○一六年的大選,到時候就算黨章也保不了馬英九。

所謂「自伐者無功,自矜者不長」,就如同強摘的果實不甜,想延續與鞏固政治權力,強求的絕對不會長久。想保有實質權力,關鍵在施政,而不是爭奪,所謂「為而不爭」的權力之道,馬並不了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