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rmani 黑鳥 毛孩

冷眼集 請馬友友們評論鼓掌通過

自由時報/ 2013.11.12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歷史,總是像面鏡子,不必等太久,當代就會被照出原形。週日,國民黨十九全代會「鼓掌通過」當然黨主席案,應該請馬友友們出來評論評論。

馬友友們,與國民黨當年的非主流派有高度的重疊性。「黨內民主」是非主流人士展開鬥爭的重要行動口號。廿五年前,國民黨召開十三全代會,針對黨主席的產生方式,當時出現投票表決與起立表決兩個主張,在黨秘書長李煥強力運作下,李登輝順利以「起立表決」的方式「真除」黨主席。席間,倡議民主程序的趙少康,特別以拒不起立的方式,坐在位子上表示反對。

前述,是一九八八年之事。兩年後,國民黨爆發二月政爭。在臨中全會上,由於副總統被提名人李元簇引發爭議,於是對如何通過提名的方式,再度成為角力戰場,非主流的「黨內民主」旗幟於是豎起,主張票選正副總統,郝龍斌的爸爸郝柏村當時是改飾非主流的李煥串聯的對象。經過驚險的兩輪表決,係以九十九票對七十票,通過以「起立鼓掌」的方式決定副總統提名。

當權派喜歡便宜行事,從無二致,但,不論是「起立表決」要數人頭,或者經過表決通過的「起立鼓掌」,起碼都還有個確定多數同意的程序,但是像今天二○一三年,國民黨對於重大的黨章修訂,居然連數人頭、舉手,甚至起立全免,過去坐著是抗議,現在坐著卻可稀里呼嚕通過,真是此一時也,彼一時也。

十九全會,一六○三名黨代表,清點只有八六一人在場,如果要訴諸表決,不論是採取哪種姿勢,恐怕都是九趴總統心臟不可承受之重。當年的黨內民主派,現在淪落至比自己年輕時反對的對象還不如,尚不是最嚴重的,國民黨整個倒退回威權時代的反動勢力,這才是台灣民主歷程中的最大污點,一定會被記錄下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