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TM RCA 薪水

敘庫德族 民族與女權雙重革命

立報/本報訊 2013.11.10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我在14歲時就結婚了,到20歲時已經是4個孩子的媽了。」布拉希(Nafia Brahim)回想。已50多歲的她,一直努力幫助其他女性得以控制自己的人生。

根據《媒體交流服務社》報導,大馬士革東北方680公里處的卡米什利市(Qamishli)女性訓練賦權中心有12名委員,她們提供女性多方面的訓練,而布拉希是其中一名委員。

開課教生活能力 權益課最熱門

「我們為女性創辦縫紉及電腦課程,教導不識字者讀寫庫德語,也為孕婦開辦的體操課程。這些全都是由女性自行經營、專為女性服務的課程。」布拉希表示:「最熱門的課程是『女性與權益』。」

「女性解放,就從每個人逐漸了解我們確實需要解放、且能成為一個有能力過自己所嚮往生活的成人開始。」剛經歷過整個解放過程的布拉希滿懷熱忱地說。

她知道這並不容易。2011年反對敘利亞政府的行動開始之後,選擇中立的敘利亞庫德族居民陷入了與政府軍與反抗勢力兩方都發生衝突的情勢。2012年7月,他們占領了敘利亞北方以庫德族人為主要組成的地區。

女權不能等 40%女性保留席

現在,在民主聯盟黨(PYD)的領導之下,敘利亞庫德族居住地區的女性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該黨是敘利亞庫德族人的主要黨派。

「我們所有組織,無論是社會、政治或軍事性質的,都保留40%席位給女性,另外40%留給男性,而有20%則是留給不論性別的個人申請。」PYD的共同主席阿布杜拉(Asia Abdala)說,並表示敘利亞庫德族地區現在正經歷著「雙重」革命。

「在被大馬士革統治好幾十年以後,我們的反抗行動是一項民族抗爭,同時女性也逐漸覺醒。我們不會犯下錯誤、誤以為要等到戰爭結束後才能來爭取我們的權益。」阿布杜拉說道。

以教育消除父權傳統

這名資深的庫德族領袖表示,目前庫德族地區有16個協助女性的教育中心,並設有3所學院,以求「消除數千年以來的父權統治社會思考方式。」目前,庫德族女性與男性一樣,穿上了為新設庫德族警察所設計的綠色制服、垃圾處理服務的藍色制服或是具掩護性的人民防衛隊制服。人民防衛隊過去是國民軍組織,目前升格為正式軍隊。當地的女性成為戰地記者,也開始教導過去被列為禁忌的課程。

「整體而言,社會的解放從女性得到自身自由開始。我們不會浪費這個第一次能取得自身權益的機會。」民主社會運動組織(TEV DEM)發言人阿美特(Ilham Ahmet)表示。她所屬的組織是由許多小型政黨和公民組織所組成的。

雖然目前當地的女權已有明顯進步,但在卡米什利市女性中心的每個人都知道,她們眼前的是一場障礙賽。

「從2年前這個中心創立開始,我們照顧過超過150名女性。她們大多數逃離了不想要的婚姻,許多人還只是女孩。」55歲的委員會成員馬默德(Faiza Mahmud)讀著學員的基本資料:「一位15歲的女孩嫁給了37歲的丈夫,他歐打她,還把他們的兒子帶走。另一位16歲的女孩被43歲的丈夫性侵、拋棄在土耳其。像這樣的案例有好幾十件。」

「我們提供這些受害者法律及經濟援助,中介她們到中途家庭,幫助她們融入曾經拒絕她們的社會中。」身為團體中年紀最大的馬默德回想。她身後掛著一張大型壁畫,上頭是庫德族勞工黨(PKK)在獄中的領袖歐卡蘭(Abdullah Ocalan)的頭像。「歐卡蘭是中東地區唯一一個擁護女性權益的領導者。」馬默德表示,話語中展現出TEV DEM成員普遍對該游擊運動的同情和支持。

憂遭殺害 性侵受害者沉默

35歲的努哈.馬默德(Nuha Mahmud)是一名志工,她已在這裡工作7個月,照顧過許多性暴力的受害者。她表示阿拉伯和基督徒女性都會來該中心尋求協助。

「我們通常會與當地的宗教領袖協調,讓離婚容易些。對基督徒來說,這個過程通常比穆斯林要來得複雜。」馬默德說:「許多案例很嚇人,因為中東地區遭性侵的女性通常會被家人拒於門外,有時甚至會因此被家人殺害。」毫無疑問的,許多女性絕不會公開承認自己曾遭受性侵。

她的證言與國際人權聯盟(FIDH)2013年5月公布的報告一致。國際人權聯盟集合了超過1百個國家178個人權團體,而該報告譴責敘利亞境內政府軍和反抗軍犯下性暴力案件的次數,並強調對性侵的恐懼是當地女性逃離敘利亞的主因之一。

該報告其中一個結論是「在敘利亞,性暴力和其他形式性別暴力的受害者,得背負著很嚴重的社會污名。」

16歲的海珊(Aitan Hussein)十分了解這點。她是中心最年輕的志工,在處理青少女案件時總能幫上許多忙。「不同年齡層女性的夥伴關係讓我了解了女性人生經歷的過程。」一邊讀高中一邊來當志工的海珊表示。

這位初踏進社運圈的女孩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她的家人「不會給她額外的負擔,或是讓她走進這樣的婚姻。」但光是己身安適仍不夠。

「當周遭的女性被虐待時,我就是無法站在一旁、什麼都不做。」這名年輕的庫德族女性表示:「我們必須要繼續努力,直到再也沒有這類的事發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