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外星生命 訊息回收 新疆

看守台灣:反對開放電子廢棄物進口的理由(二)

立報/本報訊 2013.11.10 00:00
■黃煥彰

其四,電子廢棄物掩埋場在那裡?龐大體積的電子廢棄物需先拆解,以獲得其中最有價值的晶片、銅、銀、金等,而其他含有毒金屬的廢棄物往往被任意傾倒在鄰近地區,通常就在農田或甚至飲用水源的周遭。環保署政策竟然選擇犧牲全民乾淨的土地、河川與空氣品質,來換取少數財團的利益。回收1噸電子廢棄物約可提煉出300克黃金、1公斤銀、150克銅。但經拆解大量電子垃圾何去何從?環保署沈世宏署長告訴人民,台灣每年有380萬到700萬立方公尺不適合燃燒的廢棄物、爐渣、營建剩餘物,須進行最終處置,但國內公營及民營掩埋場大概3至4年就會達飽和。台灣面對龐大的電子垃圾其妥善掩埋場在那裡?

最後,電子廢棄物的毒物將暗渡陳倉:電路板、電子零件等之電子廢棄物含有許多有毒污染物質,比如應用於電鍍的氰化金鉀,重金屬如鈹、汞、六價鉻、鎘、鉛、鋇,聚氯乙烯等塑料的相關污染物(塑化劑與重金屬類安定劑等)與溴化阻燃劑等。以鉛為例,鉛被使用在印刷線路板的焊料中,另外鉛的氧化物則被使用在陰極射線管中。即使非常少量,鉛的洩露仍然會導致兒童的智力損傷,還會傷害成人的神經、血液與生殖系統疾病。印刷線路板中的另一要素是溴化阻燃劑(85%的電子廢物,包含溴化阻燃劑),為一種環境賀爾蒙,孕婦體內如果溴化阻燃劑含量偏高,會影響到嬰兒的學習、記憶能力與動作的協調能力,另外溴化阻燃劑還會影響甲狀腺與荷爾蒙分泌系統,在拆解過程中的一些粉塵顆粒物也會對工人的健康帶來不良影響。

二仁溪下游流域,從50年代末開始,即有許多居民以露天燃燒廢電線、電纜,再以酸冼來回收銅為生,漸漸的回收種類增加,舉凡電器廢料、IC板、電話交換機,都成為料源。舉例來說,進口8噸的電話交換機廢料大約值48萬元,可提煉出100兩的鈀,一天一個工作組可獲利30萬元。但為了萃取重量百分比不到0.1%的鈀,每月一個工作組要處理2,400噸的廢料,然而焚化後不但造成嚴重的空氣污染,廢酸則深深的污染了二仁溪,所遺下大量的灰燼、爐渣、廢棄物一車車往二仁溪倒。白天像個髒亂的大垃圾場,夜晚則黑煙裊裊。

面對這歷史的悲歌,政府各部會用於二仁溪下游流域的污染清除費用前後已超過30億,然至今尚未清除完畢。除了多處污染區尚待整治,二仁溪的底泥污染也完全沒有被清除,這個教訓告訴台灣人,少數人的財富,不應以犧牲乾淨的空氣、土地與河川來換取。同時錯誤的決策不但違反世代正義,還會對後代子孫留下「痛土悲歌」。

(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系副教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