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哈巴狗電台:車神(下)

立報/本報訊 2013.11.10 00:00
■陳真

有人說,《落日車神》的導演Nicolas Winding Refn是「丹麥的昆汀塔倫提諾」,但我看他誰也不像,有自己的電影語言。若要說相似性,跟荷索或朴贊郁距離也許要近些,跟昆汀塔倫提諾倒是相去甚遠;幾部作品都有著一種濃濃的存在主義氣息,就如本片主題曲所唱「Be a human being」(當一個「人」),那才是「真正的英雄」。

給他扣這麼一頂存在主義的大帽子,實屬不敬。存在主義者往往不喜被人如此定位,因為「存在」也者,抗拒定義,排斥分類。我就是我,「我」無法化約,不是任何東西的總和,不屬任何分類;「我」這東西,既無法比較,也沒法打分數,不屈從,不匍匐;我走我路,不依軌道運行。

但一般人很乖的,乖到難以想像。你往地上畫出條跑道,他就像顆人造衛星那樣,沿著軌道運轉,顧盼自雄,洋洋得意;看到有人落後或在跑道外看風景,他還同情人家,覺得自己能力很行、很幸福呢。

聽起來,彷彿存在主義者個個像車神那樣離群索居,離經叛道,倒也無此意涵。所有這一切哲學陳述只能做形上解,而不是一套生活指南或行為準則。存在主義排斥客觀,鄙視專業,厭惡分析,拒斥教條,但反對的不是某種行為,而是某種對於生命事物的既定評價與態度。或許應該說,令人厭惡的不是客觀,不是專業,不是學術,不是教條,而是客觀兮兮,專業兮兮,學術兮兮,教條兮兮。兮兮也者,對於既定事物的可笑膜拜與遵守,使生命失溫失真,使人變成鬼,變成「一條蟲」;蟲是面目模糊分不清誰是誰的。(維根斯坦曾禱告上帝,求神讓他「從一條蟲變成一個人」)

維根斯坦一直被認為是個分析哲學家,但他不是。他說:「分析哲學家就像努力剝洋蔥企圖尋找洋蔥的人。」洋蔥就在眼前,連想也不用想,用眼睛就能看得到。在我看來,維根斯坦倒比較像個存在主義者。他對人的最高讚譽是「他像個人」。也許基於臭味相投,他曾推薦許多作者,大多具存在主義色彩,例如William James、齊克果、托爾斯泰等,旁人問起推薦理由,他總是說因為作者「像個人」。

常有人為無謂之事誇我,聽了實在刺耳。做那點事算什麼?要我喪命都行。不為別的,只因我如此活著。活命容易,活著卻很難。王爾德說得對:「活著是世上最罕見的事。」凡是在這蒼白世道上活得不耐煩,凡是對生命還抱持著一點熱情的人,都該買票進場,當做是進去做一場與現實有違的白日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