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柏林愛樂來了!拉圖難忘台灣熱情

民生@報/陳小凌 2013.11.07 00:00
圖說:柏林愛樂交響樂團指揮賽門拉圖開心來到台北。陳小凌/攝影。

【文/陳小凌】柏林愛樂交響樂團今天三度訪台,指揮賽門拉圖(Simon Rattle)開心地說,「柏林愛樂能選擇要去哪裡演出,但不管去哪,一定得來台灣,台灣觀眾是世界上最棒的,台灣觀眾擁有深度知識及對音樂的渴望。」

記者會上有人提到賽門拉圖的任期,許多人疑惑為什麼只到2018年便不再續約?對此,拉圖幽默的說:「其實到2018年時,我就已經做滿相當於美國總統的四個任期了──怎麼會有人嫌四個任期短呢?」拉圖表示,未來五年的任期,他依然會非常努力的去完成他和樂團的理想,帶給全世界更好的音樂。

若要比較伯明罕交響樂團和柏林愛樂,拉圖說:伯明罕就像純淨的白酒,非常滑順;柏林愛樂則像濃烈的法國紅酒,十分濃厚香醇──這兩種聲音都是我們所需要的。對於指揮家而言,能夠聽到不同的樂團演繹同一首作品,是非常幸福的事。指揮家可以從中體會到,而身為指揮家,最重要的功課不是把腦中想的套用到樂團上,而是聆聽樂團能帶給聽眾什麼樣的聲音。

談到領導樂團的理想,拉圖點出面臨多變的21世紀,樂團需要承接的使命:「我們需要更多的接觸年輕人,推廣教育。在台灣、在世界各地,我們從他們的眼中看見了對音樂的熱愛。因此我們成立了數位音樂廳,這是古典音樂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因為它讓古典音樂透過一個最適合這個時代的方式,傳遞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拉圖也強調,對於曲目的選擇,柏林愛樂當然需要繼續把經典核心的曲目帶給聽眾,但是也需要不斷的拓展曲目範圍,讓世界聽見更多美好的當代樂章。

拉圖說:此次演出的「春之祭」就像是一個來自大地的作品,彷彿是一隻野獸從地裡破土而出,展現完全異於既有音樂的狂放姿態和神采。它是這麼的稀奇,這麼的獨特,對這麼值得被人珍藏──即便它是一隻外表嚇人的野獸。拉圖說自己指揮樂團演奏這首作品時,他心裡想的只有一件事:「我該如何深入的去理解這個作品、如何適切的和音樂家表達這個作品,才能夠把作品的美與價值,傳遞給坐在台下的每一個聽眾。」

談到連續兩次都選擇布魯克納作品,拉圖表示布魯克納對於柏林愛樂而言,一直有重要的意義。除了有許多布魯克納的錄音、更重要的是:「對於一個19世紀成立樂團而言,布魯克納作品述說著19世紀的語言,呼吸著19世紀的空氣;透過柏林愛樂的演繹,表達出如呼吸般自在、而充滿能量的生命力。其實不同曲目之間是可以相輔相成的。透過樂團的演奏,你可以在舒曼的樂章中,聽見布魯克納的音符如詩歌一般緩緩流進樂句中,讓人驚歎、動容。」

柏林愛樂總經理霍夫曼(Martin Hoffmann)也說,他很開心、驕傲來到台灣,2011年來台演出,對所有音樂家和樂團來說,都是非常棒的經驗,當時就決定要在短時間內再回台灣,對柏林愛樂來說,2年內再度造訪同個地方是非常短的時間,他們深深感受到台灣觀眾的熱情與音樂涵養。

霍夫曼還說到,2005年在台北中正紀念堂外戶外轉播,成為日後柏林愛樂成立數位音樂廳的發想來源,台灣因此成為柏林愛樂音樂歷史的一部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