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Google 中油 工人

非洲科技入教育 應與教師聯手

立報/本報訊 2013.11.06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教育專家溫特斯(Naill Winters)在《衛報》專欄上寫到,行動電話革命只有在與現行教育體制合作的情況下,才能增進非洲地區學生的學習並消弭貧窮。

幾乎所有人都聽過橫掃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行動電話革命,例如行動轉帳或行動健康照護等服務,希望這些科技能改善這些人民的生活,例如健康、教育、金融和女性的社會地位等。

單推科技 恐再致弱勢邊緣化

然而,知識管理專家波寇克(Pier Bocock)表示,生產及行銷這些科技產品的公司以及實際採用產品的民眾之間,出現了廣大的斷層。但媒體仍天花亂墜地大肆宣傳這些科技產品的普遍性;且在某些案例中,這類行動計畫實施的方式會讓弱勢者更加邊緣化。

溫特斯以撒哈拉以南地區教師和他們在行動學習計畫中的角色為例。他問道,是否有人曾聽過這個地區的教師真人實證說明,透過行動電話,他們的教學確實有了根本性的改善?而且他所說的並非那些包裝完美的宣傳式訪問。

第2個問題是,你曾聽過多少次,非洲地區的教師訓練不足、教學動機不強、公共教育體制成效不彰?溫特斯表示,後者這種說法出現的頻率絕對高於前者。

溫特斯擔心,教育制度有缺陷這點,可能讓某些人在設計及發展行動學習裝置上排除教師,並將之合理化,使得教師的聲音被邊緣化。行動通訊供應商GSMA就把教師形容成與進步和創新無緣的職業。而教師所面臨的困境則反過來變成他們受到批評的原因,而不是成為大眾探討、尋求解決問題的動力。

其中一個例子是,科技界公開地大力支持2013年TED大獎得主米特拉(Sugata Mitra)對於自我教學及同儕知識分享的研究,儘管這項研究能否真正實施仍受到教育界研究者和實踐者的質疑。

溫特斯表示,為了要將科技運用到教育中合理化而貶低教師的專業,是一大錯誤。除此之外,我們也需要創造一個另類觀點,找出教師在行動學習中的價值並優先落實。

釐清教育目標 強化教師角色

首先,我們應該認知到,要支援教師參與行動教學,將是一項混亂、漫長又耗費資源的活動。認知之後就要有徹底改善的決心,畢竟沒有神奇的科技解藥能夠解決教育問題。

其次,大眾應該要了解,撒哈拉以南非洲許多教師是在極艱困的環境下工作,應該要先進行研究,了解這些限制如何影響他們教學。

舉例來說,去年坦尚尼亞的一項研究發現,當地教師也希望加強他們的專業並得到尊重,但他們受限於有限資源以及日常生活的壓迫,還要面對當地課堂人數比過高、學生營養不良、教師薪資過低、教學工作高壓又負荷過重等問題。

第三,溫特斯建議可從「每個孩子一台電腦」這項計畫中學習。由於缺少教育部門的參與合作,這項計畫被普遍視為一個失敗經驗。溫特斯認為,教師才是協助學生善用行動學習裝置的關鍵,有教師的合作才能往成功邁進。教師需要在這個多方合作關係中占一席之地。

減少科技中心思想

很明顯地,不管在行動學習計畫或整體教育中,都需要投資更多經費於教師訓練。

溫特斯認為,在設計、發展及應用行動教育推廣中,要讓教師成為更關鍵的角色必須做到3點:第一是要重新釐清行動教育計畫的目標、第二是要增加更多參與式規劃,最後是減少科技中心思想。

要釐清行動教育目標,需要某種程度的自我理解。我們知道有許多行動學習計畫都是由企業社會責任預算的大型捐款所支持。這通常表示,整個計畫的核心角色是非專業贊助者而非教師。如果企業資助者後退一步,那麼教師就能取得更中心的角色。

然而,教師角色被強化後,若沒有合宜的方式來支援,也無法運行得宜。發展工作中採用參與式規劃最早能追溯至1970年代早期,現在仍使用其中的許多方式,包括在2015年後發展目標辨論中,給邊緣化族群一個發聲機會。

此外,目前有一個相當活躍的人智電腦互動發展社群,正推動以使用者為中心的科技設計、使用及評估。溫特斯多年從事教育科技的工作,以及目前協助訓練肯亞健康工作人員的計畫中,都廣泛地採用了參與式規劃來幫助設計、發展行動學習介面。

而科技中心思想,或只著重內容層面的解決方式應該要被揚棄。研究已經證實,光靠科技無法改善教育。

溫特斯認為通往成功的道路很明確。要揚棄教師被邊緣化的風險,只有靠著了解教師教學實務、與教師一起合作開發、並提供教師適切訓練,而結合現行教育體制的行動學習計畫應優先獲得資助。唯有這樣,行動學習計畫才能發揮效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