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第三隻眼睛:民主的困惑

立報/本報訊 2013.11.04 00:00
■張翠容

最近柬埔寨再次審訊紅色高棉領袖喬森潘和農謝,這令我想到該國在後紅色高棉時代的民主進程。

我的第一本書其中一章,正是有關我在柬埔寨的報道。我第一次踏足該國是1997年,當時我前往那裡採訪大選活動,那張大選採訪證仍然掛在我書房門後。

那一次大選較特別,由聯合國安排,好讓給政變推下台的原第一總理拉納烈王子,結束流亡泰國生涯,回國與原第二總理洪森再拗手瓜。

軍人出身的洪森,在1996年以軍事政變手段,推翻拉納烈,獨攬執政大權,這當然不見容於國際社會,要求來一次大選之聲不絕於耳。

其實,國際社會當時對這小國政情高度關注,是有原因的。這由於紅色高棉正在聯合國監督下,一步一步解除武裝,苦難的柬埔寨正式踏入民主進程,吸引了大批西方傳媒進駐該國採訪,外國救援組織也多了起來。

屈指一算,這已是16年前的事了。

在王家衛的《花樣年華》裡,結局時畫面突然出現柬埔寨的吳哥窟,梁朝偉把耳朵貼近吳哥窟小洞,他真的在小洞埋下祕密字條嗎?這鏡頭已成經典,而且藏在觀眾心裡,待王家衛解碼。

一年復一年,王家衛沒有給我們後續故事,讓時間靜止在某一刻。

但,靜止的何止是電影鏡頭。諷刺的是,整個柬埔寨政壇過去也似乎靜止了,至少在我於1997年結束採訪離開該國後,一切都沒有變,風亦吹不起樹葉沙沙作響,空氣中一股鬱悶。直至今年7月大選,反對派領袖山嵐西結束自我流亡生涯回國。他,依然愛作合十姿態,溫柔的外表卻竟然在自己土地上刮起一陣旋風。

大選過後,他指控選舉舞弊,帶領群眾上街示威。而抗議之聲至今不休,實屬罕見。這個小國,是否正處於暴風雨前夕?

或許真的是時候了。總理洪森把持朝政已經有28年之久。當我在電視看到他時,實在不敢相信,仍是他?!他已出現老態了,身材也走了樣,但他領導的人民黨永遠都是國會第一大黨,而他則永遠是總理。

他的死對頭拉納烈王子曾與他對抗,未幾亦退隱江湖。自他的父親施亞努國王走了,他從此更匿跡消聲,讓洪森獨霸政壇。奇怪的是,西方對洪森沒有哼半句,卻指責在生時的前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連續執政13年太久了。

一位領導人久坐權力位置是否一定會腐化?洪森的獨權偏偏有民主程序為他作擋箭牌。然後,一年復一年,這個國家依然故我,政壇動也不動。

有趣的是,連反對派亦沒有新臉孔,要靠山嵐西作舵手。洪森與山嵐西原屬上一代人,今天竟仍是他們的世界,柬國民主哪裡出了錯?

(資深戰地記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