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關八 世足 分屍

政治處理司法 果真引火上身

中時電子報/楊毅/特稿 2013.11.03 00:00
在檢方起訴黃世銘的那一刻起,就已彰顯了「法治」重於「人治」,「程序正義」遠勝「實質正義」的民主憲政精神。黃世銘要不要下台、府院黨要不要切割,其結果無論如何,馬英九和執政黨都已是遍體麟傷,差別僅在於損害控制的程度。

對馬英九和國民黨,此時是否切割黃世銘,都將面臨兩難困局。若選擇斷尾求生,好處是國民黨可止血,但當初馬和支持者所堅持的大是大非與司法正義,豈非不攻自破?萬一屆時法院一審判決黃世銘無罪,國民黨又將情何以堪?

反之,若選擇力挺黃世銘,則可能賠上國民黨整體形象及檢察體系公信力,難保黃又再「擠牙膏」式自爆,或遭人爆出其他違法濫權問題,案情將向上延燒。

相同情境,也曾出現在9月初特偵組揭露王金平涉司法關說案之際,一開始國民黨同樣陷入如何處理王的難題。但堅定捍衛司法紅線的馬英九,不待檢評會、監察院或國會自律調查結果出爐,隨即親上火線「鍘王」。

閣揆江宜樺更直言,若王繼續留任院長,在公正性和政治信任受質疑的情況下主持預算審查,一定會有很多爭議。

試問,對照現在位居要津,職司指揮監督全國1千多名檢察官的黃世銘因洩密罪官司纏身,適不適合再繼續領導所有檢察官?未來檢方辦案的獨立和公正性,是不是也會產生爭議?

光是上述要件,早就構成黃世銘請辭的充分理由,遑論其領導威信重挫,斲喪人民對檢察體系的信賴及觀感。

更何況,起訴書中抨擊黃的作法「陷國家元首於不義」,當黃夜奔總統官邸、馬急叩江宜樺、羅智強等人轉告,也留下爭議話柄。

解鈴還需繫鈴人,當初爆發司法關說,馬英九用司法來處理政治問題,如今面對黃世銘洩密的司法爭議,是否也該發揮政治智慧和道德勇氣來解決?馬、黃兩人都該好好地想一想。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