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余光中 吳宗憲 黑嘉嘉

蘇治芬、劉建國相煎何太急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3.11.01 00:00
民進黨完成雲林縣長初選提名,確定由李進勇出線。只是,最樂見這項結果的人,恐怕不是有機會扮演「地下縣長」的蘇治芬,而是張榮味家族。

因為,不具個人魅力、缺乏政治實力、爆發力不足的李進勇,無疑是張麗善的「最佳助選員」;更重要的是,當蘇治芬挾行政資源,並號召綠營天王,以近乎黑幫圍剿的手段,將劉建國趕盡殺絕後,民進黨在雲林這一役,注定將走入假性團結,為可能的敗選敲下第一道裂痕。

所以,如果2014年底,民進黨不幸掉了雲林這一席,對同志殺紅眼的蘇治芬,必須扛起所有敗責。

在歷經廝殺後,民進黨公布第一個七合一初選的提名結果:雲林縣。當天下午,劉建國、李應元,面對敗選雖然盡可能地壓抑情緒,保持風度,但兩人卻不約而同的在聲明稿中提到,此次初選過程發生許多爭議,民進黨中央應以智慧詳加調查。用字遣詞看似平和,但對於蘇治芬的「粗殘」,劉建國、李應元及不少人綠營人士,其實是既憤怒又無奈。

因為,對李應元來說,蘇治芬是把政治承諾視為無物的前輩。2008年,當民進黨因扁貪腐而失去政權之際,李應元在蘇治芬的邀請下,回到雲林擔任副縣長,準備被培養為下屆接班人。結果,事後蘇治芬卻以「回應支持者期待」為由,晃點了李應元一次;直到現在,等了四年的李應元,又眼睜睜看著蘇治芬改挺去年立委選舉時,敗給張嘉郡的李進勇,政治誠信何在?

而對劉建國而言,蘇治芬則是為了延續個人政治能量,不惜斬斷母子情分的「母親」。

不可否認,被蘇治芬從地方民代提攜成為國會議員的劉建國,此次堅持參選,確實讓蘇治芬有種「小孩翅膀硬了」的背叛感。但是從情感面來說,2008年時,當蘇治芬因涉及貪汙案遭羈押坐黑牢時,是誰代表蘇治芬陣營出面奔走喊冤?

況且,政治講究實力,當劉建國的政治版圖跨足至中央後,無論是理性問政能力,抑或個人形象的營造,確實是超乎不少人的預期。所以,這也是他為何能在綠營謝系、新系,及藍營張榮味家族的三方夾殺下,還能在這次初選民調衝出近24%的支持度,僅落後李進勇6%。

或許,當初蘇治芬真的是「支持者盛情難卻」,才擺了李應元一道;也或許蘇治芬是為了讓劉建國「守住山線立委席次」,不得以只好忍痛斬斷母子情。問題是,難道李應元就沒有支持者?又或者,如果蘇治芬這套「政治人物只能固守既有版圖」的邏輯說得通,那麼,劉建國在2009年時,就應該繼續留在地方當議員,而不是爭取立委補選的機會。

同時,蘇治芬在2004年時,也應當遵循這套歪理,繼續爭取立委連任就好,而不是力拚隔年的雲林縣長選舉。

換言之,任憑個人私心利益作祟,強壓同志向上出頭,是黨內人士對蘇治芬的怨懟。至於外人,又是怎麼看蘇治芬?

就拿過去半年的例子來說,蘇治芬作為現任的雲林縣長,於公,本應保持行政中立,不應介入黨內初選;於私,作為黨內頗具輩份的前輩,理應保持高度,盡可能不對特定候選人有過度偏頗的支持。但是,蘇治芬卻完全背叛了這兩項基本原則。

首先,過去這段期間,地方不斷有傳聞直指縣府動用資源,要求村里長支持李進勇,雖然這種檯面下的運作難以獲得證實,但確實已讓行政中立性備受質疑。

再者,蘇治芬不僅從頭到尾毫無避諱地支持李進勇,也透過臉書調侃劉建國、李應元「不要忘了自己的體重」;甚至到了初選前夕,還找來綠營兩位南霸天陳菊及賴清德,公開替李進勇站台,拿核子武器在黨內初選引爆,轟炸的對象還是自己人,難道蘇治芬忘了自己還是縣長嗎?這種任由個人愛恨情仇而出現的鬥爭方式,難道蘇治芬沒想過這會成為「不團結的民進黨」的傷痕嗎?

更嚴重的是,雲林基層盛傳,李進勇陣營為贏得民調初選,不惜教導選民以謊報年齡的方式,獲得民調的加權計算。這種不擇手段、見不得光的技術性犯規,是一位有意挑戰縣長職務的人應該做的事嗎?如果發動九月政爭的馬英九知道以上這些事,恐怕也是自嘆弗如。

結果,這些缺乏政治道德的手段,全都成了外界質疑蘇治芬的問題。而且,即便到了現在,整個綠營卻沒什麼人敢公開譴責,這難道不令人心寒?

同時,面對這些問題,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有作為嗎?整個過程,這位領導者眼見黨內上演大欺小、強欺弱、眾欺寡的不正義行為,卻還自顧自的坐上觀,放任內部搞內鬥,請問這種黨真的還有資格代表老百姓扮演正義的聲音嗎?還是,這已經滲透整個黨的血與肉,成為文化的一部分,所以蘇貞昌會沒有感覺。

可笑的是,面對蘇貞昌的不作為,蘇治芬還曾公開批判他腦袋沒主張;但是,蘇治芬可曾想過,又是誰讓雲林陷於分裂邊緣?

如果說,無情的政客,最後還是可以取得勝選,那麼,在以戰功論英雄的民進黨內,這些話不過是幫李應元、劉建國吐吐苦水罷了。但是,李進勇真的能贏嗎?

過去這段時間,蘇治芬挾縣政資源及天王牌圍堵劉建國,結果李進勇卻只贏對手6%,不表態的還高達28.6%,幾乎與自己的支持度相當,這當然是一種警訊。

另外,當初蘇治芬之所以能贏得連任,關鍵在於司法案件爭議炒高她的政治行情,再加上藍營派系整合出狀況,張家選擇退出,她才逆勢獲勝;但經過近4年來的運作,當團結的國民黨,遇見了既無法凝聚內部人和、實力又不強的李進勇,雲林會不會就此變天?

初選的本質,雖然是敵消我長,但是,當有人將它變成一種你死我亡的零和賽局時,這場初選恐怕就只有內耗,對擴張選票是毫無幫助,親痛仇快。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所以,雲林經驗,對綠營接下來其他縣市的初選,無疑不是一本血淋淋的啟示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