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斷交 川金會 共機

羅致政:不會把黨內的太陽 拉到選戰中

新頭殼newtalk/新頭殼newtalk 2013.10.30 00:00
新頭殼newtalk2013.10.30 林朝億/台北報導

對於過去被視為小英人馬,參選新北市長的東吳大學教授羅致政接受新頭殼專訪時指出,他這次參選,不會把黨內太陽、派系拉到選戰中。不過,他支持蔡英文參選2016總統,因為他認為,蔡英文能帶領全黨打贏選戰。至於面對行政資歷比他豐富的強敵游錫堃,羅致政則說,他不會用「世代交替」字眼,而是會用「世代責任」;也就是他們這個40、50歲世代要有使命感扛起責任,也要證明自己有能力扛起責任。

羅致政曾於2012年參選新北市板橋選區立委,卻沒當選。對於僅有一次參與大選經驗,知名度與從政歷練都不足,憑什麼說服選民支持?對此,羅致政說,新北市長選舉離現在還有一年多時間,若黨確定提名,一旦進入大選,他不會擔心知名度問題。

至於參選、從政歷練不足,他說,雖然上次立委選舉失敗,但未必是負面經驗,因為這也讓他重新檢討失敗原因、團隊的重組。例如,蔡英文第一次參與的大選也是新北市長,雖然失敗,但馬上成為總統候選人。所以過去成功或失敗的經驗,並不一定能保證下一次的成敗與否。

相較於游錫堃的「輩分」,羅致政說,民進黨從來就不是像國民黨一樣,什麼都要論字排輩的政黨。民進黨創黨的精神就是努力開拓、打天下,他覺得自己還保有民進黨最傳統的精神。「民進黨的創黨主席,那個有當過主席的?」「民進黨跳出去選直轄市長的,有多少人過去有行政經驗?也沒有」。一旦民進黨成為論字排輩的政黨,就會跟國民黨越來越一樣。

羅致政說,國民黨裡有行政經驗的比民進黨更多。郝龍斌、胡志強都有行政經驗,但台北市長、台中市長幹得怎樣?

羅致政說,選舉過程是個推銷願景的過程。在正常的政府體制下,如果領導人有明確的願景與方向,那個文官體系是可以幫你發聲的。所以候選人最重要的是要創造那個願景與想像的空間,然後去說服選民接受。

至於他的「新北願景」,羅致政說,就是必須「歸零思考,並再生」。否則僅能是東補西補、拉皮而已。很多人說新北市「只是個回家睡覺的地方」,是個衛星城市。但他認為,受到中間卡了一個台北市的影響,新北的認同感沒了。

但羅致政也說,不必硬要「變成一個新北」,他可以是「珍珠項鍊」,要讓每個珍珠表現他的特色。例如中永和可以是文化創意、鶯歌是陶瓷陶藝、板橋是藝文中心,也就是以區塊的特色來呈現。讓新北市成為一個驕傲的城市,這樣認同就會出來。

至於新北市要不要跟台北市合併,羅致政說,這應該從台灣的國土規劃來思量。更重要的是要中央把權與錢下放給地方,這比合併更迫切。

如果被提名,會不會要求朱立倫必須承諾不選2016總統?羅致政說,他的選戰主軸不會放在這裡。但「一般市民也會這樣問」,所以他也會幫市民提問,因為朱立倫如果去選總統,也會遇到新北市長補選的問題。

羅致政曾擔任蔡英文選2010新北市長的發言人之一。但當初蔡英文也沒回答「要不要選2012總統」。羅致政說,候選人如果不回答這問題,就得面對市民的考驗;但「這到底是不是小英落選因素,誰也不知道」。當初團隊裡有人建議,但有人不建議回答,這個就必須候選人自己判斷。

但當初羅自己的建議為何?他說,這是候選人的決定。做為當時的幕僚之一,他不會回答這個問題。

羅致政長期被歸類為蔡英文人馬。這次參選,蔡英文有無力挺?他說,有向蔡英文報告,蔡則鼓勵年輕人出來,也祝福。她當然不會這樣說「羅致政是我力推的」。

羅致政說,他認為自己這個世代要扛起責任,「不會把黨內這種太陽、派系,拉到選戰當中」,這樣會模糊焦點。他不願用「世代交替」概念,而是認為,他們這些40、50歲的中青壯世代總要表現出使命感,要承擔責任。至於有沒有承擔的能力,則要證明給大家看。

羅致政說,他要用「世代責任」,是要扛一個責任,而不是要取代對方,這是沒有對立的關係。所以老一輩要出來競選,他也很歡迎,他有他的優勢。但羅則是要證明「我應該扛起這個責任」,因此,「我不會針對游院長說他老了,要把他換了」。

對於自己的優勢,羅致政說,他作為一個年輕的世代,更有機會爭取年輕人的支持。他也做過相關民調發現,社會氛圍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來扛起台灣的責任。而從白衫軍、公民運動,幾乎都是年輕人在主導;此外,在開闢年輕、婦女、中間選民上,相較於其他候選人,他的機會與潛力是比較大。

至於如果成為新北市長候選人,而蔡英文若也想投入明年5月改選,會不會支持蔡英文?羅致政說,他不回答假設性問題。但外界看他是「英系人馬」,他坦承說,長久以來,他的態度很清楚,「我是挺小英的,不管她選什麼,我支持她,雖然她現在沒有表態要選什麼」。而2016,他是挺小英的,因為他認為,蔡英文最有可能勝選,能帶領民進黨打贏選戰。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