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失去執行長對Apple是災難,為什麼對Google不是?

WIRED.tw/林 克 2013.10.29 00:00

photo:Robert Scoble/flickr

股價是市場對企業信心的指標,尤其對瞬息萬變的科技業更是如此。關心Google動向的讀者,應該對一年前Google的「黑色星期四」記憶猶新。

去年十月Google在第三季法人說明會前夕,因為印製營運報告的印刷廠出錯,讓Google的收益較前年同期衰退20%的消息提前洩露,引發市場恐慌,為避免無量下跌,Google申請暫停交易兩個半小時,收盤拖累NASDAQ指數跌落1%,最後由執行長佩吉(Larry Page)公開道歉作結。

今年10月18日發表的第三季財報,在同樣的場合,Google攤開的營運報告已轉為一片好景:淨利較去年同期成長36%,29.7億美元入袋,主要收入的付費點擊廣告比去年同期收入增長了26%,較Q2大幅成長了8%。

執行長佩吉同時在法說會宣佈一項重大消息:由於聲帶麻痺的宿疾逐漸惡化,爾後他將退居幕後專心於重大決策,不再出席類似場合;據信,這將是漫長的告別,但是對沒有佩吉的Google,市場的反應又是如何呢?

財報顯示Google快速適應市場變化,深耕搜尋本業有成

令人意外的是,不像Apple,股價會隨執行長賈伯斯的健康狀況激烈起伏,在執行長歿後還一直陷於市場對其創新能力的質疑。

在佩吉宣佈暫退幕後,股市對Google的獲利能力仍深具信心,當日股價受營運績效鼓舞,一飛沖天上漲13%,漲破美金1,000,幾乎是Apple股價的兩倍。

據Cisco的《2012-2017年網路展望報告》,2011-2012年間全球行動網路裝置的網路流量,大幅成長70%。由於網路流量猛然轉向行動裝置,原本稱霸桌上型系統瀏覽器廣告市場的Google也大受衝擊,引發去年「黑色星期四」的Google崩盤危機。

但是Google今年的營運報告顯示,Google 透過對搜尋業務的創新,與佔營收2/3以上,針對行動上網市場的關鍵字廣告AdWords的更新,在一年之內已經成功適應市場環境的丕變。

透過主要指標,點擊廣告收入的增長,代表Google透過孜孜不倦收集分析使用者行為,追求的因地制宜「客制化」,針對不同情境鎖定用戶精確投射廣告的企圖已擘有成效,讓廣告主更樂於在Google的廣告平台挹注更多預算。

更不用說市佔率達到67%的網路搜尋引擎本業,與Android平台將近80%的高佔有率,這些堅實基礎,對於Google 的營運更是錦上添花。

Google與Apple最大差異

創辦人佩吉替Google定調了「技客精神」、企業願景與信條。當他隱退,手上的工作自有其它優秀的人才與機器會替他完成。

Google的寶藏存在它散佈各地的資料中心內,億兆筆使用者留下的行為軌跡,機器永不歇息地自動收集分析,每一秒都讓Google與競爭者的領先差距越拉越遠,完全不受任何環境、人事異動影響。

反觀Apple,過去一直仰賴賈伯斯對於人機互動、消費者需求的洞見,他更是鎂光燈下的巨人,可以讓觀眾為他端出的產品失神尖叫——賈伯斯就是Apple;猶如艾夫爵士(Sir Jony Ive)是今天Apple極簡風格的代言人。

天才洋溢的領導人卻讓Apple陷入「人亡政息」的風險當中。消費市場永遠都需要新鮮的刺激。仰賴會才枯思竭的「人」驅動,Apple的創新能力難以永遠維持高檔,足以餵飽對創新題材需求若渴的媒體,與市場白熾化競爭下被寵壞的消費者胃口。

像是Google這樣對旗下產品與服務的漸進式創新,或許不像Apple那樣具衝擊性,但是能確保企業的長治久安;Google也不忘將盈利轉投入各項創新計劃,永遠替企業在面對「破壞型創新」競爭時留下活路。這是值得我們欽佩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