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TM RCA 薪水

穿林打葉集:量化評鑑亡國論

立報/本報訊 2013.10.24 00:00
■李安吉

歷任財政部長、商務印書館總經理及董事長、考試院副院長及行政院副院長的國學大師王雲五,一生以自學為主,此外只受過函授教育。他曾編印《王雲五大辭典》,出版《萬有文庫》,在填履歷表時,教育一欄總是寫著:「識字」。

又如魯實先,被大麓中學勒令退學,在家延師讀書。剛過弱冠,即撰《史記會注考證駁議》,批日本學者瀧川龜太郎《史記會注考證》。國學大師楊樹達本欲駁之而未作,見魯文,自認不及,讚其「超越前儒,古今獨步」,推薦至復旦大學任教。由於年紀每每小於學生,被稱為「娃娃教授」。曆算、文字、史記,號為三絕。

這兩位先生既缺學歷,更缺期刊論文,依我們現有的評鑑認證制度恐怕連考大學的資格都沒有。反觀我們現在大量生產的大學生,連簡單的「數載」一詞都不能理解,還要託詞為文言文或古文以致難解。整體國民的文化水準到底在評鑑的大旗下要低落到何種程度呢?

僵化、格式化及數量化的制度充斥於如今的台灣社會中,與公部門的打交道的過程,要先學會寫研究報告,之前國科會的研究申請表格繁複,已導致許多教授因而過勞死,之後申請過程除了改了截止日期外,不見任何改進。獲得補助的訣竅和必要條件就是大量發表乏人引用的期刊論文。但荒誕的是,結案報告要求有所謂的簡易報告,相對於二、三十頁的申請書,簡易結案報告僅需薄薄的四頁即可交差。

專職文化事業的文化部,在文創方面,不思主動扶植需要的藝術家或文創人,也不考慮其業務的獨特性,平移了其他部門的申請書文化。一個藝術新秀如要申請該單位補助新作發表,空白的申請表格就洋洋灑灑的長達11頁,其中項目也是極盡計量評鑑的精神,需有得獎記錄、可觀的學經歷、令人困惑的項目如「計畫進行方式」是指創作進行方式還是指展演方式、「計畫執行進度」是否可以填入視補助金額決定,錢多快一點?費用方面的項目更是匪夷所思,新秀能知道他的門票能賣幾張、版稅能抽到多少、作品能賣多少還有紀念品的收入若干?填完表格後,可厚達三、五十頁,何等壯觀!試問文化部諸公:一個新秀能知道這些嗎?一個賠錢收支不平衡的展演就不予補助嗎?還是你也希望藝術家或文創新秀加入你們開空頭支票誇大不實的行列裡,將收入大大灌水,以提高獲得補助機會?如此荒謬的申請表,讓眾多文創人卻步,也造就擅長等因奉此的商業機構及財團的康莊大道,公家機構的敷衍及老大心態在此表露無遺。

國之將亡,必有妖孽。台灣處處可見的不務實、不進取、敷衍作假,其源頭都來自量化評鑑這個大妖孽啊!

(大學教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