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當我們「老」在一起(三) 幸好有你!

誰能讓老憨父母安心離去?是他!他們是一群1980年後出生,常被外界貼上標籤的草莓族,他們的身份可能是社工、是就業服務員甚至是替代役男,他們撕去負面標籤,成為除父母外,憨兒的背後的一股年輕力量,幸好有你!憨兒父母才能安心放手,但也因為憨兒,青年在工作中看見自我價值,憨兒與青年就在協助與被協助間,彼此交集。

◎憨憨記者團,首次粉墨登場

你可能聽過憨兒麵包坊、憨兒餐廳,但是,你有聽過憨憨主播嗎?

四月十日這天,中央廣播電台非常熱鬧,來自桃園的真善美社會福利基金會12位成年智能障礙者組成的「憨憨記者團」,正式坐上中央廣播電台主播台,我們來聽聽他們的表現怎麼樣?

阿儒說:『(原音)我希望可以當主播,很高興認識你們,我想聽聽你們的聲音。』

『(問:我們看到你流眼淚了,為什麼呢?)太感動了(問:什麼事情感動你?)因為我沒有這個能力,沒想到我可以來這兒當主播,很高興。』

這群大孩子與其他人一樣,都需要掌聲鼓勵,在現實社會裡,雇主要的是一百分的人才,這些憨憨記者雖然只有一、二分的能力,但是,他們卻用一百分的力氣,在完成他們的夢想!

◎我想當記者!社工老師扮圓夢推手

阿勇說:『(原音)當主播記者我很開心,我每天都在睡夢中想著來的這一天。』

阿平說:『(原音)我來這裡當主播不會緊張很高興,因為你們人很好,謝謝你們這邊的主播,謝謝。』

「憨憨記者團」夢想成行前,鎂光燈後,很多是外界看不到,像老師的付出。

真善美基金會工作人員小芳說:『(原音)她以前是比較害羞的,開始從跳舞、當記者展現自信,我們發現她口條也不錯,只是比較害羞,所以我們希望她明天講話可以大聲一點(問:玉玲你以前都不說話,為什麼現在這麼厲害?)因為我生病,我高職畢業(問:現在你想到以前的事,對嗎?)小學去讀書。』

聊著聊著,33歲的琳琳想起小時候的傷心回憶,她在「記者團」中看來有些害羞,老師說,願意拿起麥克風講話是一項很大的我自突破。

為了鼓勵智能障礙者多表達、多與他人互動,真善美基金會2012年起為憨兒們規劃記者課程,從學習採訪、攝影與編輯,透過老師的耐心陪伴,憨憨記者們才能完成這些不可能的任務。

這天,我們看到中度心智障礙者阿亮,他「憨憨記者團」中唯一西裝筆挺前來的記者,可以感受得到,他是有備而來,認真、負責是阿亮給人的印象。

阿亮坐上主播台前一天是在老師一個字、一個字的帶領下,學著說出完整的句子,他像個學講話的孩子,但其實,阿亮已經28歲了。

◎「家」在教養院我一家三口都是憨兒

阿亮,是基金會裡最早外出就業的憨兒,現在,阿亮一家人都住在教養院裡,阿亮爸爸早逝,留下他和重度智能障礙的媽媽及妹妹,15年前被社會局發現時,他們一家三口是靠撿拾餿水桶內的食物過活。

真善美基金會胡得鏘老師說:『(原音)什麼事交給他,他都很快地完成,加油站站長在去年的春節前交待他一個工作說阿亮過年快到了,你把廁所洗乾淨一點,阿亮很快去洗,結果四十分鐘後阿亮都沒有回報,站長就很好奇偷偷地去看了一下,結果眼淚快掉了出來,因為尿盆旁有垢用不乾淨,阿亮用指甲刮除尿垢,因為菜瓜布洗不乾淨,因為他怕洗不乾淨站長把他fire掉,擔心沒有這個工作機會,雖然一個月賺得錢不多,大概幾千元,但他還是努力地把工作做得非常完整,我想我們一般人絕對做不到。』

阿亮一家三口雖然都是心智障礙者,但是,他和妹妹都有一份加油站穩定的工作,重度智能障礙的媽媽狀況稍差,也能幫忙洗菜,一家人自給自足。

小芳說:『(原音)小玲是重度而且是自閉兒,他們一家三口都是智能障礙,爸爸很早就過逝,其實小玲是重度而且自閉,她應該是我最疼的孩子,因為我一來她就拉著我。』

◎學習如何加油年輕社工的第一份工作

憨兒說:『(問:你們都在哪兒工作?)加油站。』

坐上主播台的憨憨記者們的另一個身份是在加油站工作人員。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技術熟練、乾淨俐落、甚至快速有效率,根本不像一般認識的憨兒,這兒的憨兒是一群努力生活的人,他們期望自己不要成為他人的負擔,但往往因為心智障礙的身份,自力更生成為一個遙不可及的願望,直到十年前這座加油站成立。

小芳說:『(原音) 比較特別的是,他們加油站的評鑑比中油一般的加油站更好,其實,很多人都沒有發現他們是心智障礙者,因為他們已經不像了。』

加油站黃瀚玉老師說:『(原音)他們可以嗎?憨兒吔!智能障礙?一般人會以遲疑的態度去看憨兒,我們會不斷地跟社會大眾說,他們可以,只要給他們一個機會,只要他們學會,就可以做得很好。』

給這些心智障礙者一個讚吧!

不過,或許會想,一群心智障礙者完全沒有工作經驗,也完全沒有受過訓練,如果你是雇主,你放心嗎?

十年間,一路走來的點滴,真善美基金會陳真美老師最清楚,她說:『(原音)跟僱主溝通就是很困難的事,我們給他一再保證,老師一定八小時全程陪著,不管一個星期或一個月,讓顧主放心我們才會離開。』

在與憨兒的相處過程中,我總能看到一群不同領域專業年輕社工在旁相伴,他們像陪伴孩子一樣,耐心地對待這些心智障礙者,一遍又一遍地重覆同樣的動作、同樣的指令,一年又一年。

◎11個月替代役男為偏鄉憨兒開創奇蹟

節目持續關注臺灣心智障礙者,節目播出後的這一天,在我的臉書上,收到一個這樣的訊息:『冒眛打擾您,我是何振誠,我服役的嘉惠教養院,雖然只是小機構,我認為是滿優質的教養院,在這邊也看到很多很有愛心的故事,但是嘉惠教養院名聲不夠,教養院的員工們不太懂得如何提升知名度,以致資金物資募集困難、募款會以為是詐騙集團。我願意為弱勢的社福機構努力,但我也不懂得如何有效將教養院愛的故事給更多人知曉。歡迎您有空的話,可以到我們嘉惠教養院來一趟參觀,看看我們的小天使們。』

是什麼樣的原因,讓這位在臺灣鄉間服役的年輕的替代役男發出這樣的訊息?2013年春天,這封網路信件,把我帶到嘉惠教養院。

才坐上車,嘉惠教養院吳國祥主任就跟我們細數振誠對教養院的幫助有多大,故事從一個個的路標說起。

吳主任說:『(原音)從你們剛過來這兒有一支路標、那兒也有一支。』

振誠說:『(原音)我去年五月來這邊,就發現沒有路排,我第一次來也迷路,我也反應了很久。』

振誠發揮資訊專長,透過網路傳播訊息,協助募款,甚至還寫信給總統府信箱,期待政府多注意在臺灣偏鄉的教養院,於是,在地方政府的協助下,路標一個一個出現!

一個用心的替代役男,一條網路線,能發揮什麼作用?

振誠說:『(原音)這一條是網路線,上千封的訊息就在這裡發出去,回覆率很低(就像我們也是因為你的信件而來的,一樣的)一開始我的立意也是希望大家能參觀這裡,因為老師真的很認真,而且這裡的經營不容易,工作人員服務也很好,只是大家不知道。』

在服役的11個月期間,振誠透過網路傳播,不止帶入關心的人,更改變了嘉惠教養院的經濟狀況!

透過網路,他協助院生賣水果,籌募擴建資金,網路上千人轉發,千斤的荔枝破紀錄五天賣光光。

振誠說:『(原音)看這裡老師和院生擺整天也沒賣出多少,那我想好吧試試看facebook的力量,結果帶來一千多人的分享,發訊息的第二天到第四天,每五分鐘就有一個人來電要訂荔枝,我自己嚇一跳,怎麼可能這樣,還有人排隊到明年預訂。』

◎要讓老憨有個家 青年志工籌募52萬

一連串的採訪過程裡,總能見到站在第一線照顧憨兒的年輕社工、教保老師甚至替代役男,其實,在世俗的刻板印象中,有為的青年應該不會跟智能障礙者的生命產生交集,但世界上就會有讓你意想不到的事!

為了讓老憨兒能早日有個自己的家,署名「新世界」的8名熱心青年,透過同事、親友與街頭募款等方式,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順利募集到新台幣52萬元捐贈給真善美基金會。

志工廖阡妤說看起來是她們在付出,但事實上,自己得到更多,她說:『(原音)他們真的是一群很單純的小朋友,不論年紀多大,看到我們都叫哥哥姐姐,如果沒有保養,就會叫叔叔,哈!他們用真心面對每一個人,面對他們,我們覺得非常愉快,自己也得到很多。』

真善美基金會胡創辦人說:『(原音)有這麼一群很熱忱的年輕人,真的讓我很感動,感動到整個社會價值觀有在改變,因為早期我們沒有想到,剛畢業的年輕人竟然這麼想幫助弱勢的老憨兒,我們看到臺灣光明的一面,也為老憨兒覺得很慶幸。』

◎生命交叉的火花憨兒與青年社工

在社福機構的運作裡,有一群年輕的專業人士,他們細心與耐心地陪伴在憨兒身旁。

但是,以他們的能力,大可到一般企業工作,也不必擔心領不到薪水,陳社工說:『(原音)(問:你為何願意在這兒工作?)嘉義是我的家鄉,能幫助到這裡的人,很開心。(問:有沒有未領到薪水?)有兩個月沒有發薪,但沒關係,我們一起共體時艱。』

真善美基金會小芳說:『(原音)(問:為什麼會來?)我家住在這附近,卻從未關注過這裡,我之後發現,雖然我不知道能做什麼,但在這裡又好像可以做什麼,我就來了。』

甘媽媽說:『(原音)她現在眼珠子會轉,早期是不會轉的,我們現在可以說是走出來了,讓孩子在大眾面前不再受異樣眼光,沒有這些基金會幫助這些孩子,我們是走不出來的。』

父母總有一天要離開憨兒,父母離去之後,誰能愛他們呢?讓憨兒臨老時,也能持續保持應有的尊嚴,這過程中貴人相助不可缺,還好,有一群年輕朋友相伴,他們無私的付出,憨兒的父母才能真正的告別生命中的摯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