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蹦米香/歐陽妮妮的口袋和酸民腦袋 哪個比較扯?

yam蕃薯藤新聞/周宜樺 2013.10.24 00:00
「歐陽妮妮在外套口袋裡發現兩百塊…覺得這真是美好的一天。」這樣一則毫無重要意義的事件,被寫成一篇新聞,網友們看了後罵聲一遍,如洪水般轉發討論,謾罵的火力集中於「台灣媒體素質低落」和「白癡記者」兩大重點上。但兩三天後,這則新聞點閱量輕輕鬆鬆破三十萬。想一想,若沒人要看這則新聞,若沒人被這則(一看就知道很沒意義)的新聞標題受吸引而點進去,哪來這樣的三十萬? 剖析這現象,就可以順勢解讀台灣媒體市場的行銷。新聞的點擊流量之於記者就像業績之於業務,不過記者必須很懂「包裝」。舉這則即時廢文為例,「歐陽妮妮」就是這位記者的昂貴包裝紙,誰叫台灣民眾熱愛追星和探人八卦隱私,只要名人名字或私生活關鍵字一出現,就幾乎等於流量基本盤的保證。 這位記者白癡嗎?三十萬的流量讓他被一罵成名天下知,也讓整個新聞圈開始食髓知味,若是沒有這麼好騙的三十萬雙眼睛和背後的腦袋,哪來「白痴記者」人人搶著當。酸民們只要一看這類無意義新聞,或是內容寫得不夠好的新聞,就開始把「台灣媒體素質低落」這了無新意的布條拿出來,貼在自己嘴上,好像自己就是不會去點閱這類新聞的高級觀眾。 反對性工作者的人說道德問題,支持的人說「誠實一點吧,我們的世界就是需要性工作者」。這句話套在台灣新聞圈也堪用,「誠實一點吧,我們的寶島就是需要這類廢新聞」。沒有需求,何需供應?誰要生產沒人買的產品?誰要做這類沒業績的虧本生意?這不就間接證明了「台灣新聞閱讀者素質低落」,好的新聞不支持,寧願把時間花在助長歪風上。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其他新聞工作者只能暗夜長嘆,寫好新聞沒人看就算了,還時運不濟生在這個「酸民時代」得每天被連坐挨罵。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