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勞基法 慶富 凱擘

教練裁判黑翻白 球員違規罰不著 全運籃賽大拜拜

民生@報/李寶 2013.10.24 00:00
■一個全運會、兩種銅牌戰、三頭馬車拖、四不像籃賽!

裁判不避嫌、教練見黑官、球員遷戶口、罰則管不到、菁英配傷兵、七六人撐場、獎金惹的禍、無愧大拜拜!

以上,102年全國運動會男、女籃賽紀實,地點在首善之區台北市人文薈卒的天母,球場為市立大學(前身台北體院)的新穎、現代化體育館。

除有些人批它太遠,交通不很便,場館裡外大致OK,硬要挑剔,二樓看台前排的鏤空鐵欄桿,不僅顯得突兀,且擋住視線,設計上最大敗筆,堪足告慰的則是,觀眾即便太入戲,激動失控、活蹦亂跳,想從樓上摔下,比登天還難,如能平常心、無壓力看球,堪稱一大享受,加上比賽不售票,自由進出,但24日金牌戰前的過去四天,卻乏人問津,場面略嫌冷清,無關痛癢的場次,甚至門可羅雀,比「菜市場盃」還遜,毫無兩年一度的全運會預期氣氛。

這絕非台北人胃口太刁,或對籃球冷感,大家不健忘的話,歸化洋傭兵戴維斯(Quincy Davis)掛帥、精銳盡出的中華男籃,不才風光重返亞籃四強,又甫在天津末代東亞運摘金,不問人家對手是二軍、幼齒,冠軍品質夠不夠純,甚至,幾年後的下一回合比賽,大會將易名「東亞青年運動會」,擺明僅限年輕人參加,這對過去六屆悉以一軍國家隊出擊的我方,儼然當頭棒喝。

但,我們依然自爽就好,尤其大筆獎金入袋,名利雙收才最重要,媒體也配合不講真話、不深入探究此一尷尬問題,反而粉飾太平,與偉大的體育官員一起出席慶功宴,為史上最多的17金歌功頌德,技術性把悉用青年軍參賽,但金牌數遠多過中華隊的南韓36金、日本47金,都是我們兩倍及更多的事實,全晾在一邊,更遑論狂取134金的地主大陸。

而離東亞運閉幕才五天光景,台北全運會的其他項目不提,籃球如由峰頂跌落谷底,硬體一流,軟體則不敢恭維,賽制為雙敗淘汰,五天須打完全部32場,有點難又不太難,掉入敗部掙扎的球隊,更得一日兩戰,但原本一年一辦的區運會,88年起改為兩年一屆的全運會,球類會內賽限縮八隊參加,已行之多年,理應有一固定賽程,無論哪個縣市承辦,公式一套,萬事OK!

但今年輪由向來自傲的台北市當家,反化簡為複,最單純不過的賽程,排得二二六六,比方,男子組20日第一天輸球落入敗部的金門、宜蘭,21日竟雙雙輪空,拖至22日早上10點才對上,贏者稍事休息,4個半鐘頭後得馬上再打下一場。

有人適時發現,大會才從善如流,把22日10點金門vs.宜蘭,提前到21日晚上最後一場,但這一來,22日10點得鬧空城,8點半勝部的新北、苗栗比完,場地空了一個半小時,11點半南投、彰化的敗部比賽才接著上場,這發生在正式大賽,匪夷所思。

最妙、最絕的則是,女子組銅牌戰排在23日晚上末役,男子組銅牌戰則放在24日男、女兩場金牌戰之前的早上8點。

一樣銅牌賽,男女有別,一場倒數第二天打,一場最後一天比,史上僅見,有人戲稱,這如同活生生把一對情侶或夫妻拆散,女子組爭銅的北市、彰化,絕對有理由抗議,她們要拚的銅牌,肯定比男子組不值錢,甚至,最終贏球的地主台北市,賽後也無太多的喜悅。

大會解釋是最後一天比賽得趕在閉幕典禮前收工,所以只能排三場,才把女、男組銅牌戰拆開。

不想說這是硬拗,實則大會有三頭馬車,中華籃協、北市籃委會、地主台北市立大學,誰也不想缺席、誰都不想被邊緣化,講白一點,誰都想抓權,所以,協調不夠、權責不清,乃至各玩各的,一旦出事,卻誰都想逃開,規避責任為上策。

因而,籃球專業,在全運會,尤其三個車頭相互拉扯,壓根如天方夜譚,從「外太空」賽程,以及再陽春不過的比賽紀錄,不難一窺究竟。

本無意爆內幕,對當事人、所屬縣市球隊,都是傷害,但堪做警惕,男子組某隊,一名曾是國手級的名將,在取得代表該隊參賽的球員證後不久,即擅把戶籍遷往他縣,提前為下屆改效力別隊做準備,這嚴重違規,與賽資格理應取消,但只要你自己不嚷嚷,暗中進行,本屆每場賽前依規定亮出球員證受檢,沒人會懷疑你已遷了戶籍。

偏偏有人大嘴吧(Big Mouth),這檔事終究紙包不住火,21日第一戰該球員還上場且贏了球,但對手不是不知情就是反應慢半拍,更可能因不熟抗議程序、規矩,而被蒙在鼓裡,球既白打且輸球作收。

依大會賽規則,球員只要賽前提交官方認可的球員證,資格即無誤,對方如質疑,須先提出口頭抗議,然後在賽後30分鐘內提交書面申訴書及5000元保證金,逾時不受理,該場比賽生效,無論有無球員違規或資格不符,輸贏結果照算。

文言一點說,就是既往不究,講白話文則是,現行犯才逮,賽前遷戶口、比賽照打,都不礙事。

此等全運會競賽規則、抗議辦法,漏洞百出,說穿了,完全跟不上時代,落後不只20年。

因依現行國際賽、各級聯賽規定,一旦有資格不符、冒名頂替情事,且經查屬實,該名球員、所屬球隊與賽資格全數取消,已比過的戰績、紀錄,統統不算,嚴重一點,下屆甚至禁賽。

易言之,這屬「公訴罪」,符合潮流,但我們的全運會,仍在玩「告訴乃論」,也即,你不告、我不理,且須抓到現行犯才算數,過了30分鐘,誤會一場!

於是乎,有人開始大鑽漏洞,打完首戰後該球員儘管不敢再上場,甚至球場都沒來,接下來他們的對手,卻明槍暗箭,以幾近文攻武嚇的方式,讓該縣市球隊只能比賽、不能贏球,否則不排除爆內幕、提抗議,把該球員的違規情事和盤托出。

該縣市球隊自知理虧,縱然賽前對有人違規擅遷戶口,或全不知情,事到如今,卻如啞吧吃黃蓮,為顧及形象,不讓事情鬧開、傷害擴大,只有概括承受一切,因而,首戰他們贏球,接下來都不能玩真的,默吞3連敗,一場都不敢拚、一場都不敢贏,也因此便宜了對手,三支不同隊悉兵不血刃、輕鬆贏球。

或許,你可以說,活該、這是自嘗苦果!但天啊,這又是啥全運會?

尤有甚者,少數球隊的教練,名字壓根沒在大會秩序冊內的合格名單,卻大剌剌坐在板凳席指揮作戰,對手沒人敢有異議,似默認了事,大會當然也不想當壞人,跳出主動處理,因而,黑官教頭當道,且一路挺進,迄不知輸球滋味。

當然,不能漏談裁判,內舉該不該避親,仁智互見,各有不同看法,但判官應不應避嫌,勿庸置疑,全運會籃賽,卻依然上演,排裁判者,不考慮裁判與比賽球隊的直接、間接關係,當事裁判尤不忌諱吹的是跟自己有關的場次,即便,我們寧可相信,他的吹判百分之百公平,絕無任何色彩,或刻意偏哪一隊,卻自留小辮子,予外人做文章的空間。

難能理解的是,明知裁判的安排不妥,對隊卻沒任何表態,無疑讓自己的權利睡著,或許,抗議無效,要求臨陣換裁判,也於法無據,我們更確信,該裁判並未主導輸贏,只是,可不必排他吹卻照排、當事人可避嫌卻未避嫌,對與賽的兩隊,都不盡公平,最後勝出的那隊,尤其無語問蒼天,縱然大聲喊冤,靠自己的實力贏球,恐都得因此莫名揹些罪名!

進一步談女籃,受傷兵影響,與賽八隊起碼三隊靠五、六人撐場,其餘三、四球員因悉非科班,球技、條件落差過大,形同聊備一格,充其量湊人數,讓板凳不致太冷清,甚至,中華電信女籃前後期球員合體的宜蘭「六金釵」,精兵出征,連兩年闖晉冠軍賽,24日一早9點半的金牌戰,將挑戰國泰女籃為班底的衛冕軍新北市,尋求繼90、92年二連后後的隊史第三金,輸贏難料,精采可期。

另一贏家,則是上學年HBL新科后座永仁高中化身的台南市,高中球員打全運會,越級挑戰各隊的大姊大,毫無懼色,最後一戰更贏球,第七名作收,強度、對抗性、經驗、成熟度悉大幅提升,對衛冕本學年HBL,愈是利多。

男籃方面,SBL金酒為主體的金門縣,20日首役浪費最後5分多鐘仍領先17分的優勢,被地主台北市逼到延長賽後慘遭逆轉,但愈戰愈勇,不但首晉四強,且在敗部大復活,23日一舉撂倒衛冕軍新北市,首闖金牌戰,24日11點將再逢台北市,尋求復仇及力拚隊史第一冠。

賽前已四連霸的新北市,中箭落馬吞下首敗後,五連霸夢碎,只能24日一早8點與南投搶銅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