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讀者來稿: 回應「保護或限制文化發展」一文(下)

立報/本報訊 2013.10.23 00:00
■邱盈翠

舞賽.古拉斯所提及的「太巴塱與馬太鞍情人之夜」事例中,筆者首先要問,是否曾前往兩個部落了解族人立場與事情始末?還是只依據報載與原民會新聞稿的片面資訊就進行評論?舞賽.古拉斯是原住民傳播圈中的前輩,豈會不知媒體報導與事實時常存有落差?經過實地訪談,太巴塱與馬太鞍之情人之夜,敘述與歌舞均不相同,依據原創條例,兩個部落都可以取得自己之專用權,不會因為祭儀中文名稱相同而有影響。在原創條例甫新上路(事實上是還沒有上路)時,筆者認為,應該抱持著開放的態度,讓部落在論辯中,逐漸取得並實踐權利的共識與信心,而非畏懼與排斥。

當舞賽.古拉斯提到原住民族傳統智慧創作保護試辦計畫:「原住民各族群內部卻爭議不斷」,為什麼不是要求原民會前往說明,或由部落自主協調,而是全盤性地否定原創條例?何況,到底哪些原住民文創工作者受到限制,舞賽.古拉斯並沒有敘明。

再者,將原住民文創產業的弱化,責難於原創條例,筆者不能苟同。原住民文創產業當前的困境,實來自於公部門蓄意引導、過度膨脹的泡沫化幻想。公部門仍舊停留在發放短期、小額補助款的階段。但部落工坊不會因一時拿到補助款,就突然掌握產品定位、市場行銷等產業知識。多少原住民藝術工作者,申請著吃不飽也餓不死的補助款,在提案結案循環中度過?部落媽媽們上了一堂又一堂的工藝課,產品的銷售量有增加嗎?行政院原民會,與舞賽.古拉斯擔任前執行長的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不需要檢討過往的產業政策嗎?

原住民族爭取傳統領域、傳統文化的管理權、媒體權、教育權,難道是用「創造了多少產值」來衡量?假如部落為了虛無縹緲、從來就看不著也摸不到的「產值」,放棄對傳統文化正確敘述的堅持,最終到底傷害了誰的權益?

上述困境,與其背後錯綜複雜的脈絡,容筆者引用舞賽.古拉斯文末所言:「我們不該視而不見。」

(全文完,國立台灣大學法律學院博士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