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心理師在偏鄉:給未來一些安全感

立報/本報訊 2013.10.22 00:00
■張巍鐘

有時與學生聊天談到未來工作,公務人員時常成為選項,穩定與福利是學生選擇的主因。

每個行業都有辛苦付出的地方,公務人員也是。只是年輕人應該是有夢想的時候,曾有人說過人因夢想而偉大,然而有些年輕人卻不敢夢,只想著要以穩定為目標,似乎太早過度務實了。

國家也必須思考,為何年輕人不敢有夢想?現實如何奪走年輕人的夢想?我們的教育引導出怎麼樣的思維?假如「公務人員」代表的是以穩定與福利為最終目標,那要把台灣帶到什麼境界?

倘若學生選擇公務人員為行業,是出於理念或是熱情,像早期的趙耀東或是陳定南的付出,讓許多人受惠。但若像九把刀、林義傑、朱學恆,或是吳寶春放棄自己的才華專長,只選擇往公務人員發展,台灣會是如何?當台灣年輕人都當公務人員,台灣的社會又會如何?

當人對未來只選擇穩定與福利時,多少反應出社會的不安全感,當新聞播放著許多弱勢被欺壓,甚至壓迫者還是政府,更甚至當政府疏失違憲之後沒有任何賠償或是道歉,就當沒發生般地過去;台東加路蘭、卡地布部落,破壞部落祖墳的竟是台東市政府,以觀光為名就不需要任何溝通或討論就能直接拆遷;樂生療養院當時可以不拆,但是台北市政府卻以莫須有指控而拆掉療養院,而決策者仍舊能在政壇上活躍。成為大財團可能不容易,成為公務人員成了許多人「自保」的選擇。

台灣許多人都可能成為弱勢,像是大埔農民、關廠工人,或是想要單純住在自己家的居民,士農工商,似乎不受威脅的只有「士」與特定的「商」。官員能以依法行政之名自保,而特定商人又只是配合政府就沒罪責,或是只需付出遠遠低於獲利的賠償即可。當政府變成想賺錢的商人,到處找商人合作BOT,官方就能成為打手並在諸多法條中能選擇性解釋。近來政府積極推動觀光,在地峽人稠的台灣,政府鎖定原住民保留地,不顧當時立法的初衷,單純的只想要開發與賺錢,沒有任何價值觀或理念可言。

當民眾不信任政府,政府也沒有可被認同的價值觀,發現國家只單純以金錢作為目標,最終失去的是無法用金錢所彌補,長遠來看是國家的損失。每個國家都需要偉大的人民,台灣最被外人所稱羨的除了美食就是人情味。請給人民安全感,讓台灣人民繼續為台灣發光。

(臨床心理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