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第三隻眼睛:和平之路

立報/本報訊 2013.10.21 00:00
■張翠容

諾貝爾各獎項中以和平獎最受觸目,而我倒有興趣今屆大熱倒灶的馬拉拉。有人認為她不獲諾貝爾和平獎是件好事情,我也同意。

馬拉拉過去一年已受很大的關注,太多的光環對她多少也做成壓力,特別在巴基斯坦的部落地區,龍蛇混雜,在這等地方行事必須低調,逝水流長,一點一滴,才慢慢長出成果。

我最擔心的是,早前有一塔利班領袖曾這樣公開宣稱,塔利班槍擊馬拉拉不是因為她提倡女性應擁有受教育權利,而是因為她參與反塔利班的「中傷活動」。

何謂中傷活動?巴國邊境的部落地區,正是美國的反恐目標,不時以無人戰機轟炸之,導致當地居民反西方情緒高漲。最要命的是,當地的情報活動也非常活躍,美國與塔利班之間一直展開攻防戰,只要你靠近哪一方都會成為某一方的敵人。在這語境下,上述那位塔利班領袖的說話。便有弦外之音了。他正暗示,西方積極從事「中傷活動」,來打擊他們的敵人。

明顯地,馬拉拉所身處的是十分敏感的政治夾縫。當西方不斷向馬拉拉拋媚眼,對塔利班而言,馬拉拉便有可能是被西方賄賂的一名傀儡,給利用來攻擊他們。

回想當年我在巴國邊境城鎮白沙瓦進行採訪,也得非常小心,不表露立場,不高談闊論,也不隱瞞記者身分,無謂令人覺得你行事鬼鬼祟祟,並儘量不與駐當地的西方媒體打交道。

其實早於十多年前當塔利班在阿富汗執政時,已有一群逃往白沙瓦的阿富汗婦女,成立地下婦女組織,推動阿富汗婦權。她們還辦起地下學校來,還有其他婦女的培訓班、美容院等。她們的工作廣及巴國婦女。

在這些仍愚昧封建的地方,你就得要默默地幹,不能硬踫硬。

我只希望馬拉拉能勇敢走出自己一條路,成為巴基斯坦女孩的模範,而不要受任何力量所利用,白白喪失為國家帶來轉變的機會。

自她去年受襲後,西方便把她塑造成反恐英雌,把巴基斯坦一切問題歸咎於塔利班,並合理化美國反恐策略,而歐巴馬也加強了對巴國與阿富汗接壤邊境的空中襲擊。

沒錯,塔利班尤如中世紀的產物,可是,我感好奇的,就是塔利班是怎樣被催生出來?他們竟然有機會乘勢而起絕非偶然。上世紀80年代的阿富汗陷入最殘酷的戰爭,美蘇兩大強國在這個國家進行廝殺,令阿富汗大倒退,社會貧困嚴重,伊斯蘭原教主義者呼籲以回歸信仰來擊退敵人,他們全力興建神學院招募會員,進行教化工作。

相信馬拉拉亦同意,讓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獨立自強,邁向現代化的和平穩定方向,才是解決之道。當巴國仍是美國的附庸,便會永無寧日。

(資深戰地記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