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挑戰保守民情 巴女性投身警界

立報/本報訊 2013.10.21 00:00
【記者李威撰整理報導】在巴基斯坦最保守的省分,季蘭尼(Shazadi Gillani)擔任警界位階最高的官員。當初她違背父親的意思而投身警界,選擇捨棄婚姻、自己支付基本訓練課程的費用。

據《路透》報導,季蘭尼任職於巴基斯坦北方的開柏普赫圖赫瓦省(Khyber Pakhtunkhwa),該省被塔利班的勢力給滲透。外出行走時,她會穿上罩袍「布卡」,將全身裹緊,只露出被布網遮蓋的眼睛。

而她的忠實夥伴札法(Rizwana Zafar),未來19年將與季蘭尼一同出生入死,對抗歹徒及軍事分子。札法是家中第9名女兒,從小就被當成男孩來養。

目前最大的困難就是徵召新女性成為警察。該省目前有6萬警力,女性只佔560人。警長希望1年之內女性人數可成長1倍。但艱困的工作環境,不易招募到女性成員。

德國資助3間警察學校興建女性宿舍,女性不再需要為了等待基礎訓練而等上好幾年的時間。今年夏天,該省設立女性專屬的警局,方便女性通報案件。不少巴基斯坦婦女面臨可怕暴力,員警希望更多女性可以回報相關事件。傳統上,女性不得與男性員警講話。

女警長期缺乏資源

該省雖在1994年設立2間服務女性的警局,但長期缺乏資源。「我們是在職場上開疆闢土。」制服上有空手道標誌的札法說:「我們聲援資淺的一輩,但沒有人可以聲援我們。」

還在學校念書時,季蘭尼希望像父親一樣從軍,但季蘭尼未被錄取,所以她改變志願,打算成為一名員警。當時她的父親與7名兄弟感到十分詫異。「他們說,警界看不起女性。」她說:「我遇到一堆阻力。」

絕食1週的季蘭尼,請學校老師說服母親,父親後來也妥協,但他開出3個條件:勇敢、奉獻給工作、要有朋友陪伴。所以季蘭尼說服友人札法一起加入。

留著一頭短髮的札法,打扮跟男性一樣,她學摩托車、使用電腦、修理引擎。她不只是季蘭尼的保鑣兼助手,還是她的好友。

「我不煮飯、也沒有女裝。除了真主,我誰都不怕。」札法表示:「我們彼此互相保護。一個人在睡覺,另一個就要醒著。」

季蘭尼加入警界時,女性員警並不受到敬重,軍隊則是相反。在她父親的幫忙下,季蘭尼參加課程、支付學費,共花2千美元的培訓費用,過了8年才全數還清。

歐塔夫(Rozia Altaf)16年前加入警界,為了獲得基本訓練,她等待6年的時間,提交超過50份的申請書。目前在開柏普赫圖赫瓦省省會白夏瓦市(Peshawar)女性警局擔任局長的她表示,情況有些變化了,但也只是些微變化。「我們不被重視。」她說:「但現在我可以確定,所有新進員警都可以準時獲得訓練及升遷。」

家暴婦女的守護者

白夏瓦市的女性警局,1年約50起報案,數量遠比男性警察局少,而阿伯塔巴德(Abbottabad)一間女性警局,最後一次接獲報案是在2005年。冷清的房間裡,局長薩米娜•札法(Samina Zafar)坐在空無一物的桌上,室內只點著一盞燈泡。「我們這裡沒有好的設備,」她說:「我希望這裡可以跟男性的警局一樣。」

研究女性警局的教授納塔拉揚(Mangai Natarajan)表示,女性比較喜歡跟女員警吐露心事。她指出,坦米爾那都省(Tamil Nadu)的女性警局,有2/3的案件都是家暴。開柏普赫圖赫瓦省的女性警局櫃台,每隔幾天就有婦女找上門來,其中大多都是因為家暴的緣故。然而,施暴者只會被訓斥,受害者卻要擔心暴力會不會愈來愈嚴重。

一名資深員警表示:「女性加入警力,根本不顧慮自己的名聲,或是她們根本也無處可去。」季蘭尼與札法對於這些言論總是感到不悅。「如果民眾看到女性員警也能把工作做好,他們會改觀的。」季蘭尼表示。

季蘭尼必須穿罩袍回家,但她在警局裡拒絕這樣的打扮。「如果我們做的是一份男人的工作,為什麼我們不能露臉?」她說:「改變是全體社會要面對的挑戰,不是只有員警。」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