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Boxing母語飆唱 就是熱血

中時電子報/管婺媛/專訪 2013.10.21 00:00
搖滾樂手總是不停吶喊靈魂,嘶吼苦悶,向世界抗議不平。一群來自南台灣的排灣族青年組成的樂團Boxing,用母語唱出原住民到都會求生的心酸心淚,嗆辣樂風及獨特旋律,讓他們贏得2011「海洋獨立音樂大賞」,並將在年底發行首張專輯。由紀錄片導演潘昱帆執導拍攝的《太陽之子》,記錄這段充滿歡笑及血淚的奮鬥歷程。 6排灣青年 組樂團 6位平均不到30歲年輕人,白天在工地打工,出賣勞力,飽受城市人的鳥氣;晚上湊在一起練團,把心中苦悶寄託於音樂及自己所熟悉的語言。主唱葛西瓦說:「我們希望能夠藉由這種方式讓母語流行起來,讓部落的年輕人繼續說母語。」 團員葛西瓦、克強、曉龍、曉明、凱文、阿六,舞台上活蹦亂跳、超級熱血,舞台下卻羞澀靦腆,像6個長不大的大男孩。他們是3對來自不同家庭的兄弟,從小一起長大,平時都以母語溝通,從小就由祖父母照顧著長大,跟在老人家身邊,自然而然學會古調與母語,「祖父說話速度就像是在念Rap,我們會饒舌,都是從祖父那裡學來的啦!」 團名取作「Boxing」,是因為每個人從小都練拳擊長大,葛西瓦說,因為家中經濟狀況不好,又在偏鄉部落,唯一的出路,就是靠著打拳升學,「我們經常跟爸爸、祖父一起打拳,每個人家裡都有個沙包,這是基本家具啦!」 從小練拳 北上打工 5年前,他們一起北上討生活,一開始在工地打工,做粗活,住在工地宿舍裡,除了老闆供應3餐之外,好幾個月沒有領到薪水,窮得身上一毛錢都沒有,卻又不敢向家中求救。主唱之一的克強說,過去在部落的生活很純樸,講話都直來直往,「一直到上了台北,我們才知道什麼叫做心機。」 創作鼓舞部落青年 儘管現實生活飽受挫折,6個人卻沒有失去志氣,他們透過音樂創作及練團,試圖激勵彼此,也鼓舞來自部落的青年,失敗更成為創作的養分。如在《敗壞社會》歌詞裡寫著:「排灣族的孩子,要加油,都市的人出一分力,我們出十分力,才能平起平坐」、「我不想讓家人知道我在這裡過得怎麼樣,我在電話裡跟媽媽說我多有多有錢?」 每當音樂聲響起,每個人的血液都會馬上沸騰,彷彿想起當年在部落打拳的日子。他們說,就算日子再苦,大家都會持續戰鬥下去,他們要唱出所有部落青年的熱血及理想。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