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C羅 柯P 軍改三讀

客說客話:移民的遷徙與記憶

立報/本報訊 2013.10.20 00:00
■洪馨蘭

九九重陽登高這一天,中國廣東省東北隅嶺南山區,湧進許多海外客裔「返鄉」敬拜入粵始祖。兩天後的10月13日,從環印度洋專程訪粵的客裔華僑,包括模里西斯(Republic of Mauritius)藝術文化部秘書長布剛、毛里求斯大學人文學院教授陳羅、法屬留尼旺歷史協會主席暨UNESCO特派代表福馬(M. Sudel FUMA)、泰國客家學研究會會長古柏生、賽席爾共和國(The Republic of Seychelles)華人協會主席暨UNESCO印度洋紀念項目主席吳平昌、模里西斯前文化部長暨UNESCO中國移民紀念項目主席曾繁興等及華僑120餘人,則湧入粵東梅縣松口鎮參加「中國移民紀念廣場」的揭幕。

中國官方媒體以「尋根團」報導了這項活動,而當地重要研究機構嘉應學院客家研究院,也同時舉辦「國際移民與客家文化學術研討會」,強化著粵東作為過去數百年間華人國際移民輸出國的重要歷史角色。

無獨有偶就在一週前,台灣這邊位於高雄港邊的國立中山大學,亦剛舉行「遷徙與記憶國際研討會」,探討包括戰爭、女性、探險、離散、流亡、族裔、歷史記憶等與遷徙者(migrants)的交互關係。而一週後發生在粵東松江畔的尋根團,似乎便是一個精彩的案例。祖輩從此地離鄉離土經顛沛流離活了下來,才成為今天印度洋島嶼群移民們口中的英雄。

松口鎮港務局舊大樓裡的圖片特展,展示著印度洋上的客裔新故鄉,但未多提及當時帝國底下的南嶺社會,何以對海外移民形成推力而印度洋如何成為拉力。紀念廣場上由留尼旺及模里西斯華人社團合資的雕塑基座上,刻有「客家南遷圖」、「渡口碼頭」等浮雕圖,僅能將多個世紀的遷徙記憶,濃縮定格成幾條箭頭符號。

松口是粵東北重要的內河港口,曾是粵東北乃至閩粵贛邊區重要的物資集散地與商貿中心。在歷史上,其人口密度和繁華程度遠超嘉應州城,近代以來松口更是粵東北地區客家人外出南洋的重要港口。因河運發達,明清時期已沿江發展繁華街墟,今天大街北側至今尚存的小街小巷石板地,即是明清時期街道。第二次鴉片戰爭後汕頭開埠,帶動韓江流域貿易,松口的重要性繼續提高,臨河一邊有大、小碼頭20多處供貨物上下,20世紀初時每日停靠民船多達500多艘。

渡口兩側現所見者多是擴建於1930年代的2、3層沙灰木樓,還包括印尼華僑返鄉建修的30多棟具濃郁南洋風格的鋼筋水泥騎樓式店鋪。「松江旅社」是1950年代以前該地區最大的一間旅店,從渡口一上岸看到的便是偌大的印尼式標「HOTEL TSUNG KIHM」。中日戰爭爆發後,因經濟封鎖海外資金輸入困難,部分店面轉賣為民宅,著名店鋪僅存「松江大酒店」等數間。

這裡常遭河流氾濫,可及街道一層樓高,水退後兩側店面似乎永遠看上去都是敷上一層黃泥。松口港墟到1970年代後因運輸重心轉移陸路,在水運衰弱之下已漸漸冷清。今年8月中旬尤特颱風引來的河水暴漲,而沖垮的連續8棟江邊騎樓,就在移民紀念廣場不遠處。河畔街道的危樓群住戶們與尋根團,遂映照出截然不同的兩樣情。

(高師大客家文化所助理教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