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人文十年溫馨回顧展:「我的未來誰的夢」震撼了我的人生

立報/本報訊 2013.10.20 00:00

■王惠敏

這是我第一次看行動高中同學演出的戲劇,從開始到結束,心中除了震撼,還是震撼。內心無以名之的感動,從演出結束到今日,我還一直在問自己:「到底這些平均年齡不到17歲的孩子們,怎麼去揣摩一個孕婦的心情及父母對孩子的期盼?甚至模擬比他們大了半個世紀老人家的行動等等,讚嘆他們真的做到了超齡的演出水準。」

(上圖)最觸動我的那一場,就是所有孩子與父母的對話,那時候我留下了激動的淚水。(圖/行動高中展賦劇團 文/王惠敏)

行動學習 適性發展

這次有幸參與部分的前置作業,當然也看到咱們行高的孩子們,從頭到尾,從演出到幕後的工作,包含連絡貴賓、招待來賓、票務種種,都不假手他人,完全自己來,我想這就是適性教育孕育出來的鐵證吧!尤其看到一些幾乎是我從小看到大的孩子們,他們的轉變真的是不可思議啊!他們在這個學校,真正開展他們的天賦,學到了「帶得走的能力」。

我深信,未來的他們絕對不會被問題打敗,因為在他們心中,沒有「問題」這兩個字,只要肯去做,何來的問題。同時也在他們身上驗證到,人生不是只有會讀書才能找到好工作這一條路,而是透過行動學習,找到真正屬於自己人生的方向,那才是最重要的。這樣下來,你們說,他們將來會找不到適合自己的好工作嗎?

戲劇與人生的對照

分享到此,我心中是悸動的,腦中不斷浮現劇中的身影、橋段,與自己的人生交錯。從一開始看到幾個等待產檢的孕婦,不斷期盼並規劃孩子的將來,甚至早就定好孩子的「落土時」(台語),自己不禁噗嗤一笑,想到當年的自己也曾經這樣做過,放著莫札特的音樂,只差沒將耳機放在肚子上。因為書上說,聽莫札特孩子會有音樂素養,不過只聽了幾次,那時還擔心孩子出生後會不會沒氣質,可是這一切在生產的那一天全變了。

因為我的兩胎都是難產,妹妹還是開刀才生出來的,那時候的我,原本的期望都變了,腦中只想孩子只要平安落地、身體健康就好,什麼也都不求了。不過還好我們家小孩,現在身體不但很健康,還頗有音樂細胞,學了長笛與鋼琴,老大還是擔任蘭女合唱團的社長呢!

而劇中另一個橋段,是寶寶爬行比賽;想當年我也差一點去報名寶寶爬行比賽,當時因故沒去,心中也遺憾了幾天,不過看來好像也沒差,現在我家小孩跑步,跑個3、5公里也沒什麼問題,所以沒去爬行比賽好像對未來影響也不大喔。

說到這齣劇,最觸動我的那一場,就是所有孩子與父母的對話,那時候我留下了激動的淚水,因為腦中不斷浮出還是孩子的自己,曾因為無法與父母做好溝通而大吵的畫面,還有當自己的孩子與老公,因為管教問題激烈叫罵的影像。

幸好那時候我們的孩子在人文成長,老師們對我們的孩子花了很多時間去引導,告訴她們如何與人溝通以及與異性交往時該遵守的規則;而孩子們也受到很多家長的關愛,甚至我也透過家長的經驗分享,學到適時放手與信任孩子。感恩的是這孩子,在這很多父母所懼怕的叛逆青春期,帶著很多很多的愛,安然度過,如今我們家可說是父慈子孝,家庭和樂啊!

回想當初的選擇

當然,這齣劇還有很多很多精彩的地方,像是做家庭訪問到最後好像自己才是那個該去被家訪的老師,像是一個愛去健身房、不去運動,只想找人訴苦的胖胖媽媽等等,不但演出精彩,劇情也都很刻劃人心,一針見血說中現代社會的現象,是不是?

我不是專業人士,也不懂得看劇,只能用自己的想法與心來與大家分享自己心中的好劇;我想這齣劇,真真切切地說中我的過去,激起迴蕩不已的省思。透過行高這些令人賞識的非職業演員的演繹,更讓自己肯定,當初排除萬難,堅持讓兩個孩子從小一就進人文的這個決定是對的,讓她們現在可以抬頭挺胸,大膽於身邊的人,去探索與分享她們的未來。

所以我想說《我的未來誰的夢》這一齣描述人們一生的寫實劇,劇中行高這些孩子他們不是演員,他們只是將他們的故事真實呈現出來,而這不就是戲劇的最高境界嗎?孩子們,謝謝你們,你們真棒!真的很棒!

(人文國中小家長會長)

人文學生戲劇演出《請你聽我說!我的未來誰的夢》(圖文/行動高中展賦劇團)

精彩的現代舞,展現出家訪老師內心哀傷的淒美情境,如夢如幻。(圖文/行動高中展賦劇團)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