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颱風 LINE 行政院

我這個通俗戲觀眾評美麗2013

立報/本報訊 2013.10.16 00:00
■宋竑廣

因為演員是朋友的關係,我到台北表演藝術的盛地──牯嶺街小劇場去看柳春春劇社的戲碼《美麗2013》。老實說朋友邀我去看的時候,會有些猶豫,因為自己不是看小劇場的消費群,人家用心用力演了一部戲,如果慧根不夠亂看浪費掉了也是可惜,而且我向來對看不懂的文案保持距離,「當純色的饅頭咀嚼著他的口舌,而門開啟的那一瞬間,時間便殘酷了起來。」J係What……?老身平時不太看新詩的,對不起(禮貌地拱手退場)。

對小劇場的嘗試和包容

不過我對於表演藝術也好、非主流或實驗性的東西也好,倒不排斥甚至支持,因為自己大眾娛樂的經驗裡也不乏些特別的「藝術時刻」,比方說許久以前楊麗花電視歌仔戲《洛神》裡有出現過,只有3束不同顏色的燈的黑畫面,宛如舞台劇一般,又比方說2年前天心跟楊一展主演的偶像劇《我的完美男人》最後一集,有歐洲電影式的運鏡手法,看的時候就覺得手法不凡(應該說不大眾),果然導演是公視出身,自承被歐陸電影洗腦過,來拍偶像劇要考慮「畫面要亮」、「一般觀眾的想法」。

所以就算我看不懂,也會尊重「實驗式的價值」,畢竟通俗或大眾娛樂也好,總也需要新血的。總說流行歌一成不變,也有時尚之類的求新求變,也需要新的發想挹注,有時候買CD,如果歌手本身有實驗意識的話,會多容許一些歌做它自己,不是自己喜歡的口味也無妨。

話題回到對《美麗2013》這類戲劇的初體驗,如前所述,在看之前我已做好心理準備,沒有台詞、沒有具體故事背景都不打緊;之所以用初體驗來形容,是因為看過其他小劇場的戲,倒還好懂,抑揚頓挫、跌宕起伏樣樣不缺,所以各位讀者,也不要誤會說小劇場的戲就是一整個抽象,非也非也。

但真的去看了《美麗2013》,其實也沒有「不吸引人」,充其量沒有台詞罷了,演員明確誇張的表情非常密集,意思是一般你看連續劇,大概不會分分秒秒都在面目猙獰(好吧,三立台8點檔跟日劇《半澤直樹》算密集);而本劇這方面的「演出」密度很高,表情、肢體的戲劇感很強,加上音樂燈光也有不少咚吱咚吱與飛旋低徊的時候,不用擔心自己雅興不足以致於偷睡看手機。有朋友說這一次的《美麗2013》(2000年首演,其後有不同版本)通俗多了,可能我比較幸運,剛好看到還算容易看的吧。

觀戲感/聯想

都快寫到文章中段了,各位看官看到這裡大概想說:「到底演些什麼你也快講啊。」可是18日就要去花蓮演了耶,不好爆雷、破梗,告訴你殺人兇手是誰吧。落幕後,演員朋友有來跟我交換一下心得,我說:「它是很明顯的戲。」梗概跟結尾部分,我大致上沒有抓到它想傳達的(一部分原因是我沒有把文案用來解讀本劇),但過程中有,也感受到了戲的結構、層次與張力(這個不難),如同演員朋友說光景可以是A也可以是B,沒有具體背景的演出,反而方便套入個人經驗,觀眾想要感動的話程度可小可大。

像這樣跟得癌症、自殺、失憶、外遇等重鹹情節相反到另一個極端的、「成為填空題般」的戲,觀眾可以空出很多餘力去慢慢看演員的一顰一笑、一舉手一投足,以及彼此緊密的、絲線般纏繞的互動。

而由於舞台劇全視點又近距離的環境,你的眼睛可以同時看演員的眼色、嘴角顫抖撐不住的樣子,以及另一個對手戲演員因為他的姿態而對應出或順或逆的各種指指爪爪。尤其本劇壓軸處的「呈現」(也許不是演的,於是用呈現來形容),真的是演技本能兩相忘、迫力滿點,可以確實地感受到該劇團所謂「眾人生命交遇的空間」。

不管是跟演員朋友的短暫交談,或是劇團給的調查問卷,都讓人感受到非主流的這齣戲,儘管表現方式不為人所熟悉,但有著想跟觀眾交心甚至結為兄弟姐妹的鮮活臉孔。「電子信發送是否會造成困擾?」可否贊助的問題上給了「有困難」的選項,在在讓我印象深刻,好像想要告白又怯生生了些。

對於某個動作、某個物件所代表的意義,我跟演員朋友彼此之間有交集也有出入,但與其說有什麼錯過或落空,不如說和以演員為主的這齣戲,希望和觀眾做些一起捏陶的事情,摸摸看這泥土是泥土還是我的手之類的,建議您觀劇後,不妨透過回覆問卷跟劇團戀愛看看。

節目單上附的文章說:「《美麗》像是一個人與他曾經遇見的那些人,抑或人的本我與自我,以高度壓縮的方式重新相遇,再度認識。」不知道該不該這樣評論,因為認識演員的關係,又有這樣的文字介紹,在看的時候不免有點「不知道演戲的他跟遇過的他有什麼不同」的假想,唔,好像沒什麼不同,心想:「那就是他會去做的動作跟事情」、「那就是他在一個適合他的空間,做了件更接近他自己的事情。」你也是吧,你也每天都在跟自己打架或和解吧,擺脫不掉又想要喜歡自己吧,是的話就來啊、來看這齣戲吧。

璞石咖啡館

時間:10/18、19(20:00)

地點:花蓮縣花蓮市明禮路8號2樓

票價:200元

售票端點:時光二手書店、小一點洋行(身障人士及陪同者100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