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錕P 最正乩童 世界冠軍

左右看:禁用化武組織獲頒和平獎

立報/本報訊 2013.10.16 00:00
左看:偏見影響委員判斷

諾貝爾和平獎的委員,那些挪威議會的成員們,這回又糗了。今年他們決定將和平獎頒給「禁用化武組織」,任誰都看得出這明顯是衝著敘利亞近來的情勢演變所做的決定,但這回是禁用化武組織促成敘利亞危機的緩解嗎?不,是俄羅斯。不論是背後主導的總統蒲亭或是實際斡旋的外長拉夫羅夫,恐怕都比禁用化武組織要更加來得更加有正當性。

西方總認定敘利亞阿塞德是該下台的暴君,俄羅斯是背後撐腰的老大,怎麼可能為暴君的老大加冕和平桂冠?只是任人都不能否認,這回若非俄羅斯出面調解,一場大規模的平民死傷就將在敘利亞上演。所以,執行和平協議的禁用化武組織便取代這場人道危機的真正調停者,成為今年的和平獎得主。

儘管任誰看都覺得奇怪,但其實委員們偏見也不止這回。諾貝爾和平獎早已偏離原先「用裁軍換和平」的期望,而流於一種西方觀點的認證授章。為此造成爭議,甚至引發敵意,也時有所聞。最扯的應屬歐巴馬獲頒和平獎那回,就在他授獎的那週,他正下令用飛彈轟炸葉門,有63人死亡,其中包括28個小孩。這位和平獎得主,更在獎台上大談「用戰爭換和平」呢!

陳良哲/研究生

右看:弄錯主旨搞錯對象

像是贖罪求心安似的,阿弗雷德.諾貝爾(Alfred Bernhard Nobel)將販賣軍火的大量所得於死後捐出,囑咐後人設立基金孳息,用所得利息獎勵5種對人類社會最有貢獻的人們,這是諾貝爾獎的由來。如此看來,和平獎應該是最為接近諾貝爾原初設獎主旨的獎項,期望人類社會別再用軍火互殘,共同為人類社會的未來而努力。

只是這本應最接近諾貝爾設獎理想的和平獎,竟成了最有爭議的獎項,尤其這幾年更是讓人議論紛紛。像是歐巴馬,才剛上任,都還沒有什麼具體作為就可獲獎。又像是到處鼓吹人們應該關注全球暖化的高爾,也成和平獎得主。而劉曉波的獲獎,更是引發中國與西方的緊張關係。這些人也未曾阻止大規模人道危機的發生,儘管他們都值得人們敬重,但其作為究竟對和平有多大貢獻,也是頗令人費解。

去年歐盟獲獎引來各界譏諷不斷,這回頒給禁用化武組織一樣令人起疑。儘管比起頒給馬拉拉來說,已算是適當得多。但弔詭的是,若依今年授獎標準,那麼對於促成和平協議的美俄雙方,甚至是允諾用化武換和平的阿塞德,又該如何看待?看來,委員們又再次弄錯主旨搞錯對象了。

詹奕宏/文字工作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