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瞭望台:國會議堂上敲響的警鐘

立報/本報訊 2013.10.16 00:00
■曾健民

因國會議長的司法關說案引發的朝野惡鬥,把全台灣都拖進毫無是非義理的口水戰,一場與台灣的現實問題無關,與每一個人生活無關,只關係少數政客權益鬥爭的虛擬議題,竟然可以捲起全社會的焦慮,沒有一點制衡的力量。

在這同時,美國朝野兩黨以國債觸頂為互相恐嚇的籌碼,爆發了真槍實彈的債限危機的互撞。不但使聯邦政府關門公共事業停擺,80萬公務人員生活斷炊,更引起世界金融的不安。17日的大限就到,如果沒有妥協案出現,美債違約,作為全球最大經濟體政府的倒債,將掀起史上最大的金融災難,衝擊國際經濟可能引發連鎖效應的大衰退。其殺傷力遠遠超出歐豬5國的債務危機,更非引起2008年金融海嘯的雷曼兄弟倒閉可比。

特別是,分據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經濟體的中國和日本,各持有1兆3千億元和1兆1千億元的美國國債,一旦美債違約,所引起的全球經濟動蕩將難以想像。而且,美債是各國銀行和投資機構在華爾街短期融通的金融抵押品,一旦美債違約,將導致全球金融系統的崩潰。

據聞近日美國兩黨出現妥協的跡象,就展延並提高聯邦政府舉債上限和同意通過短期預算使政府正常運作,幾近達到協議,但是,國債上限只維持到明年初。也就是說,美國兩黨的債限危機鬥爭將暫延到明年初再打。

對此,有各種各樣的評論,譬如有評論認為這是綁架了共和黨的茶黨為中心,為了阻止歐巴馬醫療保健案的過關而起。在現實的議會政治鬥爭中,各政黨有各種各樣的政經動機和操作,但這都是議會政治層面的鬥爭。其實,這問題根本上是美國聯邦政府的財政結構問題,亦即財政的入不敷出問題。只展延債務上限不進行財政結構的改革,根本只是飲鴆止渴。美國聯邦政府的公共負債從2008年度的9兆9千億元急增到2013年10月的16兆7千億元,5年間膨脹了70%左右,主要由於在中東中亞的大規模戰爭,為反恐戰爭的軍事國安支出,以及流入華爾街的錢;譬如,2008年歐巴馬以1兆4千億元救濟華爾街,加上同期間五角大廈的龐大支出,幾乎耗盡了一年的歲收。

其次是美國的歲入問題,這又與美國在世界資本主義體系中的經濟結構有關。在新自由主義經濟時代中,美國跨國資本的全球布局,簡單說,為了追求最大利潤的勞動和技術的國外轉移,使國內產業空洞化,相對勞動收入和消費沒有相對成長,當然稅收永遠趕不上不斷膨大的軍事、安全產業支出。美國會議堂上的債限危機鬥爭,敲響了美國帝國沒落的警鐘;以台灣立院為中心上演的全民醜劇,預告了台灣失去了解決實際問題的政治能力。

(台灣社會科學研究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