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WHA 馬英九 裸體上街

集體墮落 全盤皆「蘇」

中時電子報/朱真楷/特稿 2013.10.16 00:00
昨天,蘇貞昌率領黨籍立委手舉紅牌,說要把江內閣驅逐出場。問題是,無論怎麼看,出場的人都是民進黨自己,這種唾面自乾式的感覺良好,恐怕是整個黨集體墮落的結果。 倒閣推動失敗,綠營檢討四起,不少人將矛頭對準蘇貞昌,批判他領導失準,誤判情勢。 的確,九月政爭綠營原為勝券在握,但蘇貞昌先是獨斷拋出彈劾,爾後遭黨內反彈,又突然縮手瞻前顧後,非得等到馬、王融冰才提倒閣。謹小慎微,讓滿手好牌打到全盤皆墨,令人不忍卒睹。 但,民進黨的問題,真的只在主席一人? 當柯建銘被指控關說個人官司時,整個民進黨除了林濁水,竟無第二個人主張對柯進行調查、自清;連總是高舉「世代交替」青壯世代都是噤聲不語,這種因人而異的清廉標準,造成整個黨在攻防中綁手綁腳,但依舊沒人敢挑戰領導階層。 接著,當馬、王啟動政爭後,民進黨突然變成「保王黨」,把政敵當麻吉,結果證明就是飛蛾撲火。但整個黨或許是為了反馬,也或許是關說案的主角正好是王金平與柯建銘,為避免打到自家人,所以同樣沒人敢提出質疑。 最令人不解的是,面對倒閣時機,儘管黨內過半立委都主張應於上月底透過葉宜津的提案順勢發動,結果,當蘇貞昌在未經討論的情況下逕自把時間往後延半個月,黨內雖雜音四起,卻還是沒人敢公開批判。 這種犬儒主義,出現在有心執政的政黨身上,是何其矛盾。問題是,目前綠營的青壯世代普遍存在這種懼於挑戰威權的勇氣,有不滿,拒絕大鳴大放;有理念,卻常受到派系牽制而自我設限,這種守成的公務員心態,豈能帶動黨向外擴張?獨善其身,又何以治天下? 所以,倒閣案的失敗,正是民進黨集體墮落的結果。也因此,整個黨才會明知結果必敗,卻還是成了柯建銘口中的「神風特空隊」,駕著名為「倒閣」的戰機向下俯衝,眼睜睜看著倒馬變救馬。 如果,這種文化不盡早去除,類似的自殺行徑,只會繼續發生,難逃沉淪命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