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教育論壇:官必自侮而後人侮之

立報/本報訊 2013.10.15 00:00
教育論壇:官必自侮而後人侮之──且看教育專業是怎麼失去的?

■羅德水

這些年來,許多教育人員感嘆師道式微、專業不受尊重,也時常可以聽到官員抱怨教育政策不受社會信任,重大教育施政如12年國教推動不易,就連學生家長也不時抗議,教育政策變動頻繁,讓人不知所措、無所適從。

(上圖)台北市長郝龍斌推北北基「一綱一本及共辦基測」,2007年6月27日邀時任台北縣長周錫瑋、基隆市副市長柯水源簽署「北北基一綱一本及共辦基測政策合作備忘錄」,三縣市首長任召集人。 (圖文/中央社)

無須諱言,當教師、家長、教育官員不約而同抱持這樣的負面感受,台灣的教育顯然不會沒有問題,應該追問者,孰令致之?教育施政何以不受輿論支持?社會對教育的信任究竟是怎麼失去的?

政策良窳影響教育品質

教育之所以不被信任當然有許多原因,其中,教師做為教學輔導工作的主要執行者,自然有其應負的責任,通常我們最常聽到的,就是來自社會輿論與教育官員對教師的指責,官員總是可以輕易的為教師戴上不思專業成長、政策執行不力、抗拒改革、反對教師評鑑的大帽子,久而久之,就好像所有的教育問題都是老師造成的一樣。

這種評價教育成敗的觀點,雖頗有混淆視聽的效果,惟其最大的問題是,既不評估教育政策的專業性與可行性,也不檢討教育經費是否足夠?分配方式是否合理有效?社會價值觀是否相應調整?就急著將所有問題歸責於教師,這不僅過於廉價,甚至可能讓問題失焦,妨礙我們提出確切對策。

必須再次指出,如果個別教師影響的是學校內、教室內的學生,那麼,重大教育政策影響的無疑將是一整個世代的莘莘學子,先不談及一般教師的教學成效究竟如何,真要關注教育品質,我們勢必不能忽視教育政策的良窳,以及師生家長對教育政策的看法。

北北基一綱一本殷鑑不遠

以過往國中小教科書的「綱本之爭」為例,或可清楚呈現教育政策失去社會信任的可能原因。

教科書「一綱多本」是台灣國民教育改革的重要訴求,1996年,國小開始全面開放審定制,1999年,《國民教育法》修正後,確立國中小教科書「開放編輯、教育部審定、學校選書」的基本原則,「一綱多本」也取得法源,至2004年,國立編譯館正式退出教科書的編寫,然而,到了2007年,台北市長郝龍斌竟聯合北北基共同推動「一綱一本、共辦基測」政策,並聲請釋憲,惟於2009年7月31日遭大法官會議駁回,2012年3月9日,台北市政府宣布,自8月起停辦一綱一本政策,回歸全國一致,由各校自行選書,綱本爭議正式結束。

再清楚不過,特定教育政策之所以出現爭議,有的確實是政策本身出現問題,有的卻是政策執行者不願意專業對話,甚至為投民粹所好,不惜棄守專業所致,郝龍斌的一綱一本政策就是最為典型的教訓。

郝龍斌無視國家法制、執意推動違反教育專業的一綱一本,即便目的出於討好選民,最終仍以失敗告終,郝的失敗不僅因為違法濫權,更為關鍵的是,一綱一本根本無法減輕學生壓力,因為學生的壓力來自於明星高中的升學競爭,而非教科書的綱本問題,所有教育人員皆知「一綱多本」也只選一本,加上「考綱不考本」,只要熟讀任一版本,皆能從容應考,真的沒有必要念完所有版本,郝龍斌及其團隊不願意與家長專業對話,反而媚俗討好,要說迄今仍有家長誤以為「一綱多本增加學生壓力」,郝龍斌做為始作俑者實難辭其咎。

前有郝龍斌 後有吳榕峰

北北基一綱一本案是近年來政策民粹化的極致,足為所有教育專業人員警惕,詎料,近日竟有台中市教育局長吳榕峰大發議論表示:「各校都有審議委員會負責選書,教育局不能干涉,但做法真的錯了,版本愈多學生壓力愈大,如果學生光讀幾個版本就懂,那要老師做什麼?他建議各縣市教科書可採聯合選購,一個縣市選購一版本,等同一綱一本,或各校每年都採同一版本。」(參見10月2日蘋果日報「政府管太多:一綱多本 參考書堆比孩子高」)

吳某身為直轄市教育局長,竟然公開主張各校選書作法錯誤、一綱多本壓力變大、甚至建議各縣市統一版本,這樣毫無教育專業擔當的說法,嚴重違背法制與課程理念,若非不懂國民教育理念與課程精神,就是民粹媚俗學步郝龍斌,無論哪一種,吳某都已不適任台中市教育局長,吳榕峰應知所進退,立即辭職,為其嚴重失言負起責任。

▲台中市教育局長吳榕峰(後左)表示,不管是民眾關切的12年國教議題,或其他教育相關政策,都可在節目暢所欲言,讓大家更了解教育政策的走向。(圖文/中央社)

回到今天討論的主題,教育政策之所以不受社會信任,重大施政之所以推動不易,師生家長之所以無所適從,難道不正是郝龍斌、吳榕峰之流造成的必然結果?

諸君不妨看看,同一則報導裡頭,雖有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署長吳清山堅定表示:「一綱多本為各國趨勢,台灣教育不適宜再走回頭路。所謂一綱,就是所有民間版教科書,都須根據教育部所規定基本能力綱要編寫,無論學校採用哪一本,學生只要把那本教科書讀熟就好,很多家長要孩子各版本都要讀,各版評量都要寫,通常是愈寫愈不懂、愈混亂,別中了出版商的促銷招數,揠苗助長反而更糟!」但相較於吳榕峰的危言聳聽,吳清山署長的剴切直言顯然缺乏澄清效果,報導下方的讀者留言,幾乎清一色「一綱多本增加負擔」、「支持一綱一本」的論點,民粹將埋葬教育專業,再次得到印證。

以此觀之,要說國人誤解教育政策,像吳榕峰這樣的教育官員難道不必負責?把12年國教這等重大政策交給理念如此反動的官員執行,又怎能苛責家長不願與時俱進?由這等官員所推動的重大施政如教師評鑑,又如何可能讓教師信服?看來,教育部與其巡迴全國對師生家長宣講,莫如先行調訓吳榕峰者流的教育局處首長從頭研訓。

去專業化的官員足為教師借鏡

專業化是教育品質的基礎,更是教育政策能否贏得社會支持的前提,所謂官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其言果然不假,棄守專業的郝龍斌與吳榕峰除了自取其辱,卻也相當程度向社會說明了教育專業不被信任的真正原因,教育人員除應挺身嚴厲譴責吳榕峰的錯亂發言,更應以具體作為實踐教育專業。(全國教師工會文宣部主任)

社群留言